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一十七章 忍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6-16 08:34:33 源网站:顶点小说
  PS:感谢书友平凡之殆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的贱,当某个人在时,他们恨得咬牙切齿,但等到换了一个人,他们的处境变得更糟,那便开始怀念那个人了。

  现在在场的众人便是这么个感觉。

  楚休虽然做事残暴,但那可是有规矩的,起码会给你留一条生路,但袁天放的那帮徒子徒孙可是什么都不管不顾,真把你往死路上逼。

  楚休也没去管他们,直接甩开众人,踏入镇武堂内。

  镇武堂内部就连守门的都换成了袁天放的那些徒子徒孙,看到楚休要进入镇武堂,立刻便有一人喝骂着过来拦截。

  “放肆!知道这是哪里吗?就敢来乱闯?”

  袁天放这帮徒子徒孙也算是不着调到家了。

  袁天放是冲着楚休来的,但他们这帮小角色却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甚至连楚休都不认得。

  冷哼了一声,楚休周身一抹血芒闪过,那名武者当即便好似被重锤砸出去的一般,撞到了一面墙,倒在了地上。

  “大胆!是谁敢在我镇武堂闹事?”

  段九鳌从其中走出来,看到楚休回来,他不禁愣了愣。

  这家伙现在不是应该在极北苦寒之地跟大光明寺死磕吗?怎么现在回来的这么快。

  “你的镇武堂?我再让你说一次,到底是谁镇武堂!”

  楚休将目光望向段九鳌,周身的气势都仿佛凝聚成了实质一般,犹如黑云压城,差点让段九鳌喘不过气来。

  在段九鳌的眼中,楚休身后好似有着血海生波翻腾,那股强大的威压简直深入灵魂一般,让他颤栗不已。

  楚休的脑海中,陆江河冷笑道:“原来是一个学了我血魔堂功法皮毛的不入流货色,楚休小子,你杀他,三招足以。”

  楚休淡淡道:“你太看得起他了,一招他能挺过去,都算是他命大。”

  此时的段九鳌心中已经被恐惧所填满,他很想硬气起来,但最后他却发现,自己竟然连反骂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在没见到楚休之前,段九鳌还在心中谋算着,自己究竟应该怎么才能帮自己的师父排挤这楚休,让其彻底在北燕没有立足之地。

  结果一见面他才知道,自己并没有这种勇气。

  同样真丹境的存在,有些人就能够被称之为是武道宗师,而有些人只能是真丹境的武者。

  段九鳌便是后者,虽然他在北燕也算是小有名气,但跟名满江湖,甚至都曾经斩杀过真火炼神境强者的楚休相比,差的简直是太多太多了。

  况且他虽然一只都嫉妒自己那位师弟,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刑司徒的武道天赋比他好多了。

  结果刑司徒都死在了这楚休的手中,自己呢?

  恐惧在段九鳌心中越来越大,随着楚休一步踏出,段九鳌竟然慌慌张张的,身形后退了一步,差点跌坐到地上,可以说是狼狈至极。

  其实段九鳌是没这么胆小不中用的。

  怎么说他也在江湖上厮混了几十年了,而且还厮混到了真丹境,手上所沾的鲜血更是无数,更有一个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当师父。

  但他遇上了楚休,却正好是遇上了克星。

  他所修炼的功法只是昔日血神魔功的一些边边角角,不知道怎么流传出去的。

  而楚休所修炼的可是正宗陆江河所创造的血神魔功,这对于段九鳌来说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压制,压得他心中的恐惧被放大了百倍,好似看到了天敌一般。

  “废物!不中用的东西!”

  袁天放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段九鳌的身后,直接一脚将他踹飞,周身气势变得更加的狂暴,周围的天象都被他所引动,变得阴沉无比。

  “楚休,你这是准备来老夫的底盘上撒野吗?”袁天放凝视着楚休,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你的地盘?镇武堂我经营了这么长时间,你一来,就成了你的地盘?”楚休冷声道。

  袁天放冷笑道:“这个劳什子镇武堂供奉大长老的身份是北燕皇帝给的,你若是不服气,大可找他说理去。

  机关算机,结果最后还不是要被人所算计?

  不管这里是谁的地盘,现在这里老夫最大,那自然就是老夫的地盘!”

  袁天放的话露骨无比,甚至就连项隆都不放在眼里,直呼其为北燕皇帝,当然他也的确是没将项隆放在眼里。

  此时袁天放倒是恨不得楚休当着众人的面跟他动手呢,那样他也有了理由,自己这不是在找楚休麻烦,而是这楚休以下犯上,自己清理门户。

  别以为魔道一脉就可以不顾一切,肆意杀戮了,特别是隐魔一脉,为了避免损耗,所以大家都尽量避免与同为一脉的武者敌对,生怕两败俱伤。

  所以只要楚休一天还带着魔道年轻一代第一人的帽子,袁天放便不能去明目张胆的杀他,否则的话,会引来魏书涯以及其他魔道大佬的针对。

  但反之,若是楚休主动对他出手,那就是以下犯上,不懂规矩,哪怕袁天放当场杀了他,也有了借口和交代。

  在这一点上,无论是正道宗门还是魔道,其实都是一样的,做什么事情,都要先安上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才行,否则乱杀一气,岂不是乱了套?

  紧盯着袁天放,楚休的嘴角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来。

  “袁天放,就因为你那个弟子,你便放着好好的东极山不去,非要来北燕跟我较劲,为了一个死人,值得吗?”

  听到楚休提到刑司徒,袁天放的眼中顿时露出了一抹骇然的杀机:“老夫这辈子可就这么一个倾力培养的衣钵传人,结果现在却是被你所杀,你说值不值得?

  楚休,你有魏书涯护着,老夫暂时不会杀你,不过这北燕,也是一样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老夫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自废武功赎罪,否则的话,将你逼出北燕只是第一步,被一名真火炼神境强者所针对的滋味,可不好受!”

  一旁被袁天放踢飞的段九鳌心中一阵嫉恨,刑司徒是你的衣钵传人,那自己是什么?

  楚休冷笑了两声道:“年龄大了就不要在江湖上继续混了,净说一些胡话。”

  说完之后,楚休直接转身走入内堂当中。

  袁天放紧皱着眉头,不都说这楚休行事张狂冲动吗?这个时候他倒是冷静的很,竟然没有动手,这倒是有些出乎袁天放的预料。

  内堂当中,梅轻怜等人都在,楚休之前的手下也都是集中在这里。

  在梅轻怜的约束之下,袁天放的人想要接手镇武堂,直接让给他们就是,楚休不在,不宜硬拼。

  袁天放不敢杀楚休,但镇武堂的人,他可没什么不敢杀的。

  看到楚休会来,梅轻怜诧异道:“稀奇,你竟然没有动手,我还以为你一回来便准备跟袁天放那老家伙斗一斗呢。”

  楚休眯着眼睛摇摇头道:“时机不对,现在动手,我并没有把握。

  真火炼神境毕竟是真火炼神境,而袁天放的实力也不是方金吾能比的。

  哪怕现在我给袁天放下了断肠蛊,估计袁天放的实力都能媲美方金吾巅峰时期。

  况且就算我能杀了袁天放,那也是一个麻烦。

  隐魔一脉那帮人别的不行,管闲事内斗却是一个顶俩。

  袁天放可是隐魔一脉的大佬之一,我现在杀了他,那就是以下犯上,坏了规矩。”

  梅轻怜皱眉道:“不行就将魏老前辈请来吧。”

  楚休摇摇头道:“没有用的,袁天放拿到了项隆的认命,有了借口,就算是魏老来了又能怎样?无非就是摆开阵势,跟其对峙而已。

  闹到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的收场,并且吃亏的还是我们,毕竟镇武堂是我经营了这么长时间的势力,他袁天放哪里会心疼?只管破坏就足够了。

  有一句话袁天放说的倒是不错,被一位真火炼神境强者盯上的滋味,不好受。”

  梅轻怜等人也都是皱了皱眉头,貌似还真是这样的。

  有些时候,实力这东西真的能够完成一切事情。

  就好像现在这样,袁天放就是来找楚休麻烦的,他甚至连计划都没有,更别说什么谋算,就这么直接找上门来,楚休做什么,他便破坏什么,这就让人很难受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梅轻怜问道。

  楚休的眼中闪烁着冷芒道:“先等等,天时地利人和,我们现在都不占。

  当然他袁天放也是如此,最重要的是,我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楚休带着一丝不屑道:“袁天放老了,怕了,畏惧了,说句不中听的话,他甚至还不如他那个弟子刑司徒。”

  一直以来,袁天放给人的印象都是一个极其疯狂的魔道凶徒,三大道门除了天师府,他挨个杀了一个遍。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袁天放的心中却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顾忌。

  就比如现在,如果袁天放依旧那么疯狂,无所顾忌,想杀便杀,那他只要什么都不管,直接奔着楚休而来,放弃面子,突袭楚休,那楚休就算不死,也只能落荒而逃。

  但他既然有了顾虑,不敢明目张胆的杀楚休,那便有了漏洞,机会,总是会来的。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