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刑司徒联手的对敌的那人名为林方,虽然是武道宗师,但却在江湖上没什么名气。

  他师父之前出身于隐魔一脉的小分支,临终前才收了他这个弟子,所以教导他的时间有些少,并没有把他也培养成武道宗师,就让他一直都在隐魔一脉中厮混着。

  直到之前一段时间,他才靠着一件宝物,在隐魔一脉集会时,换来了刑司徒的师父袁天放一段时间的指点,这才得以踏入武道宗师境界。

  正因为如此,他也是跟刑司徒成了好友,而且还是隐隐以对方为尊的那种。

  之前参加对地魔堂出手,林方并没有去,但他却是隐隐听说了刑司徒跟楚休之间的矛盾和恩怨。

  所以此时听到刑司徒的话,他也是隐隐猜到了刑司徒到底想要干什么。

  林方不由得压低了声音道:“你疯了!?这里是什么场合?众目睽睽之下,你还想要玩这些小手段?

  那些个人恩怨算不得什么,以后再解决都行,万一被老祖们看到了,就算是有着袁前辈他都护不住你!”

  隐魔一脉都已经到这种程度了,自相残杀什么的,当然是明令禁止的。

  但禁止是禁止,这种事情肯定是出现过的。

  只不过眼下正值正魔大战,刑司徒却是还在这里动那些小心思,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情。

  刑司徒淡淡道:“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又不是白痴,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去算计楚休。

  只不过眼下混战当中,乱成一片,我们不敌对手,意外逃到楚休那边,然后再遁走养伤,这有问题吗?

  他楚休倒是卖力为拜月教拼杀,我等却是不想为了拜月教而送命。”

  看到林方在这里还在犹豫,刑司徒不由得冷笑道:“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没得罪楚休,犯不着跟着我在这里搞小动作?

  这你可就错了,楚休此人你不了解,他虽然在江湖上的名气够大,但实际上此人的心胸却并不算大。

  你跟我乃是好友,包括你得到师父的指点,成功晋升武道宗师,这都能够证明你我之间的关系。

  以这楚休的实力和潜力,将来必定也是隐魔一脉的大人物。

  我师父不擅长经营人脉,也不擅长算计,所有一直都是孤家寡人。

  来日里楚休若是上位,保不齐要打压我这一脉。

  以你我之间的关系,你认为楚休会漏掉你吗?

  先下手为强,不管成功不成功,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林方的师父死的早,对于隐魔一脉上层这些事情,他其实也并不怎么了解。

  刑司徒说的是真是假,他其实也并不知道。

  只不过刑司徒有一点说的对,他跟刑司徒这一脉的人走的这么近,今日他若是拒绝,得罪不得罪楚休他不知道,得罪刑司徒是肯定的。

  所以他也只能跟刑司徒一起,故意势弱,把人往楚休那边带。

  之前跟这二人交战的乃是真武教的两名武道宗师,实际上他们也没有出全力。

  对于这次正魔大战,其实真武教心中是有一些抗拒的。

  上次正魔大战便是宁玄机出手,带着独孤唯我一同失踪,可以算是同归于尽了,这才拯救了整个江湖。

  但结果便是真武教从巅峰衰落,一蹶不振,他们真武教除了一些名声之外,便再也没获得什么有价值有意义的东西,这让真武教的弟子都感觉很委屈和不值。

  这一次正魔大战陆长流出手也就罢了,他们竟然也要出手,这更加不值当。

  所以在交手时,凡是真武教的武者都没有拼命,全都在保存着实力。

  此时看到刑司徒和林方二人遁走,他们还以为是对方的力量已经快要耗尽,感觉不敌所以遁走,这让他们也是来了精神。

  若是在不付出太大的代价下便能够轻易斩杀两名隐魔一脉的武道宗师,这笔买卖还是划算的。

  所以一追一逃之间,两个人却是不自觉的便追到了楚休这边。

  就在此时,刑司徒和林方却是同时爆发出自身所有的罡气,甚至就连气血都燃烧了一丁点,用来爆发出自己最大的速度,顷刻间便已经甩开了那两人,留下真武教那两名武道宗师一脸的愕然,不知道对方搞什么鬼。

  而这时程庭山看到那两人,他的眼前却是一亮,立刻大喊道:“两位真武教的道兄,帮忙拦住楚休这魔头!”

  六个人追杀一个,结果还让那一个人给耍的团团转,程庭山也是郁闷的很,其他人也是有些抓狂。

  以前他们只听说楚休战力超群,但还从来都没听说他在逃跑之上都这么有天赋。

  原本真武教的人是不想参与围攻楚休这种级别的魔头,但程庭山都已经开口了,他们倒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得转换目标,杀向楚休。

  看到这一幕,楚休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丝冷色,看向刑司徒的目光也是带着一丝杀机。

  虽然他没有证据证明这两个人是刑司徒故意引来的,不过这种事情还需要证据吗?

  楚休是真的没想到,在这种时候刑司徒竟然会跟他玩这一出,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这倒也是符合刑司徒的性格。

  江湖人都说楚休是疯子,行事异常的疯狂。

  实际上楚休的疯狂只是外在的,在其他人看到楚休做那些疯狂事情的时候,楚休已经有了五成以上的把握他才会去做,至于剩下的五成嘛,那就交给天命了。

  而这刑司徒不一样,他做事可是从来都没考虑过后果,跟他那个师父一样。

  当初他想要炼制九阴红渊两柄魔剑,什么准备没有就开始杀人炼剑,最后被人追的满江湖乱跑。

  这种事情若是换成楚休来,他定然会暗中布局谋划,直接弄一次大的,坑杀大量的五大剑派武者炼剑,然后规划好退路,从容逃离。

  这就是楚休和刑司徒最大的不同之处。

  眼下刑司徒便是突发奇想,刚刚跟楚休结怨,这边便来搞起了小动作,丝毫都不顾忌这里是什么场合,这显然是刑司徒的一贯作风。

  此时在远处,刑司徒也是看到了楚休那带着杀机的目光,他不由得冷笑了一声,丝毫都没有在意。

  看到了又如何?反正双方都已经结怨,眼下无凭无据的,他楚休就算是告到了魏书涯那里,也别想把他怎么样。

  倒是刑司徒身边的林方有些忐忑。

  他可不是刑司徒,有着袁天放庇护。

  他一个散修出身的魔道武者,就连晋升武道宗师都是极其勉强,此时惹到了楚休,却是一件麻烦事。

  不过此时陷入麻烦当中的却是楚休。

  他的天子望气术的确是神异,之前在六名武道宗师的围攻追杀当中,也能够从容逃离。

  但现在又加了两人,楚休却是压力大增。

  这两人的实力也并不算太强,天子望气术也能够看透其破绽。

  但问题是看透是能看透,不过楚休有时候却闪躲不够,只能硬拼。

  这边的战斗也是引来了许多的人注意,让在场的众人都惊诧不已。

  这楚休倒是当真够强的,竟然一个人顶着八个同阶武者在交手,估计就连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都没有这种待遇。

  眼看着八人从四面八方冲来,天上地下,宛若天罗地网一般,几乎没有给楚休留下任何逃遁的空间,楚休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凶厉的杀机。

  楚休手中的贪刀浮现,骇然的魔气跟煞气全都灌注到贪刀当中。

  一股汹涌无比的刀意滂湃着,甚至要比贪刀之上那可以引动人心中贪念的刀意还要强大。

  一刀斩落,罡气的刀芒瞬间便淹没了一切,好似撕天裂地一般,带着天地伟力的寂灭杀机!

  七大限·破海!

  在这一刀斩出的瞬间,楚休手中的贪刀都因为抵挡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轰然碎裂,让楚休为之心疼三息。

  施展这种级别的武技,兵器的坚固程度若是不够的话,那基本上就跟消耗品一样,用一次,碎一次。

  而此时程庭山等八人同时硬撼楚休的破海,在这种时候没人敢去藏拙,也没有人会藏拙,所有人都是全力出手,各种属性的罡气剑芒纷纷爆发而出,这才勉强挡下楚休那破海一刀。

  但八人中实力较弱的两名真武教武者却是已经承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刀意,当场便一口鲜血喷出。

  程庭山等人也不好受,硬接这一刀,虽然力量分摊到了八人哪里,但他仍旧是被这一刀震的双手发麻。

  在场也唯有大光明寺虚言三人还算是比较好的。

  他们在肉身修为上极其强悍,此时除了消耗有些大,倒是没有受伤。

  八人看向楚休的目光都带着一丝震撼之色。

  以一敌八,换旁人只能勉强抵挡,结果楚休倒是好,他竟然还敢硬碰硬的反攻,而且还将八人全部击退,这种力量之强悍,堪称恐怖。

  就在这时,楚休汇聚周身所有魔气,一缕缕漆黑色的魔气在楚休周身环绕着,甚至将他的双目都沾染成了漆黑之色。

  那令人感觉到心惊的魔气在楚休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柄造型狰狞的巨弓。

  弯弓搭箭,楚休的身后又有两只魔气巨手凝聚,一手持弓,三臂搭弦,弓拉满月当中,一股骇然的气息在魔弓当中所凝聚着。

  看到这一幕,程庭山等八人面色顿时一变,身形迅速向后急退而去,能跑多远就跑多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