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拜月教山门数里外的一座小山之上,隐魔一脉的人都云集在此,观察着下方的动向。

  楚休就站在魏书涯的身后,他还看到了刑司徒,那家伙正时不时的用带着恶意的目光看着他,不过楚休却没在意。

  这江湖上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武者数不胜数,他刑司徒算老几?

  看到下方大光明寺已经动手,但此时隐魔一脉却并没有立刻出手支援的意思。

  这倒不是隐魔一脉不讲信用,而是他们之前便已经说了,他们可不会为了拜月教而拼上自己的性命。

  这第一波攻势可是最为凶险的,拜月教自己若是能够扛得下这波攻势,那接下来隐魔一脉才会出手。

  反之拜月教若是连第一波攻势都扛不下来的话,那隐魔一脉自然也不会来送死了。

  拜月教那边的气氛紧张至极,隐魔一脉也是如此。

  这时候梅轻怜忍不住道:“喂,你说昔日天下正道宗门联手围攻我圣教时,是不是现在这幅场景?”

  楚休没说话,魏书涯却是轻哼了一声道:“别把拜月教想的太强了,跟圣教比,拜月教现在还差得太远。

  昔日那可是整个江湖所有的正道宗门联手围攻圣教,甚至就连中立的势力都不存在。

  哪怕是风满楼这样的势力,都被那些正道宗门裹挟着为他们提供情报,可想而知那一战究竟有多么关键。

  因为那是存亡一战,天下所有正道宗门的人都知道,我圣教不灭,那他们便永远都会活在恐惧当中,所以没有人敢留手,也没有人会留手。

  而现在你们也都看到了,虽然拜月教也招惹来一些人,但却远远没到整个江湖的地步。

  甚至一些正道宗门里的老怪物可也没有出手呢。

  否则你们以为老天师和罗摩便那么讲信用,说封山就封山,说不出手就不出手?”

  魏书涯人老成精,对于江湖上的一些潜规则可是看的很清的。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双方已经摆开阵势,对峙了起来。

  论及威势人数,拜月教这边肯定是占据劣势的。

  只不过眼下拜月教已经做好了死战的准备,这气势倒也不弱。

  虚云摇摇头道:“夜韶南那边的情况相信你们也都知道了,围攻并不光彩,但却很有效。

  你认为夜韶南还能的回到拜月教吗?

  死战之下,毫无意义。

  放下屠刀,虽成不了佛,但吾可渡你心魔。”

  在场的有些熟悉虚云性格的人都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虚云竟然会劝降,这是什么套路?

  在江湖人的心中,虚云不光代表着他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其做事的手段可也是闻名江湖的。

  在虚慈闭关的时候,大光明寺都是由虚云在执掌,做事果断强硬。

  任何人都别想在虚云面前讲条件,虚云做事,虽然被人诟病是刻板,但却是果决至极。

  但此时他竟然想要招降拜月教,这是改了性子了?

  实际上虚云只是不想大光明寺受损太过严重而已。

  东皇太一对夜韶南有信心,虚云对虚慈也有信心,相信最终胜的会是虚慈等人。

  反正都已经有了胜的希望,这里虽然人多,但却并非是主战场,既然是如此的话,那又何必拼到两败俱伤?

  东皇太一长笑了一声,周身魔焰滔天,仿若遮天蔽日一般的腾空而起。

  “渡我心魔?可惜我魔性深重,你虚云渡不了我,哪怕就算是你的佛来了,也是一样没资格渡我!”

  随着东皇太一的话音落下,焚天宝鉴被他施展到了极致,漫天的魔焰宛若流星火雨般的坠落,威势一时无两。

  虚云叹息一声,他周身佛光大盛,口吐佛音,每吐出一个音节,都震荡虚空,发出一声声回响。

  当六个音节齐齐吐出之后,漫天的佛音回荡着,好似经文一般,响彻天地。

  在那佛音当中,魔焰消融,竟然化作佛光绽放!

  眼看这边的两位已经交上了手,其他拜月教的武者跟在场那些正道宗门的武者也是开始交手汇聚,一瞬间,拜月教的山门前瞬间打成了一锅粥,无数罡气爆裂,剑气纷飞,刀芒四散。

  刚刚一交手,拜月教这边其实有些吃亏的。

  拜月教的实力不弱,除了九大神巫祭之外,拜月教还有十多名武道宗师,有老一辈的,也有新晋的,带领着那些悍不畏死的弟子,倒也是挡住了第一波攻势。

  拜月教大祭司在最后方施展咒术,哪怕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被他那幻魔血神咒盯上都不好受,武道真丹境更是抵挡不了多长时间便被他咒杀。

  而且这里可是拜月教的山门,拜月教又怎么可能一丁点的准备都没有?

  在众人动手的一瞬间,拜月教的阵法便已经亮起,协助拜月教的弟子绞杀正道宗门的人。

  只可惜就算是拜月教准备了这么多,实力也是不弱,但奈何正道宗门那边就只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人多。

  单独拿出来一个大派,哪怕是大光明寺都是不如拜月教的。

  但现在可是大大小小几十个势力加在一起,你家有个武道宗师,他家还有几个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如此算下来,就算是拜月教的人实力再强,也是吃不消的。

  特别是高层战力这一块,东皇太一是实力超群没错,但正道宗门那边也还有能跟他匹敌的虚云。

  而其他大派,像是纯阳道门,风云剑冢,夏侯氏等等势力也是有真火炼神境强者在的,这让拜月教拿什么挡?

  “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就在这时,东皇太一忽然怒吼了一声。

  听到这个声音,虚云的心中却是忽然一沉。

  谁在看着?拜月教的人在等谁?

  这时小山之上,魏书涯伸了一个拦腰,淡淡道:“诸位,可以出手了,省得拜月教那帮人说我们没信用。”

  话音落下,魏书涯周身魔气爆发,直接向着战场上涌去。

  他的身后,无数隐魔一脉的武者周身也是爆发出了强大的魔气,跟随魏书涯而来。

  正在跟拜月教激战的那些正道宗门的武者面色骤然一变。

  隐门一脉竟然参战了!这怎么可能?

  有关于明魔和隐魔一脉之间的仇怨,这点是所有江湖人都知道的。

  隐魔一脉怨恨明魔一脉当了叛徒,袖手旁观甚至是落井下石。

  双方的仇怨可是并不比正魔之间的仇怨差。

  结果现在隐魔一脉竟然会出手,拜月教到底付出了什么代价?

  看着魏书涯的等人的身影,虚云叹息了一声道:“这些年来,正道宗门并没有全力出手绞杀过你们隐魔一脉。

  明明给了你们生路,你们又为何非要往这浑水里面跳?”

  “生路?一时的生路不要也罢,这一次你们若是真的灭了拜月教,恐怕下一步,就要联手剿灭我隐魔一脉了吧?”魏书涯冷笑道。

  虚云摇摇头,隐魔一脉虽然日渐式微,不过还是有明白人的。

  明哲保身这种事情谁都做过,唯一的区别是什么时候应该低调,什么时候应该出手。

  隐魔一脉中若都是一群利己的短视之辈,那便不用担心了。

  只不过现在看来,这样的人隐魔一脉中或许有,但同样也有魏书涯这样的明白人,只能说隐魔一脉,命不该绝。

  “既然你们隐魔一脉注定要趟这趟浑水,那今日,你们便也都留在拜月教吧!”

  虚云周身佛光闪耀,无量佛国凝聚,整个战场之上一半的天空都被那无尽的佛光所笼罩。

  到了虚云这种境界,就连风满楼都搞不清楚他真正的实力究竟再哪,所以风云榜只是根据这些强者最后一次出手时,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排列的。

  虚云最后一次出手便是在数年前,因为北燕天罪分舵被灭,青龙会大龙首步天南打上门来时,虚云出手过一次。

  不过那一次虚云也并没有动用全力,只是出手了几招便将步天南被逼退。

  外界都说步天南是疯子,他行事也的确是疯狂的很。

  但疯子却不是傻子,所以在感觉到不敌之后,步天南便直接离去,也没有选择死战。

  而这一次正魔大战,虚云这才展露出了自己最强的实力来,这股力量波动,恐怕距离天地通玄的境界,也相差不远了!

  此时楚休也是加入了战团当中,不过他却是在划水。

  当然不是楚休故意懈怠,而是这种场面不值得他全力出手。

  真正决定胜负的战场在夜韶南那里,这里只是次一级的战场而已,哪怕这里分出了胜负,但夜韶南若是败了,拜月教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而且有着虚云、东皇太一和魏书涯这等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交手,原本在其他地方还算是强者的武道宗师,放在这里已经不够看了,一个不留神被杀了也很正常。

  楚休虽然有过斩杀真火炼神境的经历,不过方金吾那一次算计太多,并且说句看不起人的话,方金吾毕竟是老了,而且还是散修出身。

  在场所有达到真火炼神境的存在,可都是大派出身,有些还是位列风云榜上的人物,战力非凡,楚休可不想往他们身边凑。

  反正多他一个人也影响不了大的战局,楚休便在下方动用天绝地灭大搜魂手来杀人,随手一挥,抽魂夺魄,简直就是杀人利器,简单轻松的很。

  不过就在此时,楚休的怀中却是传来了一阵温热,他得自林宝煌身上的那枚红色的血珠忽然传来了一阵悸动,那是一种很清楚的感觉,它,需要鲜血,大量的鲜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