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章 项武的选择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17 08:32:3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PS:感谢书友离不开水的猫、蛋蛋8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项武将楚休迎进军营当中,一脸傲然之色的指着军营中那些操练的士兵,道:“楚大人,我这西陵军在北燕镇国五军中的历史最短,经我手十余年便发展成了这般模样,你看如何?”

  “兵强马壮!”

  楚休只说了四个字,项武便已经乐开花。

  对于他来说,这四个字便已经最好的褒奖了。

  而且楚休这还真不是在唯心的去夸项武,而是项武手下的西陵军当真算是不弱了。

  江湖人跟军方的武者虽然都修炼武道,不过双方的路数却是截然不同,特别是在前期。

  前期江湖人所修炼的武道大部分都是用来针对一对一的交手,所以发展都比较全面,什么近战搏杀,兵器暗器,还有身法速度什么的,不要求你全部精通,但起码你要都会一些。

  但军方出身的武者却是不同。

  军方培养武者可没有时间等你全面发展,所以军方出身的武者所修炼的便只有两点,一个是打熬筋骨,淬炼肉身,还有就是修炼那些单一,但却威力极大的杀人技。

  战场之上万人对战,学那些乱七八糟的武技也没什么用,只要有一招的杀人技,那便足够了。

  眼下项隆手下的西陵军武者汇聚在一起,气血澎湃,杀意冲霄,可以说是都是精锐。

  将楚休带进营帐当中后,那里面还有一名面相白净的,好像儒生一般的中年武者。

  楚休轻声道:“我是有隐秘的事情跟侯爷你商谈。”

  项武一挥手道:“有什么事情楚大人你直说便是,这位是殷罗华,我的心腹手下,再大的秘密,也不用瞒着他。

  说起来,老殷跟楚大人你还算是认识的,昔日楚大人你在燕东之地刚刚成名时,老殷便在那里驻军,担任上将军。”

  殷罗华笑呵呵的冲着楚休一拱手道:“对于楚大人,在下可是神交已久了。

  当初在下便感觉楚大人的不凡,现在看来,我这看人的眼光还当真不弱。”

  “殷大人客气了。”

  楚休轻轻挑了挑眉毛,对殷罗华拱手说道。

  他要说的事情太过敏感,其实是不想让其他人听到的。

  只不过既然项武都让殷罗华留在这里了,我楚休也不能赶人走。

  所以楚休直接对项武道:“侯爷,我今天想要跟你说的事情,可是有些大逆不道的,入得你二人之耳,便出不得口了。

  当然就算你们二位把消息透露出去,我也是不会承认的。”

  听到楚休说的这般正式和严重,项武和殷罗华都是神色微微一变。

  大逆不道?这楚休究竟想要干什么?

  看着二人,楚休沉声道:“不久之前,陛下逼着我镇武堂作为先锋,去极北之地驻军,这种行为你们应该知道会是什么结果,这根本就是在挑衅大光明寺。”

  项武和殷罗华对视一眼,他们都不是白痴,自然也听出来了这种其中的不对。

  项武捏着下巴道:“楚大人,你这是得罪陛下了?你放心,等有机会,我会帮你为陛下求情的。”

  楚休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侯爷,你是不是很长时间都没有见陛下了?”

  项武皱了皱眉道:“是啊,能有几个月了,怎么了,陛下出了什么问题了?”

  其实论及身份,项武应该是最值得项隆信任的人,毕竟他是北燕皇族出身。

  当然现实也是如此,大大小小的事情,项隆也是最喜欢吩咐项武来做。

  但实际上项武却也知道,这种信任,是要付出代价的,那个代价就是他在北燕朝廷中的人脉,其实并没有多高。

  在其他北燕军方的高手眼中,他们是一类人,而项武这种北燕皇族出身的,又是一类人,他代表的肯定是北燕皇族的利益。

  然而实际上只有项武自己知道,他其实也是在被北燕皇族所排斥。

  他虽然算是北燕皇族,但他的出身已经是旁系中的旁系了,跟北燕皇族的血统已经稀薄到了一定程度,双方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

  所以项隆将他召回来,委以重任,看重的只是他明面上的身份和他的能力,说白了,项隆就是想要利用项武来分化北燕军方的势力,别让他们铁板一块而已,其作用跟五殃道人和楚休是一样的。

  项武被军方认为是北燕皇族的人,但同样北燕皇族也并不认为他是自己人,所以项武所能够依靠的,便只有项隆一人而已。

  别看项武大部分的时候都很不靠谱,实际上对于这些东西,他可是清楚的很。

  换成其他人,说不定还要去巴结项隆,让自己的地位更加稳固一些,但以项武的性格,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会拍马屁的人。

  项武知道自己的定位,只要他的实力一直都保持着巅峰,那项隆便一直都会重用他,甚至要比其他人看得更重。

  反之他若是没有实力,那就算是他对项隆巴结的再狠,也是没有丝毫用处。

  总的来说,他跟项隆之间其实也算是交易,既然是交易,那就纯粹一些,也不用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平日里他自然不会往项隆身边蹭了。

  “陛下这次怕是真挺不了多久了,上次我去见陛下时,他已经是死气缠身了。

  所以陛下这才如此着急的让我去解决大光明寺,我想,他这是准备先将北燕内部任何不确定的因素全部解决,留给下一代一个安稳无比的北燕。”

  听到楚休这么说,项武也是有些情绪复杂。

  项隆既然已经有了寿元将尽的征兆,那他只要去皇宫一趟,立刻便知道真伪了,所以他倒也没有怀疑楚休会说谎骗他。

  他对项隆没什么感情,双方就是一桩交易而已。

  只不过再想找到像项隆这样如此懂他,双方合作十分默契的君臣,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你想要说什么?”项武紧盯着楚休道。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我想说的很简单,一朝天子一朝臣,侯爷,你该考虑以后的事情了。

  陛下乃是一代雄主,他在时,北燕乱不起来,他不在后,北燕必乱无疑!

  所以这个时候,立场很重要。

  但侯爷你现在的立场便是站在陛下这里的,等到陛下走的那一天,你又准备站在哪里?

  貌似侯爷你,跟哪一位皇子都没有关系,陛下现在也不会允许你跟哪位皇子联系。”

  项武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一旁的殷罗华也是用诡异的目光看了楚休一眼。

  这位倒是真敢说,在燕京城讨论北燕皇帝项隆什么时候会死,这个问题可还当真是敏感的很。

  其实这个问题殷罗华也跟项武说过,让他多经营一下自己的势力,不光局限于西陵军。

  陛下还在时,项武想要怎么胡来都可以,但项隆一旦走了,新任的皇帝,未必会容忍项武,也未必会懂得项武存在的价值,这时候唯有力量和权势,才是真正能够保全自己的东西。

  项武眯着眼睛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意思是,让我站在你这边吗?”

  楚休摇摇头道:“侯爷不要开玩笑,哪怕我改姓项,我也是当不了北燕皇帝的。

  我只是想要跟侯爷你暂时联手,以防万一而已。

  镇武堂的力量在明面上,隐魔一脉还有一部分的力量在暗处,所以我想让侯爷你帮忙,帮我把这些人安插进北燕朝廷当中,任何位置都行,不用特别重要的位置。”

  一听楚休这话,项武的脸上顿时一沉,冷声道:“你想要造反?”

  楚休的面色不变道:“北燕的反我造不起来。

  上有北燕皇族坐镇,下还有朝廷军方那么多的强者,我若是想要颠覆北燕,就这点人够吗?

  我说过了,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侯爷,别忘了,无论什么时候,自身的力量才是根本。”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站起身来道:“侯爷,这些东西我今日说出来之后,便不会再承认,我给你一段时间考虑,如果你考虑好了,派人来镇武堂通知我便可以了。”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离去,留下一脸沉思之色项武跟殷罗华。

  等到楚休走出军营后,陆江河却是忽然道:“小子,你认为那个家伙会答应你的条件吗?别忘了,那家伙可也是姓项的。

  昔日那帮正道的大派世家,为何要如此费力追杀我圣教和一些跟我圣教有关系的宗门?就是怕我们彼此之间藕断丝连,再做出什么事情来。

  楚休眯着眼睛道:“他是姓项没错,但他姓的,却并不是项隆的那个项,说是偏远皇族出身,其实项武对北燕是没有多大的归属感的。

  我们有选择,但项武却是没得选。

  他选择视而不见,依旧这么过,那等到项隆突然出事,最为被动的便是没有丝毫准备的他。

  他若是选择这个时候去靠近一些皇子之类的,那也不可能。

  无论是殷罗华还是项武,都不是白痴,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项隆还没死呢,他便迫不及待的去找下家了,这可是犯了大忌讳的事情。

  所以跟我合作,便是项武最好的选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