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林宝煌身上得来的这血珠,楚休并不知道用处,他当初选这东西,只是因为在看到这血珠的时候,从体内传出来了一股悸动,所以楚休才选这东西的。

  原本楚休还准备等回到镇武堂后再好好研究一下这东西,没想到正魔大战来这般快,拜月教这边已经打起来了,他也只得暂时先将这件事情给放下。

  而眼下他又感觉了这血珠的悸动,这玩意竟然还需要用鲜血供养祭炼?

  不过一想到这东西乃是昔日昆仑魔教的东西,楚休也就释然了。

  魔道的东西,不邪门就奇怪了。

  所以感知到了这股悸动之后,楚休立刻放弃动用天绝地灭大搜魂手杀人,改为用魔血大法抽空对手的血气。

  不过他这么一动,却是无比的显眼。

  之前楚休动用天绝地灭大搜魂手时,其实并没有什么异像,将人元神之力彻底抽出,人直接就死了,连罡气外放都没有。

  但此时楚休全力施展魔血大法,只见他所过之处,魔血大法那邪异的力量开始疯狂抽取着周围武者的鲜血,一缕缕血线纷飞,其中央便是楚休,衬托得楚休此时好像是血魔再世一般。

  而且那些被抽空了气血的武者也是变得极其可怖。

  周身没了气血,尸体便好似干尸一般,只有一层皮包裹在身上,简直没了人样。

  就这样楚休所过之处,直接留下一地的干尸,显眼无比。

  楚休若是低调也就算了,他如此高调的在这里大肆杀戮,顿时便引起了一些正道宗门强者的注意,纷纷向着他袭来。

  “楚休!你大胆!”

  一声怒喝传来,三名纯阳道门的老道士将楚休给围在了中央,其中还有曾经来找过楚休麻烦的虚阳子。

  “上一次算你楚休命大,挺了过去,如今拜月教的事情你竟然也来掺合,找死不成?”

  楚休眯着眼睛道:“我是不是找死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你这老东西肯定是来找死的。

  手下败将也敢在我面前犬吠,上次若不是你那个小师叔拿着你们祖师的纯阳剑来,你认为你还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

  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过楚休却也没偏激到对所有正道宗门出身的人都抱有敌意。

  比如楚休跟方七少关系就不错,他对赢白鹿也没什么恶感,反而还有些欣赏。

  当然今天方七少并没有来,赢白鹿也没有来。

  剑王城和商水赢氏都不是白痴,正魔大战是正魔大战,又不是不死不休,在高端战力上他们已经出手了,下面的人自然不用前来拼杀了。

  但若说正道宗门楚休最讨厌谁,那无疑就是大光明寺的和尚跟纯阳道门的道士了。

  前者不讲道理,后者只讲他们的道理,简直无法沟通。

  所以楚休面对他们,通常都喜欢用拳头和刀子来说话,那样比讲道理管用。

  所以没等虚阳子三人说话,楚休手中便有一柄魔刀浮现,那是七魔刀中的恶刀。

  天魔舞放在莫冶子那里修理顺便升级,这段时间楚休都没怎么用刀。

  七魔刀虽然也是刀,只不过这七魔刀最大的效果是引动人心中的七情六欲,正面硬撼,其坚固程度可是远不如天魔舞的。

  爱刀当初便被关思羽给碎裂,不过这倒也无所谓了,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他可是无情无爱,莫得感情,就算是爱刀在手,他也无法像领悟恨刀的恨意一样,将其掌控。

  但其他几柄刀可还好好的,楚休可不想它们也都碎了。

  不过这时对虚阳子三人出手,他这恶刀却用的正是时候。

  谁说正道宗门心中便没有恶?他们自诩的正义,便是最大的恶!

  恶刀落下,刀气席卷,虽然被他们三人身上那股强大的纯阳罡气所抵挡,但恶刀的力量却是深入人心,牵动着他们的心魔。

  虚阳子这三个老道士都是纯阳道门老牌的武道宗师,自身实力先不说,一声的经历可是足够多了,说不定杀的人要比一些魔道之人还要多。

  谁又敢说,自己这辈子所杀之人没有一个是无辜之辈?谁又敢说,自己心中没有丝毫恶意,没做过任何一件对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

  还没等他们正式出手,虚阳子三人便在那恶刀之下齐齐中招,一口鲜血喷出,这才勉强压住了自己那躁动的心魔。

  “布纯阳诛魔剑阵!”

  虚阳子怒喝一声,其他那两名纯阳道门的武道宗师也是立刻出手,每个人身上都有两柄长剑飞出,连带着他们自己手中的长剑,九柄长剑上纯阳罡气和锋锐剑气挥舞,暴烈的罡气直冲云霄,九剑循环往复,把楚休围在最中央,剑气挥洒之间,向着楚休狂攻而去!

  虚阳子只是性格偏执,又不是白痴,他既然都已经在楚休的手中吃过一次亏了,这次自然不会鲁莽的冲过来。

  虽然一个照面他们还是吃了一个小亏,不过他们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纯阳道门的纯阳诛魔剑阵在江湖上可是相当有名气的,昔日昆仑魔教的一位魔尊便是陨落在这剑阵之上。

  当然当初布下剑阵的可是纯阳道门九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还有一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来主持剑阵。

  现在他们三人联手,威能虽然无法跟祖师相比,但却也一样不小。

  剑阵当中,纯阳罡气冲霄而起,十分的扎眼。

  战场中的一些人都是下意识的望过去,难道纯阳道门是在激战拜月教的一位神巫祭吗?连纯阳诛魔剑阵都给用上了。

  不过在看到被围在剑阵当中的竟然是楚休后,众人又都释然了。

  楚休的实力有目共睹,不比拜月教的神巫祭差,应该说他的实力甚至要远超大部分拜月教的神巫祭,倒也值得纯阳道门动用纯阳诛魔剑阵来对付。

  而在场拜月教的一些人却是忽然对楚休升起了一些好感。

  楚休可是隐魔一脉的人,虽然答应了来帮他们,但在拜月教的人想来,对方可能不会动用全力。

  但现在看来,他们倒是错看楚休了。

  一下子就引过来了三名纯阳道门的宗师级高手,为他们分担了不小的压力,这楚休还当真是讲究。

  甚至拜月教的圣女一边在操控着蛊虫击杀着对手,一边还对同样是前来帮忙的叶天邪道:“你看看人家楚休,只是来帮忙的都能吸引来三名纯阳道门的宗师,你再看看你。”

  叶天邪一听这话却是恨不得吐血,这能比吗?自己若是也能力敌三名武道宗师,还用得着巴结你这女人?

  隐魔一脉是拜月教拿出条件请来的,而邪极宗作为明魔一脉的宗门,从来都是以拜月教马首是瞻,当然要自己前来了。

  结果自己这主动前来的竟然还被人嫌弃实力差劲,叶天邪那股怨念甚至连他周围一些武者都能感觉出来,不由自主的离他远一些,同时叶天邪出手也是更加狂暴了起来。

  此时场中,楚休被困在剑阵当中,他挑了挑眉毛,收起手中的恶刀,手捏佛印,换日大法已经施展而出。

  纯阳诛魔剑阵能够诛魔,那不知道,这佛,能不能诛!

  刹那间无尽的佛光从剑阵当中升起,楚休身后大日如来虚影手捏无色定大手印,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扭曲消融着,无数纯阳剑气顷刻之间便已经被绞杀殆尽。

  “该死!佛门那帮糊涂蛋做的好事!”

  看到这一幕,虚阳子不禁暗骂了起来。

  昙渊大师一个佛门圣僧,竟然传给了楚休这么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魔头一身精纯的佛门功法,这不是糊涂蛋,这是什么?

  纯阳诛魔剑阵对于魔道的力量压制非常大,但诛魔又不是诛佛,对于其他力量属性,这剑阵就好似很平常了。

  大日如来虚影不断的狂攻着,剑阵爆发出刺目的罡气光芒,但却依旧无用。

  只见那九柄长剑开始逐渐出现裂纹,最后在楚休的狂攻之下,轰然一声,全部炸裂!

  单凭力量底蕴,楚休可是要比纯阳道门这几个老道士都强。

  力量底蕴这种东西并不是活的时间越长越强的,到了虚阳子等人这种年龄,自身的力量别说增长了,能不衰败就不错了。

  元神之力凝弓化箭,灭魂箭直奔虚阳子而去,而且那箭矢基本上是一根接着一根,没有丝毫停留,并且在天子望气术的加持之下,基本上不可能被闪躲,虚阳子只能够凭借自身的纯阳罡气来硬抗。

  相比于其他属性的真气,纯阳罡气在面对这种元神上的秘法时甚至还要强上一些,但可惜却依旧无用,数箭下来,虚阳子便已经元神被重创,七窍当中有着鲜血流淌而出。

  剩下那两名老道士手中的长剑已经碎裂,但他们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虚阳子被杀。

  所以这两人一人手持拂尘,轰然落下之时,那拂尘中却有着万道金芒爆发而出,向着楚休全身上下都笼罩而来。

  另外一人则是手捏道印,纯阳罡气凝聚在印决当中,宛若昊阳大日坠落般,向着楚休当头落下,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