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二十一章 不要脸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25 08:47:44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宗平的尸体被送回了大光明寺,还是路游派人送回去的。

  虚言看着宗平的尸体,脸上无悲无喜,最后却是发出了一声深深的叹息来。

  宗平是金刚院的弟子,也是他最为看好的弟子。

  或许是因为出身的原因,宗平要比寻常的弟子更加努力,因为他知道,只有大光明寺才是他的出路,没了大光明寺,他又将回到冯家那种勾心斗角的环境中去。

  当初冯家被灭门的消息传来,是虚言亲自劝说的他,让他暂时放下这些仇怨。

  眼下正魔两道关系敏感,大光明寺也不可能因为宗平的私怨便去跟楚休死磕。

  那时候的宗平答应的好好的,虚言还以为他已经把这一切都给放下了,毕竟冯家对待宗平并不算很好。

  结果谁承想,宗平竟然私自下山跑去报仇。

  这段时间以来,方丈虚慈从正魔大战之后便一只都在闭关,虚云也跑去跟虚静一起闭关,二人好像还在联手推算着什么,所以一开始楚休的事情就被虚云交给了虚言来处理。

  好不容易跟楚休达成了三个月的协议,虚言还要处理大光明寺其他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根本就没有去注意宗平干了些什么,所以此时虚言也是有些自责,宗平的死,其中便有他疏忽的原因。

  “楚休!我大光明寺与你,誓不罢休!”

  虚言低声喝出这一句,就算是以他的修养,此时也要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了。

  他这边刚刚才跟楚休达成了三个月的协议,原本他还以为三个月之后大光明寺便能够清静一些了,结果谁承想楚休却是又杀了他大光明寺的弟子,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时一旁的金刚院弟子却是弱弱道:“首座,那个,宗平师兄并不是楚休所杀的。”

  虚言愣了一下:“什么?不是楚休所杀的?他不是下山去找楚休报仇了吗?不是楚休杀的,就算是楚休的手下杀的,那结果也是跟楚休所杀的一样。”

  那名弟子道:“宗平师兄是死在了隐魔一脉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十方老魔’袁天放的手中。”

  “袁天放?他为何要杀宗平?”虚言一脸的疑惑之色。

  那名弟子解释道:“是这样的,宗平师兄想要利用下毒来消弱楚休的力量,结果谁承想楚休没有中毒,他却是被袁天放发现,可能袁天放以为宗平师兄是想要害他,结果他还没有来得及解释,便被袁天放所杀。”

  虚言皱了皱眉头道:“你确定这件事情不是楚休故意传播出来的?”

  那名弟子道:“我已经去打探过了,当初目击这一幕的人不少,就是袁天放动的手,并非有人故意传播。”

  虚言揉了揉脑袋,感觉有些脑壳痛。

  一个楚休都已经足够麻烦的了,没想到竟然来了一个袁天放。

  如果说对楚休出手只是麻烦,那对袁天放出手就不是麻烦了,简直就是找死。

  眼下方丈虚慈在闭关,虚云跟虚静也是在闭关,他若是因为一个宗字辈弟子的私怨就去打扰那几位,那也太不懂轻重缓急了一些。

  所以虚言只能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盘坐在宗平的尸体前,口诵经文超度,最后低声道:“去,将宗平的尸体安葬到后山的菩提林当中。”

  几名弟子刚刚把宗平的尸体抬走,便有弟子前来禀报说,楚休来访。

  听到这两个字,虚言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来干什么?”

  虽然宗平并不是死在楚休手中,不过他的死却也跟楚休脱不开干系。

  若不是因为楚休灭了冯家,宗平又怎能下山去报仇?

  而且对于楚休这种狠辣的做法,虚言也是恨得牙根直痒痒。

  趁着大光明寺对付拜月教时,这楚休便在整个北燕胡作非为,大肆杀戮,简直无所顾忌。

  而等到大光明寺的事情结束之后,正魔双方的损耗又变得极大,唯有一个隐魔一脉并没有什么损失,并且楚休也是在那一战当中名声鹊起,彻底成为整个魔道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已经不是那么好动的了。

  楚休之前说的没错,大光明寺并不是眼里揉不得沙子,而是要看看这沙子够不够大。

  小的沙子基本上都被大光明寺给揉碎了,但楚休现在可并不是沙子了,带着棱角的石头还差不多。

  虚言想了想道:“带楚休进来。”

  大光明寺的山门前,楚休一脸悠哉的欣赏着外边的景色。

  大光明寺雄伟壮观无比,身在雪山之巅一眼望去,大好山河尽收眼中。

  当然也有一些不协调的地方,那就是大光明寺周围多了一些小点,这些小点便是之前被楚休扔到大光明寺周围挖洞的那些势力,他们此时仍旧在孜孜不倦的挖掘着,等着挖出最后那一个藏宝之地。

  话说站在这里,楚休也算是知道大光明寺那些武者的感受了,有这帮家伙在,的确是碍眼的很。

  守在门口的几名大光明寺年轻弟子都是用带着厌恶和警惕的目光看着楚休,不知道这个声名狼藉的魔道凶徒来他们大光明寺干什么。

  不过等到门内传来虚言让楚休进去的消息,这几名守门的弟子更是一脸的愕然。

  这么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魔头,竟然也有资格进入大光明寺?

  但师长有命,他们也只得不情不愿的带着楚休进入其中。

  一路上楚休也是在细心观察着,大光明寺能够传承万年不朽,甚至都没有衰落的时候,一是证明大光明寺的传承的确强大,二嘛,便是大光明寺培养弟子是真的有一套。

  一路上楚休遇到了不少大光明寺的年轻弟子,这些弟子哪怕是刚入门的,还没有开始修炼武道的,他们身上的精气神都十分的昂扬饱满。

  这样的弟子哪怕潜力稍弱一些,未来的成就要比那些从小便在勾心斗角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武者更强。

  将楚休带入一个禅院中,虚言正在其中等着他。

  看到楚休进来,虚言皱眉道:“楚休,你来做什么?你就不怕你进得了大光明寺,但却出不去吗?”

  楚休淡淡道:“虚言大师都敢来极北飘雪城见我,我又为什么不敢来大光明寺见你呢?”

  虚言没好气道:“说吧,你来我大光明寺到底是为了什么,但你若是说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那你想要出去,可就费力气了。”

  楚休收起了玩笑的语气,沉声道:“对于贵寺弟子的死,在下感觉十分可惜。”

  虚言冷笑道:“楚休,那些假惺惺的话就不用说了,你应该知道宗平的身份,他就是为了杀你而来的,你可惜什么?不是应该拍手叫好才对吗?”

  楚休摇摇头道:“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是这样的人,但我楚休却还不至于这么没气量。

  江湖就是如此,我不杀人,人便要杀我。

  我灭了冯家,目的达成,所以我并不后悔。

  宗平为了一个对他并不怎么样的家族便敢来刺杀我,虽然九死一生,但却仍旧敢出手,这便是胆气。

  这么一个有胆气的年轻人,哪怕他是我的敌人,哪怕是我杀了他,我也依旧会赞叹一声,这并不矛盾。

  虚言大师,不要把人心想的那般险恶,人死如灯灭,敬佩对手,同时也是尊敬自己。

  非要把敌人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的,那是心理变态。”

  楚休这一番大气凛然的话说出来,陆江河都快笑疯了。

  这家伙也好意思跟人说自己气量大?也不知道那宗平是怎么被算计死了。

  估计宗平直到临死他都不知道,他的死可不是一个意外。

  而且陆江河也发现了楚休和独孤唯我最大不同的地位,不是实力,而是他楚休,可是要比教主大人不要脸多了,当着人家的面说瞎话都不带眨眼睛的。

  虚言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似乎没想到楚休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不过虚言还算是比较开明的,他也知道,正道是正道,魔道是魔道,双方虽然敌对,但却也不能因为对方是魔道,便否定一个人。

  就比如那九天山五大天魔中的魏书涯,昔日的迷倒江湖万千少女的玉面天魔,那一位当初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胆气便很值得虚言去敬佩,虽然他恨不得对方早点死,那样隐魔一脉便少了一位强者,还是一位清醒理智的强者。

  虚言的语气缓和了一些道:“这些不要再提了,你来这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楚休眯着眼睛道:“我来帮你大光明寺报仇!袁天放,你们想不想杀!”

  虚言猛的一惊,他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不过随后虚言便冷哼一声道:“楚休,在我大光明寺胡说八道,你这是真不想走了?”

  楚休淡淡道:“我这并不是胡说八道,袁天放与我有杀徒之恨,更是夺我镇武堂,我想要杀他,很正常,不是吗?”

  虚言皱眉道:“可是袁天放乃是你们隐魔一脉的自己人。”

  楚休的嘴角挤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道:“自己人?虚言大师你错了,在我这里只有能杀的跟不能杀的,从来都没有什么自己人。

  袁天放伤我手下,夺我镇武堂,当众羞辱我,那他,自然就是能杀的那种。”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