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蛋蛋8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针对大光明寺的事情楚休心中已经有了谋算,不过还要仔细的思虑一番才行。

  万一要是真的惹出了虚慈这等已经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的武林至尊,那别说是陆江河埋藏的宝物,就算是独孤唯我留下来的,楚休也会第一时间跑路的。

  就在楚休思虑了几天之后,还没等他正式动手,却是有一个楚休没想到的人找上了门来,那个人,正是极北飘雪城的白无忌。

  在看到楚休的一瞬间,白无忌直接对楚休行了一个大礼,急切道:“还请楚大人救我极北飘雪城一次,此后我极北飘雪城愿意奉楚大人为主,生生世世,永不背叛!”

  白无忌的话听得楚休都是一愣,这是什么套路?

  白无忌的誓言可是很严重的,直接认楚休为主,这简直就是在以奴仆自居了。

  若是其他人,楚休还会相信的,但问题是极北飘雪城,楚休却是不信。

  特别是白寒天那家伙,看似粗豪,实则心机不少,楚休甚至都曾经被其诓过一次。

  楚休淡淡道:“救你们极北飘雪城?以你们极北飘雪城的实力,还用得着我来救吗?白寒天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白无忌的脸上带着一丝复杂之色道:“我父亲死了,白寒风也死了。”

  楚休一愣:“极北飘雪城两位武道宗师都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谁动的手。”

  昔日是白寒天做主,牺牲他这个儿子去换得整个极北飘雪城的利益。

  后来白无忌知道这一切之后,还对白寒天心中怨恨。

  但白寒天毕竟是他的父亲,眼下白寒天一死,白无忌也是心绪复杂的很。

  听到楚休这么一问,白无忌叹息了一声道:“父亲是死在北地散修,祁岭双剑的手中。

  祁岭双剑不是一人,而是两个人,还是双胞胎,两人一起学剑,心境相同,联手对敌威能倍增。

  这两人在我父亲年轻时便跟我父亲有仇怨,不过却是碍于极北飘雪城的威势,不敢来报仇。

  后期这两个人躲在祁岭之地苦修,双双成为武道宗师之后也是不敢来找我父亲挑衅。

  直到不久之前,极北飘雪城事变,他们找到了机会,趁着父亲一个人外出之时,出手偷袭,将父亲斩杀。

  父亲死后,北地各大势力都觊觎我极北飘雪城,明里暗里找事情打压,白寒风也死在了邪极宗的俊杰新秀叶天邪的手中。

  眼下我极北飘雪城已经是危如累卵,若是楚大人愿意帮我极北飘雪城,我极北飘雪城自然愿意奉楚大人为主。”

  说实话,自从上次极北飘雪城的事情之后,楚休还真没怎么去关心极北飘雪城的事情。

  极北飘雪城用一个死人吓唬了周围的势力那么多年,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对于周围的那些势力来说,你极北飘雪城若是真有实力,他们也一样会老老实实的臣服。

  弱肉强食,这对于江湖人来说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结果你极北飘雪城却是用这种手段诓骗他们,这一瞬间,北地的那些势力都感觉到一种羞辱。

  极北飘雪城不光羞辱他们的人格,还羞辱他们的智商。

  所以从那时候楚休便可以肯定,极北飘雪城必将迎来一个衰弱期,甚至被灭门都是有可能的。

  不过他却没想到这个时间会来的这么快,这才过去多久,极北飘雪城竟然便撑不住了,这还当真是墙倒众人推。

  楚休捏着下巴,想了想道:“既然你们极北飘雪城两位宗师都被人给干掉了,那你们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白无忌叹息道:“是我白家旁系的三叔白啸天在邪极宗的逼迫下,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这才暂时缓过来了一些。

  不过极北飘雪城强者高手无数,一个武道宗师,根本就当不了多久的,所以我也只能来求助楚大人你了。”

  白无忌看向楚休的目光带着一丝的哀求。

  他现在也是被逼无奈了,极北飘雪城四面皆敌,他能像谁求救?

  向大光明寺倒是可以,大光明寺也喜欢管闲事。

  但大光明寺所管的闲事都是跟魔道有关的,而这一次虽然也有魔道中人出手,不过实际上却是极北飘雪城自作孽不可活,大光明寺是不会出手的。

  所以思来想去,现在能够帮上极北飘雪城的,也就只有楚休一人。

  白无忌认识楚休很早,所以他很清楚,想要让楚休出面,只有一样东西能够打动他,那就是利益。

  而对于现在的极北飘雪城来说,他们唯一能够拿出来的,便是他们自己了,若是这点还无法打动楚休的话,白无忌便真的要绝望了。

  楚休看着白无忌,轻轻挑了挑眉毛。

  说实话,他也是有些诧异白无忌现在的变化。

  昔日楚休初见白无忌时,对方嚣张狂傲,目空一切,甚至就连那时候名声比他响亮许多的聂东流都不放在眼中。

  江湖如刀,岁月催人老。

  白无忌的性子在种种打击下,已经磨的跟当年没有丝毫相象了。

  如果是当年的白无忌,他宁肯死,也是不会选择臣服楚休,在楚休面前低头的。

  在一片沉默当中,沉默到白无忌已经快要绝望时,楚休这才开口道:“帮你倒是可以,不过我却很好奇一件事情,你就不怨恨极北飘雪城吗?

  毕竟当初,你可是差点要被当作是燃料,献祭给一个死人。”

  白无忌沉默半晌道:“若是说不怨恨,那是假的,但极北飘雪城毕竟是生我养我之地。

  一个传承了数千年的势力,我不想看到极北飘雪城在我这一代彻底消失。

  父亲他们做错了,那以后极北飘雪城便由我来弥补。”

  楚休淡淡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你选择跟着我,可能到最后极北飘雪城会死的更惨。

  你知道我的身份,一旦你选择加入我的麾下,那有些事情便由不得你了。”

  极北飘雪城现在虽然已经接近灭门的边缘,不过怎么说也是传承了数千年的大派,底蕴便是极北飘雪城最大的优势。

  只要能够撑过这一劫,极北飘雪城未来一定有缓过来的时候。

  楚休在这种时候把极北飘雪城收入麾下是不会赔本的,况且收下极北飘雪城之后,也对他接下来要针对大光明寺的计划有一定的帮助。

  但楚休别的都可以容忍,他最无法忍受的,便是叛徒。

  如果极北飘雪城最后选择背叛,那种后果甚至要比他们现在就被灭门都要惨。

  白无忌坚定道:“人生一世每时每刻都在赌博,我父亲他赌错了,把赌注放在一个死人的身上。

  我现在将赌注放在楚大人你的身上,无论成败,结果我都愿意承受。”

  楚休站起来沉声道:“你既然有准备便好,等下我会让庞虎亲自带人去一趟你极北飘雪城的。”

  白无忌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色道:“大人,光是庞虎一个人来可能不够。”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是认为我楚休的名头镇不住人?”

  以眼下楚休在北燕武林的凶名,外加庞虎这么一位武道宗师,除了大光明寺前来,其他人怎么也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分份量才是。

  白无忌连忙摇摇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这次我极北飘雪城所遇到的危机有些大。

  之前邪极宗的人主动打上门来,那叶天邪更是辣手斩杀了白寒风,我三叔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后,还没有熟悉真丹境的力量便跟其一战,拼死将其重创。

  那叶天邪乃是邪极宗下一代的继承人,身份尊贵,眼下他被我极北飘雪城重伤,相信邪极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还请大人您亲自去一趟。”

  听到白无忌这么一说,楚休还当真是有些惊讶了。

  叶天邪楚休是了解的,他早期也跟叶天邪交手不止一次了。

  此人在明魔一脉当中,不算拜月教的那帮妖孽,也的确是个人物。

  以人身修炼凶兽功法,更是吞服了凶兽内丹,其力量骇人无比,在楚休等人都接连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后,叶天邪的实力足以位列龙虎榜前三了。

  这么一个人越级斩杀武道宗师,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楚休就连一丁点的惊讶都没有。

  但白啸天这么一个刚刚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甚至连自身力量都没有完全稳固的人却是能重创叶天邪,这才叫稀奇呢。

  “那好,我便跟你去一趟。

  拜月教都被重创了,邪极宗现在还有心思出来搞事情,看来那一战他们是也没动用全力啊。”

  楚休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抹淡淡的讥笑。

  邪极宗以拜月教马首是瞻,就算是远在北燕,在上一次正魔大战中,邪极宗也应该全力出手的。

  但现在看来,貌似邪极宗的力量并没有被影响嘛。

  就在楚休召集人手,准备出发时,吕凤仙却是忽然走出来,道:“等等,楚兄,带我一个,整日里闭关太没趣了,我也顺便帮帮忙。”

  楚休诧异道:“你才闭关几天?不用再熟悉一下真丹境的力量?”

  吕凤仙揉了揉脑袋,摇摇头道:“貌似不用了,我感觉对于现在的力量已经很熟悉了,好像我本来就应该掌控它们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吕温侯的元神碎片带来的效果。”

  楚休略微有些无语,这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有些人的气运已经可以好到就连闭关修炼这种过程都可以省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