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一十八章 报仇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23 08:52:50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在楚休的眼里,袁天放是老了,怕了,心中有了顾虑,但在袁天放的眼中,这楚休又何尝不是如此?

  回到镇武堂之后,楚休便直接龟缩在了内部,甚至连面都不敢露,这也是让袁天放以及他手下的人越发的嚣张了起来,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肆无忌惮。

  虽然江湖上怨声载道,就连北燕朝廷那边也是颇有微词的,但项隆却是并没有插手,而且出乎项隆预料的是,楚休也并没有出面找他。

  这倒是让项隆感觉到很奇怪,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楚休究竟能够挺多久。

  不过项隆没到,其他人却是先找来了,却是五殃道人。

  看着楚休竟然还在镇武堂内悠哉悠哉的闭关,五殃道人不由得道:“我说楚大人,袁天放那老家伙闹的如此过分,你就不打算管一管吗?”

  之前楚休执掌镇武堂时,虽然五殃道人的权力也很少,但起码他那点可怜的全力没有被楚休夺取。

  结果现在袁天放执掌镇武堂之后倒是好,他那帮徒子徒孙可是无所顾忌,就连原本属于五殃道人的那点势力也直接夺走了。

  那段九鳌五殃道人根本就没放在眼中,他畏惧的也是袁天放。

  楚休淡淡道:“那可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对方在隐魔一脉的地位甚至要比我还高,你让我怎么办?

  既然敌不过那就老老实实的低调算了,五殃道长,你是个明白人,也不用在这里鼓动我了,现在我是不会出手的。”

  五殃道人狐疑的看了楚休一眼。

  据他所知,这可不是楚休的性格,他楚休会是那种隐忍的人?

  而且楚休说现在不会出手,那是不是代表以后楚休会出手?

  不过很显然现在楚休什么都不想说,五殃道人也只得暂时离去。

  等到五殃道人走后,楚休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冷芒。

  他不是不会忍,而是要看有没有忍的价值。

  现在机会没到,他当然要暂时隐忍了,若是有了机会,楚休可不会像袁天放那样,顾忌这,顾忌那,若是论疯狂程度,其实楚休是不逊于年轻时的袁天放的。

  此时在燕京城内,一名三十多岁灰袍僧人随着人流,无声无息的走入城内。

  这灰袍僧人有着天人合一境的实力,在这个年龄已经不算弱了,他带着一顶斗笠,好像是游方僧人一般,遮住了自己的面容,但此时在那斗笠之下,却是一张隐含着恨意跟杀机的脸。

  这僧人名叫宗平,乃是大光明寺金刚院麾下的弟子。

  当然他还有一个俗家名字,叫冯长风,他父亲,便是那个被楚休当众杀鸡儆猴,然后直接被灭门的冯家家主。

  大光明寺在整个北地选拔弟子,宗平能够进入大光明寺,冯家家主可以说是欣喜若狂的。

  虽然大光明寺不会主动去帮助冯家这种小家族,不过有着宗平,谁人都知道他的儿子乃是大光明寺的弟子,更是宗玄的师弟,将来肯定是能够借到一些光的,所以各大势力都对冯家客气的很。

  直到不久之前,宗平接到消息,他们冯家,满门被灭!

  说实话,宗平并不喜欢冯家,也并不喜欢他那个父亲。

  他的母亲只是父亲十几个小妾中的一个,并且体弱多病,他刚出生母亲便难产而死,所以他也被视之为不详,他从出生开始见他父亲的时间,都没有他被大光明寺选中成为弟子时,他跟他父亲相处的时间多。

  而且他也并不喜欢他那个功利的父亲跟虽然不大,但勾心斗角却是不少的冯家。

  不过再怎么如何,那也是他的家,他出生的冯家!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宗平不吃不喝三天,师门长辈都曾经劝说过他,让他看开一些。

  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何时能了?

  但只可惜,宗平的佛法修为并不到家。

  道理他都懂,一入空门,便与凡尘俗世彻底割断,大光明寺不可能为了他一个弟子的家人就去跟楚休拼死拼活。

  而宗平的身世也能获得大光明寺师长的同情,更加照顾。

  只不过道理是道理,选择是选择。

  破家灭门,仇深似海!

  这个仇,宗平放不下!

  就算知道对方乃是名动江湖的大魔头,而自己则是大光明寺的一个小僧人,宗平还是来了。

  握紧怀中的一个瓷瓶,那是宗平有信心报仇的关键。

  双方虽然只差了一个境界,但这个一个大境界便是天壤之别,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来杀楚休,宗平做梦都不敢去想。

  所以想杀楚休,只能依靠外力。

  那瓷瓶当中是五毒教的奇毒七夜噬心散,哪怕就算是武道宗师沾上,只要七天内没有解药,也是必死无疑的。

  说起来宗平有这东西,还跟楚休有关。

  原本江湖上对于各种蛊虫啊,下毒啊之类的手段都是十分不屑的,认为其只是小道,难成大器。

  但自从上次楚休利用断肠蛊,斩杀了方金吾之后,这种下作的东西才被人所认知。

  只要你有一定的实力,再加上这种外物,一旦发挥好了,以弱胜强,并不是难事。

  所以从那次开始,江湖上便有不少人在收集着这些东西,而大光明寺则是在收缴着这种阴毒之物。

  这七夜噬心散便是宗平斩杀了一位出身西楚的盗匪后,从他身上得来的,想必那人是想要把这东西卖到北燕来,大赚一笔。

  结果还没上交,宗平便得知连自己全家被灭门的事情,这在宗平看来,正是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这,就是楚休的报应!

  望着面积巨大的燕京城,宗平猛的一皱眉。

  燕京城他来过,但却并不怎么熟悉。

  最重要的是,他也并不熟悉楚休。

  就算是想要下毒,那也要先把楚休的消息给弄清楚了之后,再混到楚休身边才行。

  望了一眼四周,宗平走上了燕京城随便一间酒楼。

  宗平并不是初出茅庐的江湖新人,他在大光明寺宗字辈当中也属于实力不错的那种,所以早就开始在江湖上闯荡了,对于江湖上各种各样一些秘辛和手段,他也是熟悉的很。

  他不了解楚休的消息习惯,有人了解,比如风满楼。

  风满楼的江湖风媒最喜欢的便是呆在酒楼当中,因为这里四通八达,消息也是最为灵通。

  果然,酒楼最顶层,一名穿着华服,但却撸着袖子,身后还插着两柄折扇,嘴角留着两撇小胡子,显得不伦不类的三十多岁武者正在那里跟其他围一圈的武者吹嘘着什么。

  宗平走到他身边,低声传音道:“有大生意上门。”

  那江湖风媒一听到大生意三个字,立刻兴奋了起来,一挥手道:“等下再给你们讲正魔大战,老子来生意了!”

  对于江湖风媒来说,最能让他们兴奋的事情,一个是发现了大消息,而另外一个则是卖出去大消息。

  带着宗平来到包间内,那名江湖风媒问道:“这位大师想买什么样的消息?”

  宗平淡淡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大师?穿着僧衣的,便一定是和尚吗?”

  那名江湖风媒嘿嘿笑道道:“穿着僧人的当然不一定是和尚了,但大我敢肯定,大师你一定是和尚,而且还是大光明寺出身的和尚。

  大师你一行一动,皆带有一定的规律性,只有大光明寺的弟子才会在入门时如此的严苛,通过各种打熬筋骨的练习锻炼弟子的毅力耐心。

  而且大师你右手总是下意识的放在心窝下三分的位置,那显然是时常捻动佛珠的动作,这些加起来,若还不是和尚,那在下也猜不出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宗平点点头道:“风满楼的风媒,果然名不虚传。”

  那名江湖风媒笑了笑道:“大师见笑了,敢问大师准备买什么消息?”

  宗平沉声道:“关于楚休的消息!楚休的一切,楚休作息等等!”

  那名江湖风媒顿时哆嗦了一下,连忙道:“这位大师,不是我不卖给你,而是楚休的身份你也知道,太过敏感了,我是真的不敢卖啊!

  您若是真想要,去风满楼总部找楼主和副楼主去买,这种消息,也就只有他们敢往外卖。”

  宗平一皱眉,为了买个消息,他还要跑去东齐这么远吗?而且去了东齐拿回来的消息,也是过时的了。

  “你在怕什么?怕楚休吗?”

  那风满楼的风媒苦笑道:“整个北燕,你能找出来几个不怕楚休的?”

  宗平冷声道:“你怕楚休,难道就不怕我吗?你真以为,和尚便不敢杀人了?”

  宗平的身上绽放出了一抹杀机来,他也是杀过人的,并且杀过的还不少,当然大部分都是魔道凶徒或者是盗匪巨寇。

  这次他也是被逼无奈了,只能做出这种威逼的事情来。

  “别别!大师您冷静一些,消息资料我卖……不!我白送给大师你,只求大师你千万别将我说出去。”

  听到那江湖风媒这么说,宗平这才淡淡道:“放心,我知道你们风满楼的规矩,我是不会把计划透露半分的。

  不过这段时间你也要时时刻刻都将消息给我传来,否则,后果你是知道的。”

  将楚休这段时间的消息拿走,宗平这才离开了酒楼。

  不过在他身后,那名江湖风媒却是一改之前惶恐的表情,不屑的呸了一口道:“大光明寺的和尚也来逞凶斗狠?你再狠,狠得过那位大人?

  这可是你先不讲规矩的,那也就别怪爷我嘴快了,毕竟我跟那位大人,可还是老相识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