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七十九章 分晓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8 08:34:4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镜元子的话语当中隐含威胁之意,对于眼下江湖上所有的宗门来说,被说成勾结拜月教,基本上就被打入魔道一属了。

  陈青帝愣了愣,他的嘴角忽然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来,最后那笑容甚至便成了狂笑,笑的镜元子心中竟然都有种发慌的感觉。

  “勾结?我陈青帝用去勾结别人?老牛鼻子,你这是威胁我吗?某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威胁我!”

  话音落下,陈青帝一拳轰出,刹那之间,风云变幻,天塌地陷!

  陈青帝的拳意霸道无比,就跟他的人一样。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一拳,没有任何的变化,也不包含任何异种罡气。

  单纯的拳,单纯的力量,但却霸道无比,拳碎山河!

  在陈青帝的一拳之下,周围的空间都开始发出了一阵扭曲,音爆之声仿若雷吼一般。

  镜元子怒喝一声,手捏道印,强大的纯阳罡气凝聚成印决,牵动天地,他整个人都好似昊阳大日降临一般,骇然无比。

  镜元子虽然也老了,不过既然他出现在了这里,那就代表着他仍旧是有战力的,还没老到气血衰败的地步。

  但在陈青帝这一拳之下,昊阳大日连一息的时间都没有挺到,下一刻便轰然碎裂!

  镜元子一口鲜血喷出,直接被陈青帝这一拳轰出去数百丈远,砸出了一个几十丈的坑洞,直接昏迷了过去。

  无论是正魔大战的战场上还是陈青帝周围,全都是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是用骇然的目光看着陈青帝。

  一拳将一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给轰的重伤吐血,陈青帝这是什么情况?

  方才楚休以一敌八,那起码还是在常理当中,而现在陈青帝这种实力,却根本就不合理!

  众人能够感觉出来,陈青帝那一拳明明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真火炼神境,但他的境界却依旧还是武道宗师。

  但问题是,你们谁见过这么猛的武道宗师?

  看着那坑洞中的镜元子,陈青帝冷笑了一声:“不知所谓!”

  说完之后,陈青帝直接拎着谢小楼离去。

  他倒是不怕了,而是胜负已经分出来了,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正道宗门派出的都是镜元子这种不知所谓的老家伙,靠他们若是能把拜月教给灭了,那才叫奇怪呢。

  此时场中,陈青帝带给众人的震撼还在。

  一些坐忘剑庐的武者不禁撇撇嘴,纯阳道门这老道士脑袋真是锈逗了,竟然在这种时候去撩拨陈青帝,这根本就是找死嘛。

  其实用最简单的道理想都能想得到,天下盟在西楚崛起的时间可不算长,而且陈青帝行事激进强硬,这种性格怎么可能不得罪人?

  但陈青帝在西楚这么长时间,无论是拜月教还是龙虎山天师府,这一魔一正两大宗门可都没有难为过陈青帝。

  这可不是因为拜月教和天师府好说话,而是陈青帝有这个实力。

  昔日因为董家一事,天师府还曾经有人前来找陈青帝的麻烦,结果却是被另外一名天师府的真火炼神境强者给拦住了。

  可想而知陈青帝的实力,天师府大约是知道的,在没有绝对的利益冲突面前,没人愿意去跟陈青帝这么一个怪物激战。

  而就在拜月教这边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断肠崖那边,结果却是已经出来了。

  天地通玄境界强者激战简直仿若灭世一般。

  方圆十几里已经被打成了一片狼藉,甚至那断肠崖都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大坑。

  剑王城的三人神色萎靡,虽然没死,但却已经身受重伤。

  特别是他们手中的人王剑,那股气势已经不在,显然是灵性受创,也不知道能否修养回来。

  真武教的陆长流也是凄惨的很。

  他手中宁玄机所留下的拂尘已经彻底被毁,他整个人都面色苍白,气息低迷。

  方才若不是那拂尘替他当了一击,估计他早就已经陨落了。

  赢家老祖赢嗣在那里不断的喘息着,原本一丝不苟的头发此时已经纷乱,双臂轻轻颤抖,鲜血不断的滴落。

  在场唯一好一些的,便是大光明寺的虚慈了。

  他看上去好似没什么伤痕,只不过周身的佛光金芒却是暗淡无比,甚至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东皇太一说对了,就算是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这种在其他人看来简直是死局一般的场景,夜韶南也没有输,没有败。

  但他虽然没有输,但却也没有赢。

  此时夜韶南一身白衣在风中飘荡着,胸前还沾染着点点的血花,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最重要的是夜韶南此时的气息,已经是低迷到了极致,好似下一刻他就会倒下一般。

  但在场谁都没有动作,因为之前众人也是这么认为的,结果继续打下去,夜韶南却是还有余力,谁都不知道,他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虚慈长叹了一声道:“命数啊,五百年前昆仑魔教覆灭,正道压制了魔道五百年,现在,终于压不住了。”

  夜韶南身边月刃环绕着他飞舞着,上面还沾染着鲜血,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

  “命数?我夜韶南从来都不信命。”

  看着虚慈,夜韶南语气平静道:“我若早生五百年,魔道也不会被正道压制五百年。”

  夜韶南这番话很嚣张,但此时以他的口气说出来,却好似在陈述一个事实一般,听不到丝毫嚣张的意味。

  虚慈无声的摇摇头,直接转身离去。

  他们虽然没有败,但却已经杀不了夜韶南了。

  他们这几个人,没有拼死一搏的准备,也没有拼死一搏的决心,更没有拼死一搏的理由。

  打到这种程度,便已经是极限了。

  没人输,但也没人赢,两败俱伤。

  不过对于拜月教来说,他们这次却是赢了的。

  虽然夜韶南重伤,拜月教也是损失惨重,但他们撑过去了这一次了,起码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人再来一次正魔大战的。

  远在十余里外围观的方非凡跟齐元礼冷汗都要把身上的衣服给浸透了。

  不是他们没见识,而是这几人之间的大战实在是太过骇人了。

  就算相隔十余里,他们这边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殃及到自己。

  等到所有人都离去了,方非凡这才如梦方醒,连忙道:“快快!给拜月教那边的人传消息,告诉他们大战已经结束!”

  方非凡为人还算是讲究的,他虽然想要见证一场正魔大战,但却也不会坐视其他武者在那里白白送命。

  眼下夜韶南这里既然已经打完了,那拜月教那边的战斗便已经没有必要了。

  实际上倒也不用风满楼的人传讯,拜月教的那边都已经得到了消息。

  这么重要的事情,虚慈肯定也要通过秘法告诉虚云一声的,再打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

  接到了消息后,虚云忽然抽身后撤,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东皇太一,大喝道:“大光明寺所属弟子,退!”

  这一声喊出,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不过瞬间便明白了怎么回事。

  断肠崖那一战,夜韶南就算是没胜,肯定也是没死。

  虚慈大师等人,怕是没奈何得了那个魔头!

  随着大光明寺退出,其他正道宗门的武者也是随之后退,拜月教的人也没有追击。

  拜月教可是全力出手在抵挡着,堪称是损失惨重,此时大家都已经没有力气了,还追什么追?

  不过所有拜月教的弟子都在欢呼着,从此之后,拜月教在江湖上的地位,足可以上升一个台阶。

  正道宗门的人退了,魏书涯便也准备带着人退去。

  说实话,经过这一场大战,拜月教跟隐魔之间的那股火药味貌似已经没那么浓了。

  毕竟方才还一起并肩战斗过,而且无论怎么说,不管是明魔还是隐魔,双方都是魔道一脉,在面对那帮正道宗门联手绞杀时,能靠得住的,也就只有对方了。

  换句话说,若是现在被围攻的乃是隐魔一脉,拜月教其实也是会出手的,当然也不是白出手,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不过就在这时,袁天放却是一脸怒容的走过来,冷声道:“楚休!你杀我弟子,现在也要给我一个交代吧?很简单,拿命来尝!”

  方才关键时刻,魏书涯拦住了他,现在正魔大战已经结束,也该到算账的时候了。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众人也都把目光转向了这边。

  之前楚休那一箭射杀刑司徒的场面他们也都看到的。

  说实话,众人也是有些好奇,不知道楚休为何要对自己人下杀手。

  魏书涯站在楚休身边,淡淡道:“说说吧,是怎么回事。

  放心,有老夫在这里,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谁也不能颠倒黑白!”

  楚休点了点头,直接道:“我又不是疯子,怎么会在关键时刻干出滥杀无辜的事情?

  是刑司徒因为之前跟我的仇怨,所以故意引来两名真武教的武道宗师要害我。

  人要杀我,我便杀不得人了?”

  袁天放冷声道:“可有证据?”

  楚休冷笑了一声道:“证据?简直笑话!有人都要杀我了,还要什么证据?

  难不成我非要让人算计的重伤半死,这才算是证据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