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七十九章 被耍了!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2 源网站:顶点小说
  秘匣的争夺当中,岳卢川拿到了一只秘匣,准且的说应该是他的手下拿到了一只秘匣。

  身为北陵岳家的嫡子,岳卢川的实力倒也不是那么弱,只不过在这种乱战争夺当中,他还是尽量保全自身。

  别看这些散修武者在外面的时候对于他这种大势力出身的武者尊敬的很,不敢动他,但现在可是在争夺秘匣宝物,大家都打成了一片,除非有着聂东流和白无忌这种随意就可以将对方轰杀的实力,否则那帮散修武者照样敢在这种场合对他动手。

  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江湖那么大,只要前提是能抢到宝物,他们可是真敢杀人的,大不了去别的地方混就是了。

  岳卢川抢到的那只秘匣是紧挨着那金色秘匣的存在,应该是这批秘匣当中成色第二好的一个。

  虽然他手下的人被楚休和吕凤仙杀了两个,伤了一个,但他手下的实力也是这批人当中最强的。

  他正在这里得意,准备让手下将秘匣交给自己,但谁承想就在此时,楚休却是直接持刀向着他那名拿着秘匣的手下杀来!

  刀势犹如细雨变幻,强大无比,也是瑰丽无比。

  岳卢川手下的人都见过楚休的手段,那名武者一看楚休杀来,下意识的便想要抵挡,却是气的岳卢川破口大骂:“白痴!把秘匣扔给我!”

  傻子都能看出来,那楚休的目标便是他身上的秘匣,只要他把秘匣扔给自己,其他人一起出手拦住着楚休不就好了?

  而此时那名武者却是已经有些慌了,面对楚休斩来的一刀,匆忙之下抬起手中的长刀抵挡,但却直接被楚休的红袖刀给斩碎!

  那岳家的武者吐血后退,楚休的身形却是直接撞入对方的怀中,大弃子擒拿手施展而出,在将对方那一条手臂拉扯下来的同时,也是将对方怀中的秘匣给直接拿到了手中。

  “追!拦住他!”

  眼看着自己手下的人费尽心力抢来的秘匣竟然被楚休给拿走了,岳卢川也是被气的破口大骂,但可惜却没什么用处,拿到秘匣之后楚休直接果决的便带着东西逃离了遗迹,以他修炼先天功锻炼出来的强大内息,除非岳家的武者修炼了一套专门的速度类身法,否则是绝对追不上楚休的。

  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吕凤仙那边也是抢来了秘匣,跟着楚休前后脚一起逃离了地宫。

  那边聂东流和白无忌还特意去看了楚休和吕凤仙一眼,他们还有些奇怪,这两个人竟然只抢了两个秘匣便逃离了,这也未免太着急一些了吧?

  其实这绝天魔尊的宫殿绝对要比那些大派遗迹来的靠谱。

  那些大派经常会准备很多未曾使用过的秘匣,或者是把宗门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装入秘匣当中,这也就导致从那些大宗门遗迹中挖掘出来的秘匣,空的或者是其中装有废物的东西比较多。

  而这绝天魔尊则是孤身一人,当然不会准备那么多没用的东西,他身前的这些秘匣可都是他这辈子所传承下来的至宝,还有他认为最珍贵的东西。

  所以在场这些秘匣当中肯定每一样里面都有宝物,在场这么多武者,除了聂东流和白无忌,就属楚休二人最强,以他们的实力完全可以纵横其中,抢夺来更多的秘匣的,结果他们退场却是最早的。

  聂东流和白无忌只是稍微看了那两人一眼便继续开始争夺,而且更加的激烈和白热化,最后两个人甚至直接将那秘匣打飞了出去。

  秘匣上面的阵法只要沾血就会被破解,此时大大小小可是足有数百名武者在这里大战着,别说受伤了,都死好几个了,地面上也全都是血迹。

  刚好秘匣上部分阵法那面着地,沾染上了血迹,导致阵法失效,那秘匣竟然在地上滚了滚,‘咔嚓’一下被打开了,露出了其中的东西,这让在场的众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那散发着金芒的华贵秘匣当中,竟然只有着一根银簪和一封绢布写的情诗。

  在场这么多的武者,谁都不是瞎子,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那银簪就是普通的银簪,制作还有些粗陋,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宝。

  还有那写着情诗的绢布也是如此,根本就没什么特别的,唯一特别的就是那首诗不错,看来这绝天魔尊生前还是文武双全。

  聂东流和白无忌互看了一眼,此时他们二人的心情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了。

  此时他们才想起来,对绝天魔尊这种强大的散修武者来说,最为重要的东西可以是功法秘宝,但自然也可以是他昔日恋情的一部分。

  只不过他们在激战当中确实下意识的把这件事情给遗忘了,甚至到了现在他们都想不通,绝天魔尊可是上古魔道巨枭,为何还会有这种放不下的情史,竟然用最为珍贵的秘匣来装它。

  不过眼下既然这金色秘匣中的东西不是功法秘宝,那方才贴近那金色秘匣的两个秘匣,其中肯定就是功法或者一些珍品秘宝了。

  聂东流和白无忌扭头看去,但片刻他们却愕然发现,那两个秘匣不在在场这些人的手中,这时他们才想起来,楚休和吕凤仙夺走的,便是这两个秘匣!

  半晌之后,聂东流咬着牙,用低沉的声音道:“被耍了!”

  之前他还在疑惑这楚休怎么跑的这么快,一点都不贪功,现在看来,这楚休摆明了就是知道他们争夺的那秘匣里面什么好东西都没有,所以故意带起节奏,率先出手,逼得自己和白无忌争夺,他再联手吕凤仙,把其中最珍贵的秘匣拿走。

  只不过聂东流唯一疑惑的就是这楚休为何能够知道绝天魔尊留下秘匣中,最为珍贵的东西不是功法秘宝?

  不过对于这点聂东流倒也没有深究,这种事情虽然不常见,但也有可能。

  上古时期天地虽然经历了一场大劫,但也还是有着一些典籍或者只言片语传承下来的,包括上古时期的一些大人物也都是有迹可循。

  所以楚休若是从其他上古典籍上看到关于绝天魔尊的情史,从而推测出来对于绝天魔尊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反正无论如何,聂东流这一次的亏是吃大了,带着人打来打去,结果却是白忙了一场。

  而此时聂东流身边的白无忌虽然比聂东流反应慢了些,不过显然他也是想明白了。

  看着地宫的出口,白无忌冷笑道:“啧啧,聂东流,你们燕东之地倒是人杰辈出啊,这小子有胆量,竟然敢算计我们,虎口夺食竟然还成功了。”

  聂东流撇了白无忌一眼,冷哼了一声,没有搭话。

  若不是这白无忌急不可耐的便去夺那秘匣,没给自己思索的时间,导致放跑了楚休,事情也不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

  看着聂东流那并不算怎么好看的神色,白无忌忽然笑道:“本来被人耍了,我心里其实不怎么爽的,只不过现在能看到你聂少庄主吃瘪,倒也划算了。

  我还要去东齐,这边的事情也就不掺合了,不过我相信聂少庄主你肯定是不会放过那两个小子的,对不对?

  我极北飘雪城在燕东之地没什么势力,也懒得派人去追杀他们两个,希望等我从东齐回来之后,你能把那两个人给解决了。”

  说完之后,白无忌便带着人离开。

  一个上古强者所留下的秘匣自然是珍贵的很,但这里并不是他极北飘雪城的底盘,就算是他派人去追杀楚休和吕凤仙,不仅浪费力量,很可能最后还是一场空。

  所以这事情他就不掺合了,看个热闹算了。

  在场的其他人也不是白痴,听到了聂东流和白无忌的对话,再看看看金色秘匣中的银簪,众人也能推敲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心中都是暗道这楚休二人的胆子果然是大的很,竟然敢算计聚义庄的少庄主和极北飘雪城的嫡系弟子。

  不过仔细想想,这可是上古魔尊留下的传承,换成是他们,若是有机会,哪怕明知道此举会得罪聚义庄和极北飘雪城,他们也会去做的。

  富贵险中求,对于这些没有背景的散修武者来说,一份强大的功法,那便代表着未来的希望!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