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光明寺内香火鼎盛辉煌,整个寺庙都笼罩在恢宏浩然的佛音当中,让人听罢,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肃穆之感。

  不过此时活动在寺庙内部的大光明寺弟子却是很少,大部分人都是闭关潜修。

  拜月教正魔大战刚刚过去,大光明寺可是这一次正魔大战的主要参与者,寺庙内半数的精锐都参加了那一战。

  这一战理论上来说没有胜者,也没有败者,但大光明寺却也是出现了一些损伤的。

  所以那些受伤的弟子都在疗养,而一些参战了但没有受伤的弟子则是在闭关苦修着,想着将那一战所得的经验都消化掉。

  此时在虚云的禅堂内,虚云看着弟子汇报上来的情况,将消息递给了坐在他身前的虚言,淡淡道:“看看吧。”

  虚言拿过情报观看着,虚云则是在拿起茶杯,泡起了茶。

  罡气瞬间便将茶壶内的水燃的沸腾了起来,倒入杯中,那原本枯黄的茶叶却是变得碧绿了起来,瞬间便绽放出一股浓郁但却颐人的香气来。

  递给虚言一杯茶,虚云道:“这是产自大雪山之巅的雪莲茶,我上次苦守了三年,这才采到了几株,炒制过后,已经不到三两了。”

  虚言接过茶,牛嚼牡丹一样,一口气喝下去,这才皱眉道:“师兄,这是有人在搞事情,我不相信那些宗门世家有胆量来挑衅我大光明寺。”

  除了对付那些魔道宗门,大光明寺很少有仗势欺人的时候。

  但同样,大光明寺的威严也是不容挑衅的,所以一般也几乎没有人敢来招惹大光明寺。

  结果这帮宗门世家却是齐齐出现在了大光明寺周围,光明正大的在大光明寺的地盘上扎根,除了他们得了失心疯,便是着背后有人在搞事情。

  虚云又给虚言倒了一杯茶道:“拜月教的事情余波还在,便又有人来搞事情,多事之秋,凡事都是要谨慎一些。

  师弟,慢慢喝,你的心乱了,这样并不好。”

  在虚字辈的这些师兄弟当中,除了看不出深浅的虚渡,其实虚云最想培养的,还是虚言。

  大光明寺的武者太多,辈份也有些太乱,当初整个虚字辈当中,年龄大大小小的都有,虚言只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往上比,他不如年龄比他大的方丈虚慈和虚云,而往下比,他也是不如虚渡崭露头角来得快。

  但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十分平庸的虚言,却是让虚云很看重。

  因为他修炼的怒目金刚心经。

  金刚院这门功法堪称是刚猛暴烈至极的,乃是一等一的炼体功法,速成并且还不影响其后续的威能。

  但金刚怒目,如何能够掌控住这怒火,却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这点虚言却是做到了,藏怒于心,犹如武者降服心猿,而虚言降服的,则是一尊不受他控制的怒目金刚。

  大光明寺在武道天赋上比虚言强的有不少,但所缺的,却正是虚言这种能够时时刻刻都保持这清醒的人。

  虚言想了想道:“就算是有人在搞事情,这帮人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我们用不到太自乱阵脚,先让宗玄去查一查吧。

  正魔大战过后,他已经将自身的力量彻底掌控熟悉,也是时候该让他接触一些宗门事务了。”

  宗玄作为大光明寺下一代所培养的继承人,这实力倒是足够了,甚至年轻一代中能够跟他比肩的几乎是屈指可数。

  但问题是,以宗玄的性格,想要让他成为能够管理整个大光明寺的人,这可是要差太多了。

  所以现在趁着宗玄还年轻,虚言也是想要让宗玄多插手一些江湖事务,熟练熟练。

  虚云点点头道:“那这件事情便先交给你了,我去找虚静算一算,江湖风波,又不平静了。”

  说完之后,虚云的脚步一动,身形瞬间便已经消失在了禅房当中。

  坐在原地的虚言摇了摇头,又喝了一口茶水,不过这一次却并不是一口吞尽,这倒是让他品尝到了一丝不一样的滋味来。

  此时在大光明寺周围,几十个世家已经开始破土动工了,一副要驻扎在这里的模样。

  佛门本是清静之地,但这几十个世家所选的位置,却是让大光明寺的武者站在高处,一眼就能够看得到,这就别提多么糟心了。

  不过他们糟心,那几十个世家却更是糟心,这也不是他们想来的,而是被逼来的。

  虽然楚休给了他们划了一个大致的地域,让他们在这里挖掘,不过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情貌似还是有些不靠谱的。

  不过来都来了,他们还能怎么样?只能让手下的弟子继续挖掘喽。

  但就在这时,却是有弟子前来汇报,说是挖到了东西。

  这个消息一出,在场众多家主掌门立刻都汇聚到了那里,纷纷都在交头接耳。

  他们之前还在怀疑楚休实在诓骗他们,没想到却真的挖出来东西给来了。

  而且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大光明寺周围看似不安全,但恰恰却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谁敢在大光明寺周围乱晃悠?也就只有五百年前的昆仑魔教敢这么做。

  孙常礼最先搓搓手道:“诸位,开挖吧,看看究竟有什么好东西在其中。

  毕竟这可是昔日昆仑魔教所埋藏的东西,好东西怕是超乎我等的想象。”

  一听这话,众人立刻开始派人挖掘,不到半天的功夫,一座不大的地宫便浮现在了他们眼前。

  这地宫本来就是昔日血魔堂藏匿一些资源的地方,所以并没有弄那么太多的凶险和机关,只有一道阵法守护着。

  楚休将破解阵法的手段都交给了众人,所以他们打开这地宫也是简单的很。

  众人进入地宫内,看着那一箱箱炼制好的丹药,还有各种奇异金铁,甚至还有打造好的兵器和暗器之类的东西,几乎都是江湖上的硬通货,在场的众人眼睛都红了。

  昔日能被昆仑魔教收藏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些寻常的修炼资源,但放在这些小家族和小宗派那里,也变得不平凡了。

  就算他们眼下几十个势力要平分这地宫内八成的宝物,那他们也赚大了。

  当然也有人想着自己要不要提出来,多吞一些这里的东西,反正楚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现了多少宝贝。

  但这种想法刚一出现就被掐灭了,因为这些人里面有沈飞鹰。

  这位可是楚休手下的走狗忠犬,为了巴结楚休,已经丝毫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了。

  之前的冯家楚休让他灭,他直接带领巨灵帮所有的精锐动手,甚至自己还身先士卒,用了不到三个时辰,便已经覆灭了冯家。

  眼下他们若是有独吞的心思,沈飞鹰百分百会去告密的。

  而且还不止沈飞鹰,谁知道在场的众人都是怎么想的,万一有人表面上答应,结果暗里去告密,那他们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毕竟死了一家,可就少一家分好处了。

  所以众人也是在压制着自己心中的贪念,一齐道:“先将东西拿出来,分配好之后,先把楚大人的那一份送到镇武堂,之后的我等再平分。”

  没有人有疑议后,众人刚想把东西给拉出来,便一个小世家的弟子慌慌张张的跑过来道:“不好了!不好了!大光明寺的人前来问询了!”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都是叹息了一声。

  该来的,总会来的。

  他们不敢去面对楚休,怕被杀,那他们就只能面对大光明寺了。

  而且之前他们若是都十分抗拒的话,那在地宫中的宝物被发现之后,他们忽然发现自己抗拒的,貌似并不是那么强烈了。

  利益这东西足以让许多人看不清自己,铤而走险。

  在场这些家主掌门虽然都认为自己能够看清自己,不过眼下还有一个地宫没有挖掘出来呢,哪怕现在楚休让他们走,他们恐怕也是舍不得走的。

  “走吧诸位,去会一会大光明寺的人,不过还请诸位不要忘了楚大人吩咐的事情!”沈飞鹰在一旁阴恻恻的说道。

  轻哼了一声,众人虽然听了进去,但却并不代表他们不会鄙视沈飞鹰这种叛徒。

  大光明寺带头的乃是宗玄,不过虚言知道宗玄的性格,他自然不会把宗玄就这么直愣愣的给扔出来的,肯定是要有人看着他的。

  除了宗玄跟几十名大光明寺的弟子外,其中还有一个人法号明镜,乃是大光明寺明字辈当中比较出彩的一人。

  昔日在金刚院修行时,他便是天人合一境中少有的高手,拜月教正魔大战后,他借此机会跟拜月教的高手激战交手,有所感悟,所以也是顺利的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

  虚言正在全力培养他,甚至有让他成为下一代金刚院首座的意思。

  这时众人也走了进来,纷纷脸带笑意打着招呼,并且让人端茶递水,态度客气至极。

  “不知大光明寺诸位高僧前来,有失远迎,是我等的罪过。”

  不过看到在场的众人,明镜的面色却是猛的沉下来,冷声道:“诸位家主掌门,你们是否应该给我大光明寺,一个解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