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六十八章 吃独食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地魔堂昔日巅峰之时,乃是昆仑魔教众多堂口中,主力的暗杀堂口。

  现如今虽然混到了用看家本领来逃命的地步,虽然丢人了一些,但起码还有保住性命的希望。

  只可惜这个希望还没过多长时间,便被楚休彻底掐灭。

  看着没有丝毫气息传来的地下,楚休冷笑了一声。

  不得不说,这地魔堂的遁地之术的确很神异,以楚休的精神力,他硬是没有察觉到一丝一毫的气息,仿佛这方地域都在为林宝煌做遮掩一般。

  不过找不到不要紧,当力量强悍到一定程度时,足以碾压一切!

  楚休手捏佛印,换日大法施展而出,身后大日如来虚影绽放,周身所有的力量都化作了那金色的佛光,照耀四方。

  大日如来一掌落下,瞬间便震得大地碎裂,金色的佛光也是涌入地下。

  连续十余掌拍出,地面上简直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裂纹。

  但这时楚休却是忽然发现,一处地方的佛光竟然被力量给消融,他的嘴角顿时便露出了一抹冷笑来:“找到了!”

  大日如来虚影不在出掌,而是手捏佛印,无色定大手印施展而出,力量开始不断的扭曲着,那方地域的土地都开始不断的翻腾着,最后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魔气中的身影被硬生生拉扯出来,轰在了地面之上,口吐鲜血。

  元神之力凝弓化箭,灭魂箭仿佛不要钱一般,一箭接着一箭的爆射而出,任凭林宝煌如何抵挡,仍旧有一部分的精神力在他脑海中炸裂,震得他七窍流血,气息低迷到了极致。

  一步踏出,楚休身形快速的奔向林宝煌,准备将其彻底解决。

  不过就在这时,一黑一红两柄魔剑却是突兀的从远处飞驰而来,斩向了林宝煌。

  楚休冷哼一声,拳势直接改变方向,将那两柄魔剑轰飞,这两柄魔剑上的阴煞魔气却是没有被轰散,斩入了林宝煌的体内,让其又是吐出一口鲜血,不过却没死。

  看到这一幕,刑司徒顿时怒吼道:“楚休!你干什么!?你难道还想保这魔道叛徒的性命不成?”

  楚休没有回答他,而是单手探出,一股来自元神上的威压轰飞爆发,天绝地灭大搜魂手全力施展,林宝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来,但却最终没有抵挡住这股力量,直接被楚休抽出了所有元神,面色瞬间变得灰白无比,直接倒地,没了生息。

  其实楚休的天绝地灭大搜魂手对于武道宗师级别的对手来说作用并没有那么大,杀不了人,只能骚扰。

  这林宝煌虽然足够顽强,但先是被楚休的换日大法轰的吐血,又被灭魂箭重创了元神,之前更是被刑司徒的九阴红渊两柄魔剑上的阴煞魔气重创,已经成了强弩之末了,所以才无法抵挡楚休的大搜魂手。

  看着一副气急败坏之色的刑司徒,楚休淡淡道:“没干什么,人是肯定要杀的,不过也要看看归谁来杀。

  找人布局,乔装突袭暗杀,我们废了这么大的力气,你刑司徒却是想来吃现成的,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这时沈血凝等人也是解决了地魔堂那边的对手。

  隐魔一脉派出来的武道宗师可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几乎没有无名之辈,实力本就比地魔堂那边强上一截,此时全力出手之下,解决对方也并不困难。

  看到了刑司徒等人前来,楚休这边的人也是围拢了过来,跟其隐隐对峙着,双方之间的火药味可是浓的很。

  一直都没有出手,只是站在城门口观战的孟敬此时却是紧张了起来。

  这帮隐魔一脉的家伙搞什么鬼?怎么好像自己跟自己打起来了一样?

  他们内斗不要紧,但可千万别殃及到朝廷这边。

  此时刑司徒这边的人也都是看着地上那些地魔堂武者的尸体,眼中露出了一丝不明之色。

  这次的任务是摆明了隐魔一脉那些老祖给他们送好处来的。

  地魔堂的实力虽然也不算弱,但若是没有拜月教的庇护,隐魔一脉那边随便来一位真火炼神境的老祖就能把他们全给屠了。

  之所以派他们来,其实就是白送他们一些好处。

  结果现在倒好,刑司徒这帮人跟旅游一样,来了将近一个月,都在江都城内晃悠了,连根毛都捞不到,好不容易听到动静,结果楚休那边竟然都把人给解决完了,这让他们怎么能甘心?

  同样楚休那边的人也是一脸警惕的看着对面。

  自己等人这段时间费力寻找布局,突袭杀人,这才把地魔堂这帮叛徒全都解决。

  你们什么都没做,便想要来分一杯羹,凭什么?

  刑司徒看了一眼他周围的人,忽然冷笑了一声道:“楚休,你想吃独食?”

  在场的这些人中,其他人可是一样都没捞到好处,他们又岂能甘心就这么离去?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是历来所有人的心理。

  他们才不管你付出了多少,凭什么你得到了好处而我没得到?

  陆先生拉了拉楚休的胳膊,暗中传音道:“冷静!你跟这家伙在这里火拼起来,对你没好处。

  他是散修一个,没有什么家业根基,闹翻了也就闹翻了。

  你若是动手,那可就相当于是得罪了对面一大堆隐魔一脉的分支,对你没有好处。”

  陆先生可是知道楚休的性格,生怕他一疯起来,直接再来一场隐魔一脉的内斗,那样不光是笑话,更是会影响楚休在隐魔一脉内的名声。

  得罪一个袁天放不要紧,但得罪了大半隐魔一脉的分支,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虽然有魏书涯护着,他不会让其他隐魔一脉的大佬对楚休动手,但今后楚休将要面临的麻烦可是不少。

  如今刑司徒便是这么想的。

  楚休拒绝分一杯羹,得罪的不光是他,还有他这边所有隐魔一脉的武者。

  而楚休若是同意,他也是一样得不到好。

  他这边的人也定然会埋怨楚休把自己已经拿到手的好处交出去。

  除非楚休情愿自己一点东西都不拿,那样才能平息双方的利益,但这样吃亏的可就是他自己了,所以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看着刑司徒,楚休忽然一笑道:“我楚休从来都没有吃独食的习惯,愿意跟着我的,我说过了,只要听话,有你们的好处,可惜当初你们却没选择我。”

  此话一出,在场的众人也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刑司徒如此的不靠谱,他们不如选择楚休了。

  虽然楚休在江湖上的名气大,但刑司徒在隐魔一脉内的根基却是要比楚休深,人脉也是广,而且楚休太年轻了,上一代那些武者怎么可能就这么轻信楚休?他们当然选择更靠谱的刑司徒了,谁承想刑司徒却是不如他们想象中的那般靠谱。

  但这时楚休却是话锋一转道:“不过有些事情总要给人一个机会的,我楚休也不是不近人情的人。”

  说着,楚休直接拿出了齐元礼给他的玉符道:“这里面记载的是所有暗谍司在西楚的堂口,资料是风满楼给的,绝对不会出错。

  眼下地魔堂的高层精锐已经被我斩杀殆尽,其他留守在分堂内人不堪一击,诸位只要肯跑一趟,轻易就能将其全部解决,拿到分堂内剩余的东西。”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眼睛顿时一亮。

  对于刑司徒那边的人来说,虽然他们也知道,真正的好东西都在林宝煌等地魔堂的高层身上,不过他们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在身边,堂口内肯定还有不少好东西在,拿到这些倒也不算是吃亏。

  而对于楚休那边的人来说,眼下的好处他们拿到手就可以了,其他那些堂口内的东西他们想要拿到手,还要再跑一趟。

  最重要的是资料是属于楚休的,他想给谁便给谁,只要眼下自己的利益没被动,他们才管不着那么多。

  刑司徒的面色一阵阴沉,他没想到楚休简简单单一个小手段便破解了眼前的局势。

  而就在此时,楚休却忽然道:“这东西你们谁都可以拿,但前提是,不能将其交给刑司徒。

  否则的话,我也不介意带着人再抢一次!”

  刑司徒的面色顿时黑了下来,不过他身边那几名武道宗师境的高手对视一眼,却是都走了出来,挨个拿过玉符,将其中的信息记下,转身便走。

  其他人或许还会顾忌刑司徒,但他们可不会顾忌。

  他们也都是隐魔一脉的老人了,要么身后也有着真火炼神境的大佬,要么也是像梅轻怜一样,都是昔日隐魔一脉的强大分支出身,有底蕴有身份,怕他个毛线。

  看到这一幕,其他那些未到武道宗师境界的武者也是纷纷走出去,不一会,刑司徒身边,除了他的好友影刀上人司狂,便一个都没有了。

  其实司狂也是想要的,只不过他并非是隐魔一脉的人,想要拿,楚休也不会给,其他人也不会同意。

  刑司徒阴沉着脸看着楚休,不过最后却一句话都没说出口,直接转身便走。

  看看双方的实力,他又打不过,再多留狠话,也只是徒增笑尔,还不如走的干脆利落一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