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司徒疯,他以为别人就不敢疯了?简直天真!

  刑司徒此人就是典型的,大部分魔道中人的行事风格,完全凭借一时的喜好来行事,根本就不管后果。

  之前刑司徒有实力,也有几分运气,这才没死,但这一次,他竟然敢来撩拨楚休,还没考虑到后果,这完全就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他以为楚休不敢杀他?楚休杀人哪里管什么证据,只有能杀和不能杀的区别。

  显然现在,刑司徒在楚休眼中,就是属于能杀的那种。

  “楚休!你找死!”

  袁天放又是怒喝一声,当即便要摆脱虚静杀向楚休。

  这一次虚静可没有拦截,任由袁天放对楚休动手。

  魔道之间的自相残杀,他可不会去拦着。

  但此时魏书涯也是出现在了袁天放面前,拦着他不让他动手。

  “魏老!你让开!楚休杀了我的弟子!”

  魏书涯沉声道:“等事情过后再说。”

  袁天放一脸的怒容道:“这么多人都看见了,楚休杀了我的弟子!魏老你到了这个时候,还准备偏袒楚休吗?”

  魏书涯面色不变道:“我说过了,不管他杀了谁,事情都等以后再说!

  这里是正魔大战的战场,活了这么大的年纪,连个轻重缓急都分不清吗?”

  袁天放一张黑脸此时都憋的通红,不过他却硬生生的忍住,转头又跟虚静战在了一起,出手时比之前更猛烈几分,好似在发泄一般。

  不得不说,魏书涯的资历在某些时候还是很好用的。

  袁天放是真火炼神境这没错,但昔日魏书涯跟九天山五大天魔征战天下,名扬江湖时,他袁天放还只是一个苦哈哈的魔道散修,实力根本上不得台面。

  当然让袁天放暂时退步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魏书涯的实力。

  魏书涯的年龄虽然不小了,但在隐魔一脉当中的实力却是深不可测,绝对没到打不动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跟魏书涯动手,有些不智。

  魏书涯回头看了楚休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

  说实话,他并没有看见之前刑司徒的小动作。

  但他相信楚休,不是相信楚休的人品,不会残杀同门,而是相信楚休不会干出蠢事来,而且还是当众干出了蠢事。

  所以楚休既然杀了刑司徒,那刑司徒就一定有该杀的原因。

  眼下正魔大战还没有分出来结果,这些事情都要等到以后再说。

  而此时场中,楚休吞了刑司徒的气血后,他体内的那血珠便已经吃饱了。

  当然它没吃饱楚休也没办法,因为楚休已经没有力气再杀一个武道宗师来喂它了。

  这次楚休施展灭三连城箭虽然没像上次那般,搞得自己反噬重伤,不过他却也一样不好受,力量差一点就被彻底掏空。

  所以这个时候楚休也该低调低调了,身形向着战场外围撤去,一时之间竟然也没人拦截,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没人敢拦截。

  方才楚休那一箭实在是太过惊悚了,简直就是神挡杀神,佛挡灭佛,就连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出手阻拦一击都没能挡住。

  虽然看楚休的状态不是那么好,但谁敢保证楚休没有再出第二箭的实力?

  而且楚休的疯狂也是深入人心,就连拜月教都是这么认为的。

  这厮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简直让人猜不透。

  就在楚休低调的退出战场时,拜月教的外围也有不少武者在那里观察着场中的激战。

  这其中有风满楼的人,还有一些小势力是来偷偷摸摸看热闹的。

  当然光明正大看热闹的也有,就比如陈青帝。

  天下盟就在西楚,用他的话来说,这种场合自己不掺合也就罢了,若是连热闹都看不成的话,那可就太可惜了。

  所以陈青帝直接带着谢小楼坐在一株最高的百丈巨树上,观察着不远处的激战。

  甚至陈青帝还随身带了一个酒坛,时不时的来一口,简直跟看戏一样,看得周围那些风满楼的武者一阵无语。

  此时谢小楼盯着楚休缓慢退出战场,他不由得叹息道:“楚兄果然是楚兄,硬生生把拜月教跟正道宗门的一战打成了自己的主场一样。

  不过他那么拼命干什么?难不成拜月教跟他有什么单独的秘密交易?”

  谢小楼只是疑惑楚休为什么那么卖力去杀正道宗门的那帮人,他倒是没有疑惑楚休为什么会杀刑司徒。

  他可是很了解楚休的性格,别管那厮到底是不是隐魔一脉的人,只要得惹到了楚休,基本上就是一个杀字,简单直接。

  陈青帝嘿然道:“早杀晚杀都是杀,楚休那小子的确是超乎我的想象,若是再让他们这么成长下去,估计下一次正魔大战的主角可就变成他了。

  不过这一代的年轻人可都真不弱,若是我没有看错的话,宗玄那小子,也要突破了。”

  这次正魔大战,宗玄自然也是会出手的。

  就在楚休激战那帮正道武者时,宗玄也是在一众拜月教武者中杀进杀出。

  他周身金色佛光冲霄,明王印刚猛暴烈无比,所过之处,无数拜月教的武者不是骨骼碎裂就是直接被他当场轰杀,也是高调至极。

  所以宗玄这边立刻也是引来了拜月教圣女,被她直接用蛊虫给淹没。

  只不过宗玄的宝月光王琉璃炼金身实在是太强了,强到那些蛊虫甚至连他的肉身都没能击破。

  看到这一幕,叶天邪也是随之出手,但只是用了几招就被宗玄的明王印直接砸的吐血而飞。

  看到宗玄如此嚣张,拜月教九大神巫祭中的山鬼也开始出手,配合拜月教圣女来绞杀宗玄。

  结果以二敌一,甚至在境界高于对方的情况下,山鬼却依旧没能拿得下对方。

  而且越打山鬼越觉得不对,但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宗玄周身便已经闪耀着一层琉璃佛光,一式最为简单的明王印落下,但却好像是携带的憾山巨力一般,直接山鬼给轰的吐血重伤。

  随着这一印的轰出,宗玄周身的气势也是在不断的攀升着,最后到达了一个临界点,终于突破,成就武道宗师!

  昔日龙虎榜上前三的存在,终于在这一刻全都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

  可以说这次若不是楚休,宗玄也是表现的最为抢眼的一个。

  陈青帝在一旁啧啧感叹道:“这一代的年轻人还当真是不错,楚休、张承祯和宗玄,怕是最近这几代年轻武者中,晋升武道宗师境界最快的几个。

  后面的方七少和赢白鹿也是不差,难得难得,果然是大争之世,这种优秀的年轻俊杰一个接着一个的往外冒,都凑到一起去了。”

  按照陈青帝的眼光,无论是楚休还是张承祯等人,他们每个人都有镇压同时代武者的实力,结果现在却是凑到一堆去了,也不知道这是幸事,还是不幸。

  想到这里,陈青帝忽然看了一眼身边的谢小楼,一巴掌照头就抡了过去,打的谢小楼一个踉跄。

  “看看别人再看看你,你什么时候能成为龙虎榜第一?是不是等到你前面的人都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才能轮得到你?”

  谢小楼捂着脑袋,一脸的委屈之色,人家突破,为什么遭殃的是自己?

  此时战场之上,情况已经变得有些反转。

  之前肯定是正道宗门占据优势的,毕竟他们的人数摆在那里。

  后期随着隐魔一脉加入进来,就算隐魔一脉的人没打算全力出手,双方也是打成了一个缠斗的局面。

  而打破这局面的,却正好是之前准备划水的楚休。

  双方这一场大战,就算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都超过了十位数,但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那些武道宗师们。

  结果楚休这边先是废掉了纯阳道门的三人,又引来了八人围攻,虽然最后那八人没死,但被楚休拖延这段时间,却也造成了战局的倾斜。

  正道宗门那边压力大增,就在这时,纯阳道门一名已经达到真火炼神境的老道士忽然看到了在远处观战的陈青帝等人。

  这老道士名为镜元子,乃是纯阳道门最老一辈的武者了,甚至他还曾经参加过昔日剿灭九天山五大天魔那一战,算起来他跟魏书涯乃是同一辈的存在。

  陈青帝这帮看热闹的人不算是魔道,但却也并非算是正道,在双方都没有威胁到他们的时候,明哲保身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此时正道宗门这边陷入了劣势当中,你们却还在这里看热闹,还有没有大局观?难不成你们还想要江湖变成昔日魔焰滔天的江湖吗?

  这便是镜元子的心态,楚休说纯阳道门的人根本无法沟通,就是这么个道理。

  他们是讲道理,不过却是只讲自己的道理。

  镜元子接脱离战团,迅速的来到陈青帝等人的身前,沉声道:“诸位,眼下我正道武林局势不利,你们还不出手,难不成真要这江湖正邪颠倒吗?”

  在场的众多武者眉头顿时一皱。

  他们就是看热闹打酱油的,怎么这还牵连到自己了?

  陈青帝挑了挑眉毛道:“笑话,你们正魔大战,关我什么事?”

  镜元子冷哼道:“陈盟主不想要帮忙,坐视我正道武林战败,难不成,你早就跟拜月教有勾结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