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隆想一出是一出,楚休却是不会陪他一起疯。

  正好莫冶子大师已经将他的天魔舞给炼制成功,楚休便暂时去东齐躲一躲。

  项隆若是再来催的话,也只能扑空。

  再次来到东齐,陆江河倒是有些感慨。

  “中原之地,总归是要比那极北蛮荒之地好得多。”

  楚休挑了挑眉毛,在心中道:“你还看不起北燕?”

  他倒是没看出来,像是陆江河这等级别的武者,竟然也会玩地域黑这一套。

  陆江河冷哼了一声道:“本尊便是东齐之人,当初本尊初入江湖之地,中原武林竞争有多激烈,根本就不是北蛮之地的武者能够想象的。”

  路上总归无聊,楚休便一边跟陆江河扯蛋,一边径直来到镜湖山庄。

  这次守门的人倒是立刻便认出了楚休,恭敬的将楚休给迎了过去。

  不久前的正魔大战可是吸引了无数江湖人的目光,除了正道武林和拜月教的武者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外,最为出彩的外人其实只有两个,一个是楚休,另一个则是陈青帝。

  这一次楚休也算是大出风头了,哪怕有人没见过他,但也肯定听说过他的名字。

  看到楚休前来,莫冶子带着一脸的兴奋之色道:“你的天魔舞已经炼制成功,比我想象当中的还要顺利,效果也是更好。”

  莫冶子这也算是第一次尝试着将外物器灵给融入到兵器当中,没想到效果竟然是出奇的好,甚至要比他亲手所锻造出来的神兵或者后天所蕴养出来的神兵效果都要好。

  说着,莫冶子拿出了一个黑铁匣子,放在楚休身前打开。

  在那铁匣打开的一瞬间,顿时一股狰狞邪异的气息绽放而出。

  天魔舞依旧是天魔舞,外形没有丝毫的变化,不过那锋刃却是变成了一片漆黑之色,不是寻常的黑色,而是那种仿佛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

  之前天魔舞只是魔气缭绕,而现在其中却好似封禁着什么凶厉邪物一般,散发的邪异气息简直令人心中发寒,好似要吞噬一切一般。

  楚休将手握在天魔舞之上,瞬息之间周围气息都好似阴冷了几分,整间大厅内的天地元气,瞬间便被吞噬一空!

  莫冶子道:“这便是将饿鬼道化身注入天魔舞中所带来的效果了,我测试过,不光是可以吞噬天地元气化为邪异魔气补充自身,这天魔舞还能够吞噬气血或者是对手的真气。”

  陆江河诧异道:“你小子家底倒是不薄啊,手中的兵器竟然是用天魔令所锻造的,这东西在昔日圣教当中,几乎就是跟圣旨是一个意思,流传出来的极少。

  还有你竟然跟一位炼器大宗师有关系,本尊倒是小瞧你了。”

  不管是五百年前还是现在,炼器大宗师都是极其稀少的存在,每一个都尊贵无比。

  昔日昆仑魔教自然是自己来锻造兵刃的,不过炼器大宗师却只有三人而已,根本就不够用的。

  楚休没理陆江河,他只是对莫冶子恭敬的一拱手道:“多谢莫冶子大师。”

  有些东西,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这些人情,楚休可都急着呢。

  莫冶子大师笑呵呵摆摆手道:“这种话便不用多说了,我为人炼器只看人,你楚休符合我的要求,若是有合适的想法,你就算是没有材料,没求我,我都会主动给你炼器。

  况且炼制你那天魔舞,却是让老夫在炼器一道上有所进步,没想到我这老了老了,竟然还能有所突破,应该是我要谢谢楚小友你才是。”

  就在这时,洛飞鸿却是走进了客厅里,看到楚休在这里,洛飞鸿顿时兴奋道:“咦,又碰到你了,正好正好,给我讲讲正魔大战。”

  洛飞鸿这次来,也是来取上次找莫家打造的兵器的,没想到刚好跟楚休碰上了。

  这时陆江河的声音又在楚休心中响起:“咦,没看出来,你这小子桃花运倒是不错。

  这女娃娃根骨奇佳,面相更是贵不可言啊。

  有凤来仪,非梧不栖。

  这女娃娃若是嫁了谁,谁便有真龙天子的命数,将来定然能够成就大事。”

  楚休摸了摸鼻子,陆江河还会相师那一套?不过他看的肯定不准就对了。

  凤为雄,凰为雌。

  洛飞鸿靠自身将来便能够成就大事,倒也用不到其他人。

  没去管陆江河,楚休诧异的问道:“正魔大战那么大的事情,你没去围观看热闹?”

  洛飞鸿一脸的沮丧之色道:“我倒是想去了,不过就凭我这点实力,没有靠山便往前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说陈青帝都因为看热闹被人找上门来逼问立场,就我这点实力,还是老老实实听风满楼的战报吧。

  不过你这位亲历者来了,肯定要比战报上知道的更详细,仔细给我讲讲,那一战到底如何?”

  楚休摇摇头道:“我虽然是亲历者,不过激战当中,我也只记得自己交手时的场景,还哪里有有时间去观察其他地方?风满楼的战报可是比我知道的全面。”

  不过话虽这么说,楚休还是把事情跟洛飞鸿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莫家那边也是把洛飞鸿之前要打造的兵器都送上来了,洛飞鸿刚准备走,她忽然问道:“对了,越女宫要举行迎剑大会一事邀没邀请你?吕兄也会参加,居然还是作为洗礼者参加迎剑大会,成为这数百年来,唯一一个外人代替越女宫弟子进行天剑洗礼的人。”

  洛飞鸿说完之后也是一拍脑袋:“差点忘了,以你现在的身份,还刚刚打完正魔大战,越女宫就算是没参加正魔大战,也是不会邀请你的。”

  楚休疑惑道:“迎剑大会?很有名气?”

  洛飞鸿也知道楚休对于一些江湖常识有些白痴,所以她解释道:“这是越女宫的传统,也算是越女宫的底牌之一。

  越女宫的实力你也知道,忽强忽弱的。

  越女宫强的时候自然不用说,但越女宫弱的时候,你可知道她们是靠什么撑过去的?”

  这点楚休倒是还真疑惑过,因为五大剑派的实力普遍都比较强,特别是坐忘剑庐和风云剑冢,这两个宗门也最能藏拙。

  藏剑山庄是弱了一些,但藏剑山庄真正的优势从不在人,而是在他们所积累的那些神兵长剑。

  至于越女宫嘛,除了她们那忽强忽弱的越女剑典,楚休还真想不到她们有什么底牌了。

  没等楚休回答,洛飞鸿便接着道:“越女宫真正的底牌其实乃是一尊传承自上古的剑魂,名为天剑。

  每过百年,越女宫便会举行一次迎剑大会,选出一名天赋出色的弟子,由剑魂对其洗礼,加深剑意领悟。

  事后越女宫也会获得剑魂的认可,由天剑剑魂庇护越女宫百年,甚至在前三十年,越女宫的宫主还可以驱动剑魂。

  所以每次迎剑大会之后的三十年,都是越女宫最强的时候。”

  楚休略有些奇怪道:“那越女宫让吕兄去参加这天剑洗礼干什么?他用的又不是剑,领悟剑意又有什么用?”

  洛飞鸿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听说是因为那天剑剑魂极其挑剔,参加洗礼者,必须要四十岁以下,实力越强,对于武道的理解越深越好。

  万一若是弄一个弱点的上来,有可能触怒剑魂,导致洗礼失败,越女宫将失去剑魂百年庇护,这对于越女宫来说可是一场灾难。

  颜非烟那女人虽然实力不弱,但跟吕兄比自然是要差很多的,估计越女宫这么做,是为了保险吧。”

  说到这里,洛飞鸿还忽然笑了两声道:“况且吕兄对于越女宫来说可是‘自己人’,得到剑意领悟之后,他用不到,可以教给颜非烟嘛,人家恩恩爱爱的,自然不用分得那么清楚的。”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不过他总感觉有些不对。

  这时候陆江河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子,那什么吕凤仙可是你朋友?”

  楚休暗中皱了皱眉道:“是,怎么了?”

  陆江河嘿嘿笑道:“你那朋友要倒霉了,什么狗屁的天剑剑魂,不就是那只臭狐狸嘛,这东西竟然被越女宫得到了,贱人配狐狸精,还真般配。”

  “说清楚一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陆江河道:“你先问问那女娃娃,这劳什子天剑洗礼,是不是从五百年前开始的,那剑魂的化身,是不是九尾狐的模样。”

  楚休对洛飞鸿问完之后,洛飞鸿奇怪的看了楚休一眼。

  他连迎剑大会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这东西的?

  不过洛飞鸿还是点点头道:“我也没参加过,不过据说是这样。”

  陆江河冷笑道:“这下可以确定了,就是那只臭狐狸,屁个天剑剑魂,只是一只被封禁在长剑中的九尾天狐残魂而已。

  九尾天狐,也叫九尾妖狐,乃是上古时期的凶兽,实力强大,甚至堪比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

  昔日我圣教巅峰时,红莲魔尊曾经在十万大山深处,斩杀过一只沉睡到现在的九尾天狐,并且将其残魂封禁在一柄普通长剑内,便形成了这东西。

  昔日在圣教内,这玩意就是被当作宠物来观赏的,没想到现在却是被越女宫那帮女人当宝了。

  拿我圣教的东西当底牌,当年还口口声声的诛杀邪魔,贱人就是矫情!”

  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