这看着年轻的沈血凝其实要比陆先生的年纪都大。

  对方乃是赤练魔宗出身的武道宗师,在隐魔一脉中名声虽然不算大,但却也不算小,只能说对方为人很低调。

  但赤练魔宗在隐魔当中可是标准的人狠话不多。

  寻常时候不显山不露水的,甚至有可能十多年不出手,不过一旦有动作,那定然就是破家灭门的大事。

  而且赤练魔宗走的乃是精英路线,虽然弟子不多,但却各个都是精锐。

  赤练魔宗的那位老祖跟袁天放的关系还算是不错,所以在陆先生想来,对方应该跟着刑司徒才对,怎么会跟着他们?

  沈血凝笑了笑道:“跟袁天放不错的乃是我家老祖,又不是我。

  刑司徒此人心中算计太多,跟他在一起,我若是不出声,心中憋闷。我若是出声,势必会跟刑司徒心生间隙甚至是翻脸,索性还不如就不在一起。

  况且我对楚兄你有信心,甚至我家老祖都说了,隐魔一脉年轻一代中,楚兄你可是最有潜力的一个。

  能被魏老前辈看重的,就没有一个庸碌之辈。”

  沈血凝这话可不是在捧楚休,而是他们赤练魔宗的老祖真的说过这番话。

  魏书涯在隐魔一脉中名气大不光是因为他的资历和身份,更是因为他看人的眼光。

  早一些像是褚无忌、梅轻怜都是魏书涯挖掘出来的,后来他在去无相魔宗做客时,见到了陆先生,也曾经说陆先生将来必成大器。

  凡是被魏书涯看中的人,几乎就没有庸碌之辈,楚休也是如此。

  此时听到沈血凝这么说,陆先生点了点头,也没有在意。

  赤练魔宗在隐魔一脉中低调中立,倒是不惹人讨厌。

  楚休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便欢迎沈兄了,这么一丁点的小事,其实也用不到算计来算计去的。”

  别的不说,这沈血凝是一个很懂规矩的人。

  他的实际年龄可是比陆先生都要大,论辈份比楚休也要高,结果现在他却是称呼楚休为楚兄,直接以实力论辈份,听着也让人感觉到舒服。

  沈血凝点点头道:“刑司徒那边准备充分,怕是昨天他就已经在谋划着一切了,楚兄你打算怎么办?”

  在场其他那些魔道武者也都是在眼巴巴的看着楚休。

  他们既然跟着楚休来了,那利益自然就绑在楚休的身上。

  虽然他们也没奢望获得什么好处,不过能一些汤喝也是好的。

  楚休眯着眼睛道:“做事之前先谋划,刑司徒做的倒是不错。

  他准备好了资料,我们自然也先要了解一下这劳什子地魔堂的现在的消息才行。”

  沈血凝一拍脑袋道:“对了,我差点忘了,楚兄你跟天下盟陈青帝的弟子谢小楼乃是好友,天下盟便在西楚,获得这些资料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

  楚休摇摇头道:“专业的事情就应该找专业的人来办,天下盟就算是能够拿到一些资料,也都是一些表面的东西而已。

  包括那刑司徒让人去打探消息,其实打探出来的也只是一些大致的东西,真正的详细资料可不在西楚,而在东齐。”

  “什么地方?”

  “风满楼!”

  ……………………

  此时东齐南梁城的风满楼总部内,副楼主‘三目神’齐元礼正悠闲的在那里晒着太阳,身旁放着一壶热茶和一叠茴香豆,时不时的捻起一粒扔进嘴里,再喝一口茶,那叫一个美滋滋。

  对于齐元礼来说,这种悠闲的日子可是再享受不过了,虽然风满楼内也有不少人诟病他这位副楼主太闲了一些,不过该处理的事情,齐元礼可都是处理的井井有条,能力甚至要比其余几位副楼主都强。

  就在这时,门被敲开,齐元礼皱眉道:“我不是说了嘛,别在我晒太阳的时候打扰我,又不是正魔大战开始了,你们慌什么?”

  这时齐元礼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他一回头,一名风满楼的弟子苦哈哈的站在那里,楚休等四位武道宗师齐齐站在那里看着他。

  “齐楼主,好久不见啊。”

  楚休笑眯眯的打着招呼。

  齐元礼擦了擦冷汗,勉强笑道:“副楼主,副楼主而已,楚大人来我风满楼,是所谓何事啊?”

  说实话,齐元礼现在可不想见楚休,特别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

  眼下江湖上山雨欲来,他们风满楼专精情报,怎么可能不知道正魔两脉究竟到了什么地步?简直犹如一个火药桶一般,一触即发。

  但风满楼乃是属于中立的势力,他们不想帮魔道,但同样也不想得罪正道,所以便只能一直低调行事,生怕这两者找上门来。

  结果现在倒好,不光是楚休找上了门,来直接带着三个武道宗师来。

  阴魔宗的圣女梅轻怜就不说了,这位在江湖上的名气可不小,当然大部分都只知道她是梅夫人,而不知道她是梅圣女。

  还有无相魔宗新晋的武道宗师陆晋,对外人称陆先生,带领无相魔宗多次对外行动,在其未成为武道宗师时便已经名气不小了。

  最后那人齐元礼想了想,也是找到了对应的人。

  赤练魔宗‘阴煞魔剑’沈血凝,虽然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每次出手,剑必沾血,命必葬送。

  死在此人手中的武道宗师,怕也是有三四人了,出手果决狠辣,从无败绩。

  四名隐魔一脉的武道宗师一起来找他,这让齐元礼也是感觉来者不善,再也没有了晒太阳的心情了。

  楚休坐在齐元礼身旁的桌子上,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齐楼主不用担心,我们也不是来找麻烦的,来你风满楼,当然是为了买情报来了。”

  齐元礼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他当然知道你们是买情报的,但问题是,眼下正值正魔大战的关键时刻,风满楼敢把这些关于正道宗门的情报卖给楚休等人吗?

  楚休看到齐元礼的面色有些难看,他直接一摆手道:“齐楼主误会了,我懂规矩,不会让你为难的,我买的不是关于正道宗门的情报,而是昔日昆仑魔教的叛徒,地魔堂的情报。”

  一听这话,齐元礼顿时松了一口气。

  魔道中人买魔道中人自己的情报,这就没什么问题了。

  说着,齐元礼直接拿出了一面玉书,在其中不断的翻找着,最后将其拓印到一面玉符当中交给楚休。

  “多谢齐楼主了,什么价格?”

  齐元礼立刻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道:“地魔堂的余孽,在江湖上不成气候,算不得是什么大情报,楚大人直接拿着走就便可以了。”

  此时齐元礼还哪里还敢去要钱,恨不得现在就将楚休这帮瘟神给送走。

  楚休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我楚休可没有白要人东西的习惯,情分是情分,规矩是规矩。这里是我镇武堂出品的丹药,江湖独此一份,齐楼主收着吧,好用的话也为我镇武堂宣传宣传。”

  说着,楚休直接扔给了齐元礼一瓶丹药,这才带着人离去。

  镇武堂在北燕立足,收获那些世家的孝敬也不少了,楚休便让人成立了一个丹坊,专门炼制丹药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齐元礼等人走了之后这才看了一眼那丹药上的名字却是差点吐血,那竟然是寻常的回血丹,这跟白拿有什么区别?

  看了一眼还呆愣在一旁的风满楼弟子,齐元礼将丹药甩给他,冷哼道:“赏你了,还不快出去!”

  齐元礼有些不爽的摇摇头,楚休来这么一出,把他晒太阳的兴致都给弄没了,当真是讨厌的很。

  出了风满楼,跟在楚休身后的沈血凝脸上露出了一抹饶有兴趣的神色,他算是知道楚休跟刑司徒,甚至是自己这样隐魔一脉的武者比,差距在哪里了。

  这不是实力上的一种差距,而是行事风格跟大局上的一种差距。

  像他们这些隐魔一脉出身的武者,无论做任何事情,其实都是把自己局限于隐魔一脉这一个点上。

  特别是刑司徒这样的人,游兵散勇一样,自身实力或许是有的,但杀完人就跑,躲够了就再杀回来,实在是没什么大局观可言。

  而楚休却是不一样,他的人脉遍布整个江湖,当然仇怨却也是遍布整个江湖。

  就好像这次的事情,刑司徒只能通过其他的魔道散修去打探消息,而楚休却是已经凭借自己的人脉从风满楼这里拿到了详细的情报。

  沈血凝能够看出来,齐元礼跟楚休绝对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这也就是楚休,换成是刑司徒的话,估计他能上演一出强闯风满楼的血拼好戏来。

  所以这么多年了,隐魔一脉能够堂堂正正在江湖上立足的人屈指可数,楚休便是一个。

  楚休看了一眼情报上的内容,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道:“这些地魔堂的余孽倒是有意思,他们竟然所有人都换了一重身份,跟西楚朝廷联手,成为了西楚朝廷麾下秘密组织暗谍司的人。”

  这地魔堂的路数真跟楚休很像,同样是被正道所不容,所以选择跟正魔无关的朝堂合作。

  只不过区别是,楚休当时有很多选择,而地魔堂没得选,只有这样才能够换来一线生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