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七十章 风云涌动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夜韶南一动,江湖上也是风云涌动。

  东齐商水赢氏内,最深处的一间阁楼当中,周围没有一间窗户,阁楼内也不见丝毫光芒。

  但就在这时,阁楼的大门却是忽然打开,一股凝重无比的气势绽放而出,仿佛是一条沉睡的巨龙睁开了眼睛。

  一名身穿黑龙云纹袍的老者从其中走出来,满头银发梳理的一丝不挂,负手而立,其皇者霸气甚至要比当世雄主,北燕项隆更加强大。

  在他身前,一名身穿同样衣服的中年人站在那里,同样也是面色严肃,不带丝毫笑容,跟那老祖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般。

  “老祖,这次你准备出手?其实这件事情,我商水赢氏是不应该掺合到其中的。”

  那老者淡淡道:“三书,你要记得,这件世间的事情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只有想不想去做。

  正道魔道?无非就是利益倾轧而已,说什么除魔卫道都是虚的,拜月教现在可还没有开始祸乱江湖呢。”

  “那老祖你又为何要出手?”

  那老者望着半空,眼中带着锋锐的光芒:“五百年前,昆仑魔教威压天下,世人只知道独孤唯我之名。

  此后宁玄机横空出世,世人又只记得那仙人之名。

  但谁又知道,在那乱世当中又崛起了多少英雄豪杰,多少惊才绝艳之辈?

  未能与他们生在一个时代是一种幸事,但却也是一种憾事。”

  说到这里,那老者顿了顿道:“三书,我老了。”

  虽然那老者嘴上说着自己老了,但他身形挺拔,气息强大,目光中的那股锋锐甚至要比年轻人更盛,丝毫都看不出来老态。

  “为了赢氏我困居黑塔五十载,恐怕江湖人都已经忘记了我的名字。

  赢氏下一代靠你们了,我却是不想老死于床榻之间。

  五百年前群雄并起,风云激荡的时候我没有赶上,这一次,我却不想错过。

  拜月教夜韶南,独孤唯我之后,天下魔道第一人!

  不去会一会这样的人物,岂不是白来世上走一遭?”

  话音落下,那老者的身形径直化作一道黑芒,转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那中年人看着老者离去的身影,轻轻摇了摇头,但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东齐真武教内。

  真武大殿当中,几十名道士盘坐在其中,有老道士,有中年道士,也有零星的年轻道士。

  大殿当中香火弥漫,好似雾气一般,气氛已经凝重至极。

  最前方,一名身穿灰色太极道袍的老道士叹息了一声道:“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夜韶南来了这么一手,明目张胆的在外祭炼魔兵,这是逼着我等出手。”

  下方有人劝住道:“掌教,昔日昆仑魔教威压天下,便是我真武教的宁玄机祖师出手力挽狂澜。

  自从祖师失踪之后,我真武教便一直都在衰败,从来都没有恢复到巅峰,现在出了问题,难道我真武教又要有牺牲不成?

  掌教,那夜韶南可已经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补天心经大成之后,其实力深不可测,甚至就连老天师和须菩提禅院的神僧罗摩都败在了他的手中。

  我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万一掌教你出了事情,我真武教怕又会遭到一次打击。”

  这老道士便是现如今真武教的掌教真人,‘玄辰真人’陆长流。

  自从宁玄机死了,真武教便一直都没出什么惊艳的人物,包括陆长流也是如此,他虽然位列风云榜第六,不过这个位置也是他一步一步熬出来的,在平生战绩之上当真是没什么传奇性可言。

  他唯一值得说道的便是,其他真武教的弟子都是在幼年时便被收入真武教修行,唯有他是二十多岁才开始习武修道的。

  陆长流在二十多岁之前只是一个寻常书生,但却喜好道门,是真武教的香客,因为被情所困,所以一怒之下入了真武教道门外门开始修道。

  真武教的外门只修道,不练武,培养的都是寻常的道士。

  但陆长流对于道家经典的理解却是惊动了真武教内门的大人物,所以这才被破例晋升为内门弟子,开始教他练武。

  只不过陆长流却并没有因此而一鸣惊人,反而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现在这个位置上。

  他年轻时没登上过龙虎榜,中年时也没有登上过风云榜。

  直到自身已经踏入真火炼神境,并且上代掌门和老辈武者都归墟后,陆长流这才成为掌教的,那时候他就已经成了老道士了。

  风云榜第六这个位置,除了是因为他本身有着真火炼神境的实力,仅有的几次出手也全都胜之,还有一部分的原因嘛,便因为他是真武教的掌教,坐在这个位置上,本身也代表有着搅动江湖风雨的实力。

  在场大部分真武教的武者都不想陆长流出手。

  真武教已经出手过一次了,如今他们真武教可没有至尊榜上的至强者坐镇,天塌下来有高个儿顶着,五百年前他们真武教最高,现在却已经轮不到他们了。

  陆长流叹息了一声道:“昔日祖师在时,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否胜的过独孤唯我,但他却仍旧去了。

  今日我真武教没有把握,退缩了,其他人宗门感觉也没有把握,一样退缩了,退来退去,可就真的没人了。

  天塌下来的确是有高个儿顶着,但个头高的若是都选择低下头,那再高也是无用。

  这次我真武教必须要去,退缩了,你我心中有漏洞,丢的,也是祖师的脸面。

  不用再劝了,我怎么也要是要走一趟的,我会拿着祖师留下的拂尘,放心,老道我可还没活够呢,不会去送死的。”

  虽然现在天师府已经取代了真武教成为了道门魁首,不过真武教内也依旧留存着不少的底蕴。

  陆长流说的拂尘便是昔日宁玄机留下来的,上面有着独属于宁玄机的武道印记。

  这拂尘不是神兵,里面的器灵在昔日宁玄机失踪后,便已经消散了。

  但只要其中的武道印记起作用,威能却是要比神兵更强。

  看到陆长流的心意已决,在场的众人都是摇了摇头,没有再劝。

  陆长流性子温吞,平常处理真武教事务的时候都没有太过激进,但在场的众人却知道,凡是陆长流的做出的决定,其他人无论怎么劝,都是无法阻止的。

  在陆长流做出决定时,跟真武教东西相对,位于西极之地的剑王城也是做出了决定。

  不过跟真武教的勉强不同,剑王城却是主动做出了要出手的决定。

  此时剑王城的大殿中,剑王城三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都在。

  其中一个是昔日曾经在浮玉山正魔大战中出手的‘剑南王’独孤离。

  还有一名身穿锦绣华服,气势不凡的中年人乃是剑王城城主,位列风云榜第四的‘通天剑’沈天王。

  沈天王据说之前名为沈天,后来他成为剑王城城主后,被人称之为是‘通天剑王’沈天,但最后也不知道是怎么叫的,最后竟然叫成了沈天王,不过这样一来好像更有气势,沈天王便没有在意,这反而成了他的名字。

  最后一人则是一名身穿黑衣,面容冷冽的中年人,最为奇异的是,他的双目都是漆黑之色,周身散发这丝丝的死意,看着不像是正道武者,反而像是魔道中人。

  此人在江湖上名声不显,但在二十多年前却也是名动江湖的剑王城高手,乃是上一代形剑堂堂主,名为孟阳河。

  当初孟阳河便已经位列风云榜第三十余位,不算太高,但却也绝对不算低了,他更是被认为是剑王城那一代中最为杰出的弟子,也是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武者。

  结果二十多年前,孟阳河却是忽然间消声灭迹,将堂主之位传给了才刚刚达到武道宗师境界,甚至连修为还没有稳固的白潜。

  二十多年没有露面,风云榜早就将其除名了,所有人都怀疑孟阳河出了意外。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

  二十多年前孟阳河意外找到一柄自极阴之地诞生的天成之剑,想要将其祭炼,却是出了问题,导致他自身陷入无边的阴魔之气中无法脱身,纵然有着沈天王和独孤离帮他也是不成。

  这二十多年来,孟阳河用尽所有力量,这才将那极阴之剑所炼化了,自身却也是被极阴魔气入体,变得人不人,鬼不鬼,虽然成真火炼神境,但这其中究竟付出了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

  沈天王望向西楚的方向,他沉声道:“夜韶南好胆气,好魄力!

  他布下这么大的阵仗,视整个江湖强者于无物,我剑王城又怎能缺席?”

  独孤离皱眉道:“夜韶南很恐怖,天地通玄境界的力量你见识过,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沈天王沉声道:“我当然知道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不好对付,我也没奢望光靠我们就能敌得过夜韶南。

  阳河你如今已经炼化那极阴之剑,踏入了真火炼神境,正好可以跟独孤师伯还有我联手,我等三人一起驱动人王剑,就算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也一样有一战之力!

  五大剑派之首的归属,也该有一个定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