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真丹境的武者来说,观看天地通玄境交手,简直就是在看神仙打架一般。

  此时在十余里外用阵法观看的方非凡跟齐元礼便有这种感觉。

  甚至他们已经在十余里外了,但却仍旧能够感知到那股强大的震动,好似地龙翻身一般,恐怖无比。

  然而更恐怖的还在后面。

  两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齐齐出手,夜韶南脸上的表情仍旧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只是一手指天,刹那之间,天崩地裂!

  天有裂痕,只身补天。

  但人力又怎么会有资格来补天?

  补天心经,听着像是温和的正道法门,其实是盗天之力,窃神威严的逆天魔功!

  顷刻之间,万千佛陀在夜韶南这一指之下瞬间碎裂,佛国彻底崩裂消散。

  衣袍舞动,夜韶南一掌落下,硬憾赢家老祖赢嗣。

  一掌之威包涵天地,看似是寻常的一掌,但却好似遮天蔽日一般。

  拳掌相对,有着一刹那间的静止,但下一刻却仿佛是天崩一般,以二人为中心,强大的力量彻底爆发而出,二人脚下的断肠崖出现了一道道裂纹,最后这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断肠崖,彻底崩裂摧毁!

  赢嗣周身的黑龙在悲鸣着,在那股强大的力量之下,他周身的黑龙寸寸碎裂,整个人也是在夜韶南那强大的力量之下,直接被轰飞出去!

  就在此时,拂尘席卷而来,那拂尘扫过,竟然有着无数道纹化作丝线向着夜韶南缠绕而来,密密麻麻,每一根道纹都各不相同。

  但这时夜韶南一招手,月刃仿佛是突破了空间一般,直接将那拂尘彻底拦腰斩断,无数道纹纷飞,如同雪花洒落。

  短短时间内,夜韶南便已经击退两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还有手持至宝的两拨人,威势已经不能用言语来描述了。

  十余里外的山崖上,风满楼的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紧张的看着场中激战的一幕一幕。

  齐元礼这时候忽然冒出了一句来:“楼主,你说最后谁会胜?”

  夜韶南昔日虽然胜了老天师和神僧罗摩,不过那并不是死战,真正生死一博之下,胜负也没那么容易分出来。

  而这一次正道宗门那边更是以多敌少,别看现在夜韶南占据优势,但实际上这种围攻,越打下去人少的那边就越吃亏。

  方非凡摇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我要是能看懂天地通玄境的战斗,我就不是风满楼楼主了,而是天下盟盟主!

  话说,拜月教那边可布置人手了?”

  夜韶南跟众人在断肠崖这边激战,拜月教那边,大战定然也是一触即发。

  这种场合,怎么能少得了风满楼?

  齐元礼点点头道:“风满楼六成的江湖风媒,都已经云集在拜月教周围,保管不会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方非凡的眼中泛光,带着一丝兴奋之色道:“江湖激荡,风起云涌!我风满楼能够作为这大世的见证者,乃是一种幸事,一种荣耀!”

  江湖风媒并不以武力见长,这点无论是方非凡还是齐元礼都是这样。

  但作为江湖风媒,他们却是想要成为这浩瀚江湖的见证者,不论是正还是魔,都是这江湖的一部分,所以说风满楼压根就没有立场,他们的身份就好像是朝廷中的那些史官一样,只负责记录历史。

  只不过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朝廷中的史官有时候也要面对皇室的威胁,不能把一些有关皇室丑陋秘闻给写出来,也要违背自己底线去抹黑前朝。

  风满楼也是这样,正道势大的时候他们肯定要稍微偏向正道,而魔道势大的时候则是偏向魔道。

  当然像此时这样的正魔大战,风满楼是不会偏向任何一方的,他们只会将其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并且永久的传承下去。

  五百年前正道宗门联手覆灭昆仑魔教的那一战来的太过突然,导致风满楼的准备不足,所以其中有许多的细节遗失了,而这一次,风满楼却是已经做好准备了。

  ………………

  苗疆拜月教外,原本外部嘈杂的森林此时已经是寂静无比,那些在林中游走的一些蛇虫野兽已经被在场那些武者的杀气所彻底惊走。

  此时若是有人能够御空望去便会发现,拜月教周围的密林中可是隐藏着密密麻麻一大片的武者,准确点来说他们也并没有隐藏,只是在那里等待着。

  用这么强的力量来进攻拜月教,若是还用得着隐藏偷袭,那正道宗门的实力也未免太弱鸡了一些。

  这些人当中,有大光明寺的和尚,有真武教和纯阳道门的道士,还有五大剑派,七宗八派,九大世家,以及小半个江湖的正道武林势力几乎都在这里,还有源源不断的人前来。

  这些人当中,有些是被人裹挟来的,他们投靠交好的势力要进攻拜月教,他们自然也想要进攻。

  还有是脑子一热,想要来拜月教除魔卫道的。

  当然也有一些是压根就没脑子的,以为拜月教必将覆灭,所以仿佛是闻到的血腥味的野狗一样,准备跑来也撕下拜月教的一块血肉。

  这帮人并没有谁在指挥,也没有人有资格指挥他们。

  只不过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在等着,没有人想要坐这个出头鸟。

  就在这时,大光明寺的虚云忽然道:“风满楼的几位施主请出来一下,相信你们已经有消息传来了,敢问战况如何?”

  隐藏在树上,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动静的风满楼武者顿时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虚云竟然会忽然来问他这些事情。

  说实话,这次风满楼是真的准备要中立的,两不相帮。

  只不过现在虚云已经问到他的头上了,他却是不敢不说。

  这名风满楼的武者只得跳下树,走到虚云身前,恭敬道:“是有消息传来了。

  贵寺方丈虚云大师,踏入天地通玄境,与同样是天地通玄境界的赢家老祖赢嗣激战夜韶南。

  还有剑王城城主‘通天剑’沈天王,‘剑南王’独孤离,上代形剑堂堂主孟阳河,三名真火炼神境强者驱动剑王城至宝人王剑参战。

  真武教掌教‘玄辰真人’陆长流也是手持昔日‘仙人’宁玄机所留下的拂尘出手,一起激战夜韶南,现在胜负未知。”

  随着那风满楼武者的话出口,在场的众人都是发出一阵阵的吸气声。

  以往虚慈踏入天地通玄境界便已经是一个大新闻了,但在这次的事情面前却只是一个点缀而已。

  还有赢家老祖赢嗣?那是谁?在场一些近些年出生的武者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唯有一些老一辈的武者才隐约想起了昔日商水赢氏这位早就已经‘死’了的老祖。

  而且这其中还有剑王城全力出手,真武教陆长流也是把昔日的仙人遗物给拿了出来,这种阵仗想想都恐怖。

  这时虚云听罢之后,他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抹笑容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虚慈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而笑,还是因为有着这么多人围攻夜韶南,他认为大局已定而笑。

  “大光明寺所属弟子,与我出手!”

  话音落下,虚云直接一步踏出,周身佛光涌动。

  周围那些大光明寺的弟子也是跟随他而来,口诵经文,声威浩然无比。

  在场这么多的势力,他们之前没出手,缺的便是一个领头人。

  此时大光明寺的人率先动手,他们也好像有了胆气一般,纷纷也跟在大光明寺身后,准备出手。

  拜月教门前,九大神巫祭都在,他们身后还有拜月教的大祭司和圣女,以及一众拜月教的弟子。

  对于这一战,可以说拜月教早有准备了。

  说的高深一些,这是正魔两道之间的再次对决,到底是道高还是魔涨,都要看这一战的结果。

  说的通俗一点,那就是正道宗门在试探拜月教的力量,其性质跟楚休那一次差不多。

  你若是有实力,我等出手都灭不了你,那好,这是你拜月教的实力,也是你拜月教的气运,从此以后,魔道第一大派便是江湖公认的,双方再次陷入一个平衡当中。

  反之拜月教这次若是挺不过去,那对于正道宗门来说,这就是一次成功的除魔卫道,铲除了一个向着昆仑魔教发展的魔道大派,可喜可贺。

  在这个江湖上,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没用,唯有实力才是真正的道理,拳头刀子,永远比嘴炮管用。

  望着前方那森然的杀机,大祭司忽然道:“你说,教主是否能赢?”

  东皇太一没有扭头,只是面向前方,淡淡道:“你是大祭司你还来问我?占卜吉凶,不是你们这一脉擅长的手段吗。”

  大祭司冷笑道:“我这一脉是擅长占卜吉凶,但到了我这里,擅长的便成了杀人了。”

  这种时候东皇太一懒得去跟大祭司斗嘴,他只是沉声道:“我也不知道教主能不能赢,我只知道,教主他不会输!”

  在东皇太一的眼中,夜韶南便是神一样的存在。

  人会输,但神不会败!

  所以骄傲无比的东皇太一谁都不放在眼中,他看不起大祭司和拜月教圣女,因为他们是苗疆蛮夷。

  也看不起其他八位神巫祭,认为他们不配与自己同名。

  但骄傲到了自负的东皇太一,只会在夜韶南身前弯腰俯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