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睁睁看着楚休那破海一刀重创了九尾天狐,林风雅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那可是她们越女宫的底牌,结果却是在楚休的手中被重创成了这般模样,这还算什么底牌?

  到底是九尾天狐出了问题,还是这楚休的实力太强,已经强到超乎她的想象了?

  实际上林风雅自从上次浮玉山正魔大战之后,她便一直都呆在越女宫养伤,已经很久都没有踏出过江湖了。

  楚休这个江湖上的风云人物,对于林风雅来说,一直都处于道听途说当中。

  这边楚休又杀了谁谁谁,又斩了真火炼神境强者等等,一直都是耳闻,所以她对于楚休的实力一直都没有什么直观的印象。

  直到现在,她看到了,简直强大的让人颤栗!

  直到这一刻,林风雅跟颜非烟才同时升起了一丝后悔的心思来。

  她们没有后悔去算计吕凤仙,只是后悔自己太过大意,没有算到楚休跟吕凤仙之间的关系,同样也没有算到楚休的力量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吕凤仙的确是朋友便天下,这没错,凡是跟吕凤仙结交的人,就没有一个人说过他不好的。

  就算是赢白鹿这种跟吕凤仙没多少交情,只能算是认识的人都是一样。

  哪怕吕凤仙抢了他的心爱之人,但不知道为何,赢白鹿却只有失望和伤心,心中却并没有什么恨意。

  这些东西颜非烟和林风雅都知道,但她们以己度人,认为这种交情只不过是镜花岁月,也就比酒肉朋友强上一些而已。

  当吕凤仙被吞噬了精气神,自身的修为废掉之后,大家又不是一个宗门世家出身的,谁又愿帮他出头?

  江湖就是这么现实,所以林风雅跟颜非烟压根就没有考虑到,有人会来给吕凤仙这么一个‘孤家寡人’出头,哪怕之前楚休警告过颜非烟,她也一样没往心里去。

  结果现在,她们却是悔恨不已。

  不去算计吕凤仙,顶天暂时让剑魂陷入休眠当中,她们越女宫再想其他办法就是了。

  结果现在算计了吕凤仙,她们越女宫却是连最后的保命底牌都要没了!

  这时颜非烟一边抵挡着剑阵一边对吕凤仙哀求道:“凤仙,帮帮我,让楚休停手!

  这件事情是我越女宫不对,事后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你,楚休想要什么,我越女宫也一样可以应允,只求你能让他停手!”

  不过此时吕凤仙看向颜非烟的目光却好似一个陌生人一般,他摇摇头道:“颜姑娘,请叫我吕凤仙。

  还有,楚兄现在是在帮我出头,我若是让他停手,岂不是对不起楚兄这一番心意?

  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我这个人可以信一个人,但却不会原谅一个人。

  你之前若是告诉我实情,哪怕我去求楚兄,去求谢兄,我也一定能想办法帮你越女宫度过这一次危机。

  但现在,已经晚了。”

  吕凤仙是多情,但却并不是白痴。

  从他踏入武道宗师那一瞬间开始,他便已经斩断了跟颜非烟的一切关系,双方彻底形同陌路。

  甚至颜非烟若是真想要以命相博,威胁到楚休,吕凤仙甚至都会动杀机的。

  颜非烟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她忽略了吕凤仙最大的价值,那就是吕凤仙真正的人脉。

  楚休是讨厌越女宫没错,谢小楼也跟越女宫没什么关系,但只要吕凤仙开口,他们也都愿意卖吕凤仙一个人情。

  无论是楚休现在的势力,还是远在西楚的天下盟,想要庇护一个越女宫,实在是太过简单了。

  可惜颜非烟,或者说是越女宫却是买椟还珠,干了这么一件蠢事出来。

  而此时场中,被楚休一刀破海彻底重创残魂的九尾天狐已经发狂了。

  它双目赤红,周围的气息狂暴无比,被斩断的九尾处,九道精神力却是放入实质一般,无限的延长伸展着,最后竟然化作了铺天盖地的大网,向着楚休笼罩而下。

  九尾天狐最为擅长的便是精神力上的攻击,只不过它现在处于残魂状态,之前它都是以自己的力量牵引天地之力进行攻击,对它的残魂消耗极小。

  但现在它却是已经开始消耗自身残魂的本源之力了,可想而知这九尾天狐,已经要开始拼命了。

  收刀结印,灭魂箭施展而出,呼啸的精神力轰然爆射,但接连数箭竟然都没能将这精神力的大网彻底射破。

  这时陆江河却是轻易道:“咦?竟然是南宫无明那小子的摄魂大九式,你竟然还会魔心堂的功法。”

  楚休没有理会陆江河,但这时陆江河却是嘿嘿笑了两声道:“小子,不如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你将这畜生给引入幻境内,然后再通过精神力连接血魂珠,将我也拉进幻境内,我来帮你收服着孽畜,简单省事,这样如何?”

  楚休淡淡道:“你是当我是白痴还是认为我杀不了这畜生?

  这么一个强大的残魂,我自己既然能斩杀,为何要给你吞进去修复实力?”

  灭魂箭无法射破这大网,楚休却是已经将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联合摄魂大九式给施展到了极致,完全以精神力跟九尾天狐硬撼。

  这畜生的实力的确不简单,都已经衰弱成这幅模样了,竟然还有这般实力。

  不过对楚休来说,解决它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耗的时间越长,这九尾天狐的力量便越弱。

  眼看楚休下手越来越黑,陆江河连忙道:“行了行了,算本尊欠你的,我拿东西给你换如何?”

  “你现在整个人都是我的,你拿什么东西跟我换?”

  陆江河咬牙道:“我圣教的藏宝密地,换不换?

  昔日我圣教分堂遍布整个江湖,自然也有许多密地的,不会全都扔在昆仑山之上。

  本尊当年亲自埋藏的东西,除了本尊以外,其他人可都不知道。

  你也不用担心我吞了那残魂之后会威胁你,血魂珠就在你手中,那可是牢房一般,除非你主动打破牢笼,放本尊出去,让本尊得到身躯,否则本尊一个残魂,是威胁不到你的。”

  楚休其实等的就是陆江河这句话。

  虽然他从陆江河那里榨出来了血神魔功,不过他也知道,陆江河身上定然还是有着许多的秘密或者是好处在的。

  不把他榨干,剩余价值发挥到最大,那自己岂不是亏了?

  所以听到陆江河这么说,楚休的身形立刻向上迎去,自身的元神之力发挥到最大,彻底跟那九尾天狐形成的精神力大网所融合,主动将那残魂拉入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当中。

  九尾天狐对楚休的行动很费解。

  它这一脉的凶兽本身实力强大是强大,但最擅长的却还是精神力,结果现在楚休却是将他主动拉入到精神世界当中,以短击长,这岂不是在找死?

  雾蒙蒙的精神世界当中,九尾天狐那庞大的身躯仿佛是遮天蔽日一般,九条被楚休斩断的尾巴此时已经回复,它冲着楚休狰狞一笑。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身边却是出现了一名中年人,周身血色飞舞,正冲着它森然一笑道:“小东西,这么长时间不见,可还认得本尊?”

  看到陆江河的一瞬间,九尾天狐的笑容逐渐消失,眼中竟然露出了一抹惊恐之色。

  它生于上古,为了躲避上古大劫,动用秘法沉睡在地下,可以说就算没真活一万年,但起码也是活了上千年的存在了。

  这么多年当中,它最不想回忆的便是昔日在昆仑魔教当宠物的日子,被所有人围观玩弄,除了那位神秘至极的教主它没见过,其他人它几乎都见过了。

  而且这些人当中,就属陆江河做的最为过分。

  其他人顶天就是看一个新鲜,毕竟九尾天狐这种这种东西在上古大劫当中都已经灭绝了,估计当世留存的,就只有这么一只而已。

  那时候的昆仑魔教虽然已经雄霸整个江湖,不过堪比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凶兽,他们还没见过呢。

  只不过这些人看归看,却从来都不动手。

  只有一个陆江河,却是整日里用各种手段来玩弄它,还美其名曰研究研究凶兽,开发新功法,那段时间不堪回首。

  所以现在九尾天狐一看到陆江河,还有些恐惧的感觉。

  不过恐惧过后,九尾天狐却是猛然间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怕?

  昆仑魔教都已经覆灭几百年了,当初那些恐怖的人也都已经死了,就算是眼前这家伙也跟自己一样,成为了一个残魂,自己还用怕什么?

  所以那九尾天狐怒啸了一声,身后九尾暴涨,仿若遮天蔽日一般,气势滔天。

  楚休撇了一眼陆江河道:“你到底行不行?在外面可以轻易耗死他,你却非要将这畜生弄到这里来,徒增麻烦。”

  陆江河冷笑道:“放心,本尊从来都不干没把握的事情。”

  话音落下,陆江河直接双手结印,也没有什么奇特的气息,但这时在那九尾天狐的头顶,却是有着一株红莲绽放着。

  血色如锋,那红莲殷红如血,在盛开的同时,也在不断削弱着九尾天狐的力量。

  等到那红莲彻底盛开之后,九尾天狐的力量已经被压制到了接近虚无的程度,整个身体都变成了哈士奇那般大,这么一看还挺萌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