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百八十二章 威胁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面对灭三连城箭的威胁,陆江河的嘴角抽了抽。

  想当年他也是纵横江湖的大人物,就算是那些顶尖大派的武者,见到了他也要客客气气的,结果现在竟然被这么一个小辈威胁,简直是岂有此理。

  但他这个人也是相当会审视适度的,这种情况下,楚休手一松,他可是连自己这一丝残魂都保不住了。

  所以陆江河只得老老实实道:“本尊被囚禁在这里,纯粹就是因为独孤大人不公!

  昔日我血魔堂一个堂口便可以比肩数个堂口加在一起的力量,这可都是本尊一个人打拼出来的。

  我想管独孤大人要一个魔尊的位置,结果独孤大人竟然不给我。”

  楚休疑惑道:“然后呢?”

  如果就是因为这点小事,独孤唯我便将陆江河肉身打碎,只留下一丝残魂囚禁在这里,那未免也有些太小肚鸡肠了一些。

  陆江河面色有些微微发红道:“然后我便去风满楼,威胁那一代的风满楼的楼主,将我的绰号改成血海魔尊,位置还在其他四大魔尊之上。

  结果独孤大人震怒之下,便将我肉身毁掉,残魂囚禁在了这里。

  不过独孤大人知道我修炼的血神魔功恢复能力最强,仅次于不灭魔丹。

  原本我只是被囚禁一百年就可以被放出去,重塑身躯了,结果谁承想昆仑魔教出事,我便一直都被囚禁在这里,直到现在。”

  说这话的时候陆江河还有些不好意思,仿佛他也知道,自己当年究竟做了什么蠢事。

  楚休却了然的点了点头,若是这样的话,那就很正常了。

  在楚休看来,陆江河这家伙当年定然是膨胀的没边了,他这种行为对于上位者来说就是挑衅,更别说是独孤唯我这种存在。

  无论是魔尊的位置还是什么,我给你的,才是你的,但你却不能来要。

  结果这陆江河倒好,要不来竟然还自作主张的去抢,这简直就是作死,是在挑衅独孤唯我的忍受程度。

  楚休点了点头道:“所以这五百年来,你便一直都被困在这里?”

  陆江河有些郁闷的点点头道:“差不多吧,不过大部分的时间本尊都在沉睡。

  血魂珠需要气血之力的滋养才能滋润本尊的残魂,让本尊保持清醒。

  本来在圣教时,本尊只是受罚,又不是被驱逐出圣教,都会有人按时来给本尊添加气血的。

  结果地魔堂那帮兔崽子把血魂珠拿走后,却是连一丁点的气血之力都不给本尊,让本尊在这五百年内,基本上都是睡了醒,醒了又睡。

  要是让本尊再见到他们,定然要将他们全都碎尸万段!”

  说到这里,陆江河更是对地魔堂恨的是咬牙切齿。

  这可是五百年的时光,对于其他人来说,五百年足够他们成长到江湖的最巅峰了,就比如老天师。

  结果陆江河这五百年却都在睡觉,简直要将他给睡的发疯了。

  不过楚休倒也理解地魔堂为何不将这厮给放出来。

  楚休之前貌似猜错了,地魔堂的人应该知道这血魂珠的用法,他们更知道这里面装的是谁。

  只不过地魔堂摸不准陆江河到底是怨恨独孤唯我,还是依旧心向昆仑魔教,所以他们也有些不确定,再加上他们没有把握掌控这位在五百年前就有着赫赫威名的血魔堂堂主,便一直都没有去动这血魂珠。

  了解到这一切后,楚休点点头,收起了灭三连城箭,思考着应该如何去处理这陆江河。

  这时候陆江河却是嘿然笑道:“小子,本尊虽然不知道你跟独孤大人有什么联系,但就凭你会灭三连城箭,本尊便知道,你肯定是我圣教一脉的嫡系。

  这样,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你打碎血魂珠,放本尊出去,本尊将我血魔堂秘传的血神魔功传授与你,必将能够让你站在江湖巅峰。

  而且我能够感知到,你貌似学过魔血大法,之前你吸纳气血进入血魂珠当中,用的便是魔血大法。

  嘿嘿,那东西就是本尊所创,只不过是血神魔功的一个皮毛而已,专门给那些刚刚加入血魔堂的弟子快速提升功力所用的。

  等你学了完整版的血神魔功,你便知道,那魔血大法,只是垃圾!”

  陆江河的眼中带着迫不及待的神色,等着楚休的答复。

  没有经历过的人可不知道沉睡五百年,在这没有一丝生机,甚至连一个人说话都没有地方究竟有多么的煎熬,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准备出去,再次纵横天下了。

  在血魂珠没有消耗尽所有力量时,他也能够感知到外面的动静。

  他知道独孤唯我已经跟宁玄机同归于尽,也知道地魔堂叛变,昆仑魔教大厦已倾。

  所以现在江湖上,谁人能够跟他比肩?等到他恢复了修为,他便是名副其实的血海魔尊!

  楚休只是淡淡的看着有些激动的陆江河,等他激动够了,楚休才道:“这位魔尊,你看我像白痴吗?”

  陆江河一皱眉道:“当然不像,你什么意思?”

  楚休淡淡道:“我的意思就是,既然我不像白痴,那你为什么会想这种好事?

  这位魔尊大人,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现在的你已经不是昔日昆仑魔教血魔堂的堂主了,你只是一个小小的残魂而已,连血魂珠都出不去。

  我轻轻动动手,你就会彻底灰飞烟灭的。

  所以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来跟我谈条件?

  交出血魔神功,我可以不杀你,记住一点,这不是交易,这只是命令!”

  “大胆小辈!你找死!”

  陆江河被气的面色通红,这方精神空间内顿时掀起了百丈高的血海波涛来,但却依旧只是样子货而已,根本无用。

  但陆江河此时是真的要被气炸了。

  他昔日为人狂傲无比,但也的确是有狂傲的资格,有狂傲的实力。

  在当初昆仑魔教众多堂主,众多魔使当中,他的地位几乎是仅次于四大魔尊的,谁敢跟他大小声?

  结果现在他却是被楚休这么一个后进小辈拿生命威胁,他怎能不气?

  只不过看着楚休在那血海波涛中神色不变,反而再次凝聚起灭三连城箭来,陆江河却是立刻恢复平静,连忙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这个条件不行,咱们再换另一个可好?”

  楚休淡淡道:“我说了,你现在,没资格提条件。”

  陆江河咬牙道:“要不然这样,我把功法交给你,甚至将我这些年的修炼感悟都交给你,等你踏入真火炼神境之后再让我出去,这样如何?”

  眼看着楚休的灭三连城箭都已经凝聚出了箭矢来,陆江河大喊道:“等等!功法等东西我全都给你!我也不要求你放我出去了,不过你怎么也要让我见见外面的光景吧?憋了五百年,都快憋死老子了!

  就这一点,你若是还不答应,那本尊便自碎残魂,让你小子什么都得不到!”

  听到陆江河这么说,楚休也知道,自己貌似已经把这位给逼到极限了,连粗口都已经爆了出来,自己若是真把对方给逼急了,说不定他真的会自碎残魂的。

  其实楚休敢这么去逼陆江河,他也是看出来了,这位当初的实力虽然强,但却并不是那种视死如归之辈。

  否则当初他被独孤唯我封禁在血魂珠里时,他若是硬气一些,早就自碎残魂了,又何苦等到现在?

  陆江河恨恨的瞪了楚休一眼,几百年过去了,现在这些小辈都如此难糊弄了吗?还是说这小子真的得到了独孤大人的真传,不光有武功,连行事方式都跟独孤大人像的很,够狠够绝够毒辣。

  “先将功法等东西都交出来。”

  陆江河冷哼一声,血海中一部血红色的书籍浮现而出,楚休一伸手,那书籍却是立刻就融入了楚休脑海中,密密麻麻的文字感悟瞬间浮现。

  “你便不怕我在这功法中做手脚?”陆江河忽然冷笑了一声道。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敢吗?我若是发现一丝不对,立刻就会将你的残魂灭杀。”

  有着天子望气术在,楚休可丝毫都不担心陆江河在其中做手脚。

  陆江河脸上的顿时又涌现出了愤怒之色,不过他却也不敢再跟楚休叫板了。

  这小辈虽然年轻,但做事可是够狠够绝的。

  “你说想要见见外面的光景,是想要透过我看看外部?”

  陆江河郁闷的点点头道:“你只要随身带着血魂珠,并且隔三差五喂养血魂珠一点鲜血,别让它力量耗尽,我就不会陷入睡眠当中,自然能够看到外面的一切。”

  这五百年来可差点把陆江河给逼疯了。

  此人昔日便是那种狂傲并且爱出风头的性格,让他就这么枯燥的睡了五百年,简直比杀了他都难受。

  楚休点了点头道:“这点倒是没问题,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问你,你来说说,独孤唯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自从知道了自己跟独孤唯我的联系之后,楚休便一直都想要了解了一下独孤唯我。

  但可惜就连隐魔一脉中都没有多少资料。

  毕竟五百年过去了,断层太大,昔日正统昆仑魔教出身的武者都已经死绝了。

  唯一跟独孤唯我同一个时代的人,眼下江湖上所知的唯有一个老天师。

  当然楚休也不可能去找老天师打听这些,眼下这陆江河倒是一个不错的信息来源。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