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二十章 误杀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24 08:45:21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PS:感谢书友墨香丶丶丶一万两千起点币的打赏

  月盛楼中,楚休早早便那里等待着。

  根据路游的消息,那宗平却是已经潜伏在了在了这月盛楼内。

  楚休在月盛楼内等了大约一个时辰,袁天放这才赶到,他这是故意在晾着楚休。

  “楚休小子,你约老夫来这里,想要说什么?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在镇武堂里面说的?”

  袁天放大马金刀的坐在楚休对面,一副藐视的模样。

  楚休淡淡道:“袁前辈,我是杀了你的弟子没错,不过那也是刑司徒先想杀我的。

  人若杀我,我当然要杀人了,当初那段恩怨,我没做错。”

  袁天放冷笑道:“你楚休是没做错,但刑司徒是我的弟子,徒弟被杀了,师父来报仇,也一样没做错,不是吗?”

  楚休摇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的地位在隐魔一脉中已经确立,除非袁前辈你想要跟隐魔一脉彻底翻脸,否则,你杀不了我。”

  袁天放冷哼了一身道:“地位?楚休,你简直天真!你还真以为你的地位是无懈可击的不成?就算是魏书涯来了,他都不敢说这话!”

  楚休眯着眼睛道:“那袁前辈你是真不想和解喽?”

  袁天放冷声道:“我说过了,只要你楚休自废武功,那我便不追究了,否则的话,一切免谈!”

  就在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已经剑拔弩张之时,乔装打扮成小二的宗平走了进来,低着头将酒菜摆到了楚休跟袁天放的面前。

  宗平伪装的还算是不错,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将自己一身的力量全部封禁,哪怕是楚休都没有察觉到丝毫的罡气外泄。

  只不过他这种伪装在楚休这种心思细腻的,和袁天放这种江湖老怪物眼里,却是十分的可笑。

  他可以隐藏自己的实力,但却无法隐藏自己的杀意,更无法隐藏这么多年来,他习武养成的种种习惯。

  别说是楚休跟袁天放了,就连路游都能看得出来。

  此时的宗平也是紧张不已,手甚至都有些微微颤抖着。

  说实话,他最开始也没想到袁天放竟然也会跟着来。

  他的目标不是袁天放,只是一个楚休,但若是放弃这个机会,那说不定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所以他只有赌一局,赌是楚休先吃东西,中了毒之后他立刻发难。

  而且他还听说袁天放跟楚休素来不和,双方有着杀徒之仇,自己若是出手,袁天放会不会落井下石?

  怀揣着这种目的,宗平紧盯着楚休,眼看着楚休拿起杯子,不过还没等楚休入口,袁天放便猛然间一摔酒杯,将桌子上的酒菜全部扫飞,怒喝道:“楚休!你竟然想要杀我?

  同样的手段你用来对付方金吾也就罢了,竟然还敢拿来对付老夫,你真当老夫不敢杀你吗?”

  袁天放的手一动,直接便掐住了宗平的脖子,根本就没给宗平说话的机会,直接将他一把掐死,扔到了一边去。

  手中滔天魔气绽放而出,直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气漩涡,巨手从其中探出,封禁空间,直奔楚休而来!

  在那魔气巨手所出现的一瞬间,整个月盛楼最顶层,轰然炸裂,引得楼下的人还有长街上的人都是骇然不已,甚至就连皇宫大内都有属股目光向着这二人的凝视而来。

  袁天放是当真大胆到了极致,也是愤怒到了极致,完全不顾规矩,竟然在城内动手。

  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杀伤力太大,所以到了这个级别,除非是打上对方老家的灭门之战,否则双方都尽量减少在城内激战,以他们的力量,一战之下打碎一座巨城可是不成问题的。

  楚休坐立不动,他周身一丝丝血线飞舞着,那些血线最后化作一个人形血影,有的持剑,有的手捏佛印,还有的周身血色雷光闪耀,漫天的血影飞舞,直接便将那魔气巨手彻底绞杀!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还是他第一次用血影大法,效果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虽然这只是袁天放的随手一击,不过对方毕竟是真火炼神境的存在,楚休不伤自身将其挡住,也算是很不容易了。

  陆江河在楚休的脑海中得意道:“怎么样?本尊的血影大法好用吧?可惜的是本尊当年也就只收集了几名天地通玄境界强者的鲜血,若是你能够收集个七八十个,那可是能够将这门功法推向巅峰的。”

  楚休没有回应陆江河的自吹自擂。

  这门功法楚休刚刚使用,其实已经发现了其最大的弱点在那里了。

  不在于功法本身,而是在于其潜力。

  血影大法的关键点不在于凝聚这些血影,而是在于找到那些强者的鲜血,蕴养其中的武道真意。

  但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有多少?那几乎是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的。

  七八十个,楚休能不能活到那些年还不一定呢。

  况且眼下楚休在真丹境,或者是在真火炼神境时,血影大法都有很大的作用。

  不过一旦楚休突破到了天地通玄境界,那只是有着天地通玄境界强者几分武道真意的血影大法还管用吗?估计是不堪一击的。

  所以说,这门功法的最大的缺点,就是其成长力有限,应该说,这门功法压根就没有什么潜力。

  这也是陆江河的特点了,他以血神魔功所创造出来的功法,几乎都是那种在同等境界威能强大,但却潜力成长力偏低的那种。

  而此时袁天放也是带着惊诧的神色看着楚休:“血神魔功!你竟然会血神魔功!”

  这门功法其实袁天放也会,不过他会的只是一个皮毛而已。

  他传授给段九鳌的,便是这种残招,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完整版的血神魔功。

  不过袁天放也没有惊讶太久,他转瞬间便冷声道:“血神魔功又如何?哪怕你身上有独孤教主的传承,老夫今日也不会饶你!”

  楚休连忙道:“袁前辈,这其中绝对有误会,同样的招数用第二次,还是如此明显,这种愚蠢的事情我又怎么会做?

  你仔细看看死在你手上的人是谁!”

  袁天放一愣,回头看向宗平的尸体,一挥手,罡气直接将宗平身上那些伪装全部震碎,露出来的却是一个和尚的模样。

  “是大光明寺的和尚?”

  纵然宗平已经死了,不过他身上一些修炼功法的痕迹还是在的。

  袁天放早年间跟大光明寺的和尚打过交道,所以很容易便能够认出来。

  只不过袁天放不明白,大光明寺的和尚杀自己干什么?而且还是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楚休苦笑道:“袁前辈抱歉了,这大光明寺的和尚应该是冲着我来的。

  我跟大光明寺的和尚素来便有仇怨,对方想要杀我,也很正常,袁前辈这次是受我牵连了。”

  袁天放一皱眉,看了一眼四周,冷哼一声,径直便转身离去。

  楚休都已经把姿态放得如此低了,并且周围还有这么多人在围观着,这时候他倒是不好继续出手了,那样也太露骨了一些。

  他也有些后悔自己方才犹豫了。

  若是方才他一直出手,装作不知道下毒的人是谁,那就算是他当场杀了楚休,对隐魔一脉也有交代。

  误会而已,误杀不行吗?

  难不成魏书涯还能让他为此而赔命?

  但现在他出手已经将整个月盛楼的顶层给拆了,众目睽睽之下,他已经没有继续下手的机会了。

  等到袁天放走后,楚休收敛起了脸上的笑容,走下楼对月盛楼的掌柜淡淡道:“等下去镇武堂拿钱,算是赔偿你们的损失。”

  月盛楼的掌柜的连忙想要说不用,他可不敢去镇武堂那种地方拿钱。

  不过还没等他的话说出口,楚休便已经消失不见了。

  月盛楼边上的小巷当中,路游早就在那里等待了。

  楚休对路游沉声道:“用最快的速度,将这则消息散到北燕武林中去,这对于你风满楼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宣传的重点不在于袁天放跟我之间的冲突,在于他,杀了大光明寺的一名弟子!”

  路游了然的点了点头,他也没多问,径直便去处理这件事情。

  路游也算是很识趣的,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眼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已经是大消息了,不过直觉告诉路游,楚休应该还会出手的。

  就这么两天的时间,这则消息便已经传遍了整个北燕江湖了。

  其实只是死了一个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哪怕对方是大光明寺的人,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这则消息的卖点可不是宗平,而是袁天放。

  这老魔头昔日祸害过东齐武林和西楚武林,他好像是跟道士有仇一般,所杀的几乎都是道士。

  这么多年没出江湖,这老魔头现在又来了北燕,不杀道士改杀和尚了,这却是让北燕的那些武林势力人人自危。

  对比楚休,他们可显然对于袁天放的恐惧更大。

  楚休做事都是带有目的性的,臣服或者死,起码还有一个选择。

  但换成这个老魔头,他杀人,可是完全看心情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