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平以为自己很幸运,但其实他很倒霉。

  燕京城内这么大,风满楼的风媒和一些小势力的风媒数不胜数,结果他却是挑到了一个跟楚休有关系的风媒。

  被宗平逼问的风媒名为路游,在风满楼里算不得什么大人物,只是在北燕风满楼的分部还算是有一些名气。

  但是在几年前,这路游还在燕东之地时,他是最先跟楚休合作的风满楼风媒。

  可以说昔日楚休能够踏入龙虎榜当中,虽然是齐元礼拍板定夺的,但消息却是路游递上来的。

  数年过去了,楚休已经从昔日的一个江湖散修,一跃成为现在名动江湖的魔道巨枭,甚至称得上是整个魔道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威势惊人。

  而路游嘛,他则是正常多了。

  风满楼的江湖风媒其实晋升一直都不算太快,风满楼是按照规矩来的,你能拿到多少的消息,你就能走到什么位置。

  但北燕这地方天生缺陷,武林势力没法去跟东齐甚至是西楚去比,所以基本上也没有多少大事发生,路游用了数年的时间也只是从燕东之地的江湖风媒转为燕京城这么一个北燕都城的江湖风媒,并且是负责人之一。

  大光明寺的和尚来买楚休的消息,而是还是这么一位凶厉无比的和尚,白痴都能看出来,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风满楼有规矩,不能将顾客的消息透露出去,但方才那和尚他可不是顾客,还威逼自己来着。

  既然是这样,那自己透露他的消息,可就没什么问题了。

  最重要的是,直觉告诉路游,这里面绝对有大消息可挖,自己若是成为这一切的目击者,拿到消息之后,他在风满楼的地位必将会上一个台阶的。

  宗平虽然闯荡过江湖,有一些江湖经验,但他却是忘了一点,那就是每个人都是都私心的,他还是太过轻信余人了,哪怕是信誉良好的风满楼也是如此。

  这段时间内楚休一只都在镇武堂内闭关,正好他在熟悉血影大法时被打断,这次也可以顺利弥补回来。

  外面有人禀报说有故人来访,这倒是让楚休很奇怪,他在北燕这地方还有什么故人?

  让人将路游请进来之后,路游一脸堆笑的对楚休拱手道:“不知道楚大人可还认得在下?”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路游,他感觉对方倒是有些眼熟,但的确是认不出对方是谁了。

  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而那时候的路游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

  路游不以为意,楚休不记得他才正常呢,所以他直接道:“风满楼麾下,北燕分楼风媒路游,昔日楚大人还在青龙会天罪分舵时,曾经买了我不少的情报。”

  听到路游这么说,楚休顿时想了起来,道:“哦,原来是你,路兄昔日的情报倒是帮了我不少的忙。”

  路游连忙道:“在下可不敢跟楚大人称兄道弟,这次来,在下也是想要送楚大人你一个消息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哦?什么消息?”

  路游沉声道:“有人要杀楚大人您!”

  楚休似笑非笑道:“这江湖上想要杀我楚某人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说不定现在便有人咬牙切齿的想要将我千刀万剐呢,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路游摸了一下脑袋,尴尬的笑了笑道:“是我没说清楚,要杀楚大人您的是大光明寺的人,并且人已经到了燕京城,还像我强行要来了楚大人您的情报消息。

  我这实力您也知道,根本就反抗不了,只能从了。

  不过我给他的都只是楚大人您之前的消息,并没有一些太深的秘密。”

  楚休皱眉道:“大光明寺的人要杀我?不应该啊。”

  如果大光明寺要动手的话,早在昔日虚言来的时候就动手了,又怎么会等到现在?

  路游解释道:“是大光明寺的金刚院的弟子宗平,他乃是冯家的弟子,他父亲前段时间死在楚大人你的手中,冯家也是被楚大人你所灭。”

  风满楼的资料可是详细的很,除非你真的是籍籍无名,否则只要你在江湖上稍微有那么一丁点的名气,风满楼都会将其收录的。

  来的路上,路游便已经顺利的拿到了关于宗平的详细资料。

  楚休摸了摸下巴,原来是这样,不过他也没有在意。

  大光明寺宗字辈的武者,除了一个宗玄以外,便没有人踏入武道宗师境界了。

  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武道宗师之下,几乎就是蝼蚁一般,不用在意。

  他这些年破家灭门的事情干的不少,想要杀他的都能直接组成一个宗门了,只是一个小辈武者而已,估计若不是对方大光明寺的身份,路游都不会前来汇报邀功。

  不过这时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的眼中猛的露出了一抹寒芒来,却是吓了路游一大跳。

  楚休忽然问道:“这宗平想要杀我,你估计他会用什么手段?或者他已经被恨意侵蚀了心志,就准备这么来杀我?”

  路游迟疑了一下,不知道楚休为何这么问。

  但他想了想,还是道:“这宗平虽然对楚大人您恨之入骨,不过却不像是疯狂的模样,做事是很清醒的,不会冲动鲁莽。

  他若是想要杀您,最简单的便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下毒。

  昔日您便是用断肠蛊为引,让方金吾实力大跌,最后越级将其斩杀。

  现在宗平所想的可能也是这样,利用剧毒之类的东西,将楚大人你的实力消弱到最低,未必不能成功。”

  上次楚休杀方金吾的细节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唯有一些真正研究过楚休的人才知道这件事情。

  世人只能看到是楚休动用了下作的手段毒杀了方金吾,但实际上,这招若是这么好用的话,那现在江湖上最强的应该是五毒教才对。

  但实际上下毒这一招却是异常的困难。

  寻常武道宗师都是身经百战的存在,对于任何异常的因素都很敏感,他们自身的感知力便已经很惊人了。

  所以哪怕这毒药做的真是无色无味,没办法察觉,但对于武道宗师之上的存在,他们也能够感知到危险,从而避过这一劫。

  上次楚休下蛊成功,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楚休控制住了方金吾的弟子陈金庭,利用他来下蛊,这才将方金吾的警惕性给降到了最低。

  楚休眯着眼睛道:“宗平是不是让你给他提供我的实时消息?”

  路游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

  楚休道:“那你等下便告诉他,三日之后,我会跟袁天放在燕京城的月盛楼里吃饭。”

  路游有些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这位到底想要干什么?

  像是宗平那样的存在,自己都已经把消息透露给楚休了,他都不用自己出手,派几名他手下的精锐,轻易就能够碾死对方。

  结果现在楚休却好似要钓鱼一般,就为了钓一个宗平,有意思吗?

  路游很疑惑,不过在对上楚休的眼神之后,他却是立刻点头道:“没问题楚大人,在下立刻便去做。”

  楚休满意的点头道:“不错,那这件事情便麻烦你了,我跟你风满楼的齐元礼关系不错,我会在他面前多提你的。

  还有,你送了我这么一个消息给,想要什么?”

  早年间楚休的确是跟这路游有过一些合作,不过也仅限于合作,双方的交情不是太深。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现在对方上赶着不消息送到自己眼前,白痴都知道,路游肯定是有所图的。

  路游嘿嘿笑道:“楚大人莫要见怪,我想要的东西其实很简单,我就想这段时间内呆在您身边,想要看看您是怎么拿回镇武堂的,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大消息。”

  楚休似笑非笑的看着路游道:“袁天放的事情你们风满楼肯定是知道了,对方可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你就对我这么有信心了?”

  路游点着头道:“若是其他人,我当然没有信心,但若是楚大人您,我却敢保证,最后这镇武堂,肯定会回到您的手中。”

  “为什么?”

  “因为您是楚休。”

  楚休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风满楼的人,的确能说会道,这马屁拍的,自然不露骨,相当的清新脱俗。

  路游离开之后,立刻便给宗平传递了消息。

  得知了消息后,宗平立刻开始乔装打扮了一番,并且在路游的‘主动’帮助下,换一个假身份,提前便已经混入了月盛楼当中。

  而楚休这边则是让梅轻怜传话,约袁天放到月盛楼谈一谈。

  双方都在镇武堂内,结果楚休却非要拉着他去外面谈,在袁天放看来,这楚休怕是撑不住了,准备要服软了。

  不过袁天放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楚休,杀徒之仇,岂能就这么算了?

  但是袁天放还是答应了楚休,不为别的,他只是想要当场羞辱楚休一顿。

  昔日他想动楚休时,不光是魏书涯出面拦截,还有东皇太一在一旁为其说话,自己这个真火炼神境强者,也是隐魔一脉的大佬,想要对付一个小辈竟然还如此憋屈,早就让袁天放怒火中烧了。

  现在,也该是时候还回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