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六十五章 恐慌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当陆先生等人把这个秘密据点中的人都宰了之后,出门便看到负手而立的楚休。

  此时的楚休还当真是有着一些领导者的风范,只负责发号施令,下面的来杀人。

  当然在场也没人多说什么,毕竟楚休的实力摆在那里,现在一切也是都由他来指挥,楚休倒是有这个资格。

  陆先生皱眉道:“这地魔堂竟然都分部在西楚各地,这可有些麻烦了,太耽误时间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既然分开耽搁时间,那就不如把他们都聚集在一起好喽。”

  “怎么聚集?”

  楚休指了指后面道:“留下两个血字,就写‘讨债’就行。”

  陆先生有些疑惑道:“这就行了?你确定地魔堂的人能看懂?”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就是要让他们似懂非懂的,你想一想,若是你无相魔宗的一个分舵被人给灭了,还留下了似懂非懂的字样,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陆先生顿时恍然大悟,当然是召集其余弟子开始议事,商议怎么应付这件事情。

  人虽然是在暗谍司的堂口内死的,但分明就是冲着地魔堂来的,所以就算暗谍司的职责是监察整个西楚武林,但到了那个时候,整个地魔堂的高层也会云集在一起,商议应付之策的。

  一旁的沈血凝忽然道:“万一对方集合的地方不在江都城,我们岂不是白等了?”

  楚休指了指上方道:“江都城内还有地魔堂一位武道宗师级别的副堂主在,对方乃是地魔堂的高层之一,明日事情肯定是他先发现的,万一地魔堂集合的地方不在江都城,他也肯定会有动作,所以我们只要盯紧他一个人,这便足够了。”

  听到楚休安排的妥妥当当,在场的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其实隐魔一脉的这帮人,不说都是头脑简单之辈,不过大多数都是没有门派的,都是散修类的传承,一脉只有那么几个人,除了师父便是几个师兄弟,都没有做事的经验。

  让他们杀人倒是可以,但处理一些具体的事务,他们还是不如那些大派出身的弟子。

  第二日清晨,暗谍司的堂口内,一名身穿黑衣,面相威严的中年人看着地上的尸体,正压抑着极致的怒意。

  他便是地魔堂的副堂主,也是江都城暗谍司的总首领,林宝煌。

  江都城下的一个堂口没有来汇报消息,林宝煌便让人去查看,没想到看到的却是一地的死人。

  地魔堂近些年混的并不算太好。

  一方面他们是昆仑魔教余孽,另一方他们又是昆仑魔教的叛徒,简单来说,他们根本就是猪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

  虽然在西楚之地有着拜月教罩着,但拜月教只是承诺不会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而不会帮扶他们。

  所以这些年,地魔堂能收到的弟子有限,就算是有弟子,天赋也并不算太好。

  像是林宝煌这种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在外都已经有了开宗立派的资格,但在这西楚之地,他却仍旧是要低调再低调,除了暗谍司自己的事情,基本上不管外物。

  没想到就算是如此,还是出事了。

  此时堂口内不光有他地魔堂的人在,还有一名身穿灰色紧身武士服,身后插着一柄折扇,虽然已经人到中年,但却仍旧英俊无比的男子。

  地魔堂同样也是西楚的暗谍司,现在地魔堂这边出了事情,西楚这边自然也派了人过来,这中年男子便是西楚供奉堂中的一位供奉长老,名为孟敬,据说其人还有一部分西楚皇族的血脉,其在天人合一境时,便已经破格被提升为西楚供奉堂的长老了。

  要不然按照西楚朝廷的规矩,供奉堂长老必须要由武道宗师才能够担任。

  林宝煌压抑着怒气道:“孟大人,您年轻时曾经在江湖上多番闯荡,甚至还在关中刑堂内任职过,不知道能否从这尸体上看出来是什么人下的手?”

  这孟敬的路子很野,没听说他有师承,但他幼年时便在江湖上闯荡,曾经拜入过许多江湖草莽门派中,不要求出身的那种,往往都是呆一段时间,等到上边正准备对他委以重任时,他却是挂印离去。

  这孟敬在昔日楚狂歌担任关中刑堂时,便曾经加入过关中刑堂一段时间,甚至做到过巡察使的位置,等到楚狂歌死后,他这才脱离了关中刑堂。

  孟敬查看了一下那些尸体,最后摇摇头道:“出手的人实力太强了,几乎没留下什么痕迹。

  其中一人是被硬生生掐死的,两人死于魔气灌体,直接被轰杀。

  还有一人应该是中了幻术或者精神秘法之类的东西,直接在幻境中被绞杀。

  只有这最后一人被人一剑斩杀,而那伤口和气息却是很像一个人,赤练魔宗的武道宗师,‘阴煞魔剑’沈血凝。

  此人出手的次数极少,但手下却是从无活口,为人虽然低调,但实力却不容小窥。”

  孟敬脸上带着一丝似笑非笑的笑容,指着墙壁上用血写下的讨债二字,道:“林大人,这次的事情若是针对我西楚来的呢,朝廷这边会有动作的,不过现在看来,来的这些人,貌似是针对你地魔堂而来的。”

  林宝煌面色铁青,其实不用孟敬说他也知道,这其中竟然有赤练魔宗参与,那肯定是隐魔一脉没跑了。

  讨债,讨什么债?当然是昔日他们背叛昆仑魔教的那些债!

  林宝煌看着孟敬冷哼道:“孟大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朝廷难道还想过河拆桥不成?这些年来我地魔堂为朝廷办了多少事情,结果现在隐魔一脉那帮人打上门来了,你们却想要抽身室外,如此行径,简直让人心寒!”

  孟敬苦笑道:“林大人莫要激动,我也没说朝廷那边不管你。

  不过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朝廷那边就算是能帮你,也不可能为了你地魔堂出动全力了。

  眼下朝廷这边的力量你也知道,万一隐魔一脉那边,什么无相魔宗,赤练魔宗,还有昔日的玉面天魔魏书涯出手,这种级别的力量,朝廷也不可能为你抵挡的。

  我现在只能保证,在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朝廷会帮你挡下隐魔一脉的报复。”

  听到孟敬这么说,林宝煌的面色这才好看了一些。

  他也知道,西楚朝廷是不可能全力护着他们的,双方只是互惠互利而已。

  若是西楚朝廷宁愿硬撼隐魔一脉也要护着他们,那无疑是亏本的买卖。

  所以林宝煌这边也是立刻做出了决定,先派人前往拜月教,然后再派人去西楚各地,将整个地魔堂的精锐和高层都召回到江都城来,再做决定。

  西楚朝廷跟隐魔一脉没有仇怨,所以对方不可能为了地魔堂而去硬撼隐魔一脉。

  但拜月教跟隐魔一脉可也是有仇怨的,对方绝对不可能坐视隐魔一脉的人在西楚之地放肆。

  而此时数日过后,刑司徒这才带着人来到那伪装成药铺的暗谍司堂口。

  不过等看到那已经空无一人,甚至连血迹都被清理干净的堂口,刑司徒转过头来,对着他身旁一名身穿黑衣,背着一柄长刀的中年武者冷哼道:“我说司狂,你搞什么鬼?你不是说这里乃是暗谍司的堂口吗?”

  这人便是刑司徒的好友‘影刀上人’司狂,不过他并非是隐魔一脉的人,而是标准的魔道散修。

  此人跟楚休其实还有些关联,当初第一个死在楚休手中的武道宗师乔莲东便是他的结拜兄弟,双方在年轻时还曾经一起闯荡过。

  后来司狂还想着找楚休报仇来着,不过那个时候楚休已经离开了西楚,司狂又不敢去关中刑堂放肆,这件事情便直接作罢。

  此时听到刑司徒的质问,司狂一脸的委屈之色道:“我可是找了许多关系这才打探到这地方的。

  暗谍司乃是北燕朝廷的秘密部门,若是光明正大的摆在明处,还叫什么暗谍司,叫明谍司算了。

  可能是那暗谍司最近因为什么事情搬迁,暂时改了堂口,这种事情对于暗谍司来说是很正常的,我再去打听就是了。”

  刑司徒一脸的晦气,也只得点头答应。

  不过在场其他人却是看着刑司徒,眼中露出了一抹异色。

  这位,貌似并不怎么靠谱啊。

  也不知道楚休那队人怎么样了,要是他们占得先机,自己等人怕是连汤都喝不到了。

  他们却是不知道,此时楚休不光已经占得先机,甚至都已经开始布局,准备动手了。

  楚休等人并不知道其他地魔堂的人究竟什么时候会来,所以他将其他隐魔一脉的武者都分部在江都城的四面八方,让他们伪装起来,探查动静。

  这帮人的实力虽然不算太强,但那也只是跟楚休比。

  论及个人能力,他们却都是同阶武者中的佼佼者,干这点事情还是不成问题的。

  终于在半个月后,地魔堂那边的人终于齐聚,准备进入江都城,而林宝煌还有孟敬也是在门口等候着。

  孟敬是代表朝廷来的,想要看看地魔堂那边究竟商议出什么结果。

  就在这时,城门口忽然走出来一队迎亲的队伍。

  新郎年轻俊朗,骑着高头大马,后面还跟着花轿,看样子应该是接了新娘之后准备出城去拜堂。

  孟敬一开始没注意,不过下一刻,他却是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