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空隼的肉很香很好吃,绝对算得上是人间珍馐。

  而且这种东西简直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毕竟正常人也不会奢侈到像楚休那样,竟然拿凶兽来做菜,这让一堆掌门家主大快朵颐的同时,一边在心中暗道这楚休暴殄天物。

  楚休就坐在主位上,静静看着众人把东西吃完后,他这才问道:“诸位,味道如何啊?”

  那孙常礼最先站出来,啧啧叹道:“果真不愧是上古凶兽青空隼的肉,其美味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要比之那些典籍当中所描述的,更加美味。

  这次我等也是托楚大人您的光了,要不然的话,这辈子恐怕都吃不上这种珍惜的宝贝。”

  楚休笑了笑道:“诸位,犹记得镇武堂刚刚建立的时候,大家恐怕都认为我楚休是那种滥杀无辜的魔头,十分抗拒。”

  虽然吃了楚休的东西,但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却都是同时撇了撇嘴。

  你楚休到现在也依旧是一个滥杀无辜的魔头,而且他们到现在也一样是十分的抗拒。

  只不过抗拒的结果便是破家灭门,所以他们也不得不屈服。

  楚休好像没看到在场众人那副被逼无奈的表情,他继续道:“其实呢,我这个人是很讲道理的,我楚休最大的好处就是绝对不会亏待自己人。

  其实江湖上所谓的正魔之分真有这么重吗?诸位可以拍着良心说,到底是自身的利益重要,还是所谓的正魔之分重要?”

  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楚休嘿然一笑道:“在我看来,诸位都是选择了后者,若是有人选择前者,那估计诸位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而是在燕京城外随时埋伏着要刺杀我这个魔头为江湖除害。”

  在场的众人都是讪笑了几声,没有人说话,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

  跟魔道有仇的乃是名门正派。

  什么是名门正派?起码你要先成为名门,你才能够被称为正派。

  像他们这些在江湖上厮混的小宗门和小世家,向来都是墙头草,对于所谓的正魔之分,其实是并不怎么在意的。

  楚休猛的一拍桌子,吓了众人一跳。

  他用十分正式的语气道:“说了这么多,其实总结起来便只有一句话,跟着我楚休混,不说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但起码有好处,我是不会忘了诸位的,现在,便有一桩好事等着诸位呢。”

  在场众人一听楚休这么说,他们的心中却都是一紧。

  他们可不会天真的认为楚休说是好处,那就是真的好处了。

  孙常礼小心翼翼道:“敢问楚大人说的好事,是什么好事?”

  楚休一挥手道:“诸位知道我的身份,我在隐魔一脉当中曾经找到了不少关于昔日昆仑魔教的典籍,其中记载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

  昔日昆仑魔教的一些堂口曾经把埋宝之地放在整个江湖,正巧大光明寺附近便有两处。

  不过诸位也都知道,大光明寺那帮和尚有些多管闲事,我若是贸贸然去挖宝,怕是会跟那帮和尚起冲突,所以这就要靠诸位了。

  到时候诸位暂时把自己的家族都给迁移到大光明寺附近去,光明正大的开始挖宝,我给你们大概位置,只要挖出来遗迹,其中的七成你们自己来分,我只要三成。”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顿时便炸了,立刻开始议论纷纷,但却连一个敢赞同的都没有,因为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疯狂了一些。

  谁都知道极北那片蛮荒之地是大光明寺的地盘,结果现在楚休却是让他们迁徙到那里去,这简直就是在挑衅大光明寺的威严。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在大光明寺周围挖宝,这简直就是在进一步的激怒大光明寺。

  别说大光明寺,就算是换成他们,也都接受不了一群陌生人在自己家门口东挖一锹,西挖一铲的。

  所以在场的众人立刻道:“楚大人,不是我等不帮忙,而是在这件事情上,我等真的是无能为力啊。”

  “是啊,那可是大光明寺,我等怎敢这么做?”

  “而且迁移整个家族也是一件大工程,哪怕只是暂时的,也要消耗不少东西的。”

  在场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全都是反对的话语,就没有一个赞成的。

  楚休默然的看着众人,一声不吭。

  原本吵闹的大厅此时却是诡异的沉默了起来,感觉到气氛不对,在场的众人顿时噤声,不敢再多说什么。

  等到场中彻底寂静,楚休这才冷冷道:“方才那青空隼的肉,好吃吗?”

  楚休的话语很轻,但那股冷意却是瞬间侵入他们的心头,让他们猛的一抖,差点将那青空隼的肉全都吐出来。

  直到现在他们才明白之前楚休一言不合就宰了那青空隼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说青空隼的肉好吃,那我便请你们吃一顿凶兽,足够大方,更是足够大气了。

  结果现在我有事求到你们头上,你们却是推三阻四的,这可不合规矩,楚休很愤怒,后果很严重。

  吃人嘴短,楚休甚至都把看门的凶兽给宰了,他们若是还拒绝,那迎接他们的将会是什么,那就不用多说了。

  在场的众多家主掌门都不是笨人,楚休的意思他们已经全部猜到了。

  所以他们此时也是欲哭无泪。

  若是早知道有这一幕,他们之前就不应该吃那盘肉!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敲了敲桌子,淡淡道:“诸位,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无非就是担心大光明寺而已。

  不过你们也要记得一点,那就是法不责众。

  你们就算是惹怒了大光明寺又能如何?大光明寺难道还能将你们全都杀了不成?甚至大光明寺连暗中打压你们都不会做的,因为你们人数太多了。”

  在场的众人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虽然大光明寺也有因为私怨而动手杀人的时候,不过这种时候总是少数。

  他们这些大大小小的世家宗派加起来,几十个势力,倒也不担心大光明寺将他们全都斩杀,否则那对方就不是大光明寺了,而是昆仑魔教。

  不过哪怕没有性命危险,但被大光明寺记恨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所以在场的众人还想要推脱。

  但这时楚休却是用低沉的声音道:“诸位在说话之前最好考虑好一点,大光明寺的和尚心善,不忍滥杀无辜,但我楚休却从来都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吃了我的,喝了我的,结果最后却是不为我做事,这种人,要他何用?”

  在场的众人心中顿时一冷,此时他们才想起来,楚休貌似在门口时,对那青空隼也说过这样的话。

  这话当时是对那青空隼说的,但同样也是对他们说的!

  现场一片沉寂,没有人再反抗,也没有人同意,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就在这时,有一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武者却是站起来,笑呵呵道:“楚大人既然都这么说了,我若是拒绝那就太不给楚大人面子了。

  这件事情我冯家应下了,我这就回去召集弟子,迁移到大光明寺去。”

  说完之后,那冯家家主转身便要走。

  但这时楚休却是淡淡道:“冯家主,看你这幅模样,恐怕不是要迁移到大光明寺去,而是去给大光明寺报信吧?”

  冯家家主转过身来,尴尬的笑了笑道:“怎么可能?楚大人你误会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到底是我误会了,还是你在拿我当白痴?

  冯家主,你的儿子拜入大光明寺当弟子,辈份跟宗玄一样,还是宗玄的师弟,昔日你可是炫耀过很长时间这件事情的。

  现在你既然准备站在我这一边,那好,你写一封信,现在就让你的儿子还俗,我亲自派人送往大光明寺,你敢不敢?”

  冯家家主的面色猛的一变,他冷哼道:“楚大人,你这是非要将我等给逼到绝路上吗?你跟大光明寺有仇怨,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又为何非要拉我等一起下水?

  如此行径,我等恕难从命!”

  冯家家主这番话也是说出了在场众多人的心声。

  大光明寺他们惹不起,楚休他们也是一样惹不起,所以这种事情,他们还是旁观为好。

  楚休盯着冯家家主看了半晌,最后摇摇头道:“冯家主,你让我很失望啊。

  我了解过你冯家的资料,你冯家祖上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盗巨寇,纵横北燕七郡,来去如风。

  但你冯家的先祖却是死在了大光明寺的俊杰新秀手中,成为对方踏入龙虎榜的战绩。

  你跟大光明寺本应该有着深仇大恨,结果你现在却是站在大光明寺那一边。

  你儿子还没有成婚,便被你送到大光明寺里面当和尚,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留下后裔,连个女人都碰不得,更是凄惨的很。

  似你这等上对不起先祖,下对不起后代之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又要你何用?”

  话音落下,楚休轻轻动了动手指,众人便见那冯家家主浑身上下开始抽搐了起来,大股的血珠从他周身溢出,化作血雾飘散,几乎是刹那之间,那冯家家主便被抽空了全身的气血,成了一具干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