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二十二章 联手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26 20:36:4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楚休跑来大光明寺干什么都有可能,但虚言却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跑来跟他联手要杀一个‘自己人’。

  反正在虚言看来,袁天放就是隐魔一脉的自己人。

  就好像是大光明寺跟须菩提禅院就算有矛盾,也不会自相残杀,因为大家都是属于佛宗一脉。

  但现在楚休的行为,却是让虚言无法理解。

  看着虚言的表情,楚休淡淡道:“虚言大师不用管我为什么要杀自己人,你只需要考虑好一点那就足够了,那便是杀了袁天放,对于大光明寺有利。

  袁天放杀了大光明寺的弟子,此仇已经结下。

  而且袁天放乃是隐魔一脉的魔道大佬,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杀了他,对于消弱隐魔一脉的实力也是有帮助的,反正怎么看,对于大光明寺都没有坏处,不是吗?”

  虚言闻言脸色就更加的怪异。

  一个隐魔一脉的人,站在他面前跟他讨论怎么消弱隐魔一脉的实力,还有比这更奇葩的事情?

  楚休接着道:“其实虚言大师你应该高兴才对,最好整个隐魔一脉当中都是我这种自私自利,不顾整个宗门利益的人。

  那样就算是没有那些正道宗门的打压,估计隐魔一脉自己都会自己内斗而亡的。”

  虚言深吸了一口气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能杀了袁天放,对于我大光明寺来说的确没有坏处,但现在我大光明寺却是无法出手。

  正魔大战刚刚结束,我大光明寺不想在因为江湖争端而大规模的出手了。

  杀了袁天放,大光明寺必将引来整个隐魔一脉的报复。

  虽然我大光明寺不怕,不过打起来,仍旧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场景,这也是我大光明寺不愿意看到的。”

  说着,虚言还是撇了楚休一眼道:“要不然你以为,你在北燕闹的这么厉害,我大光明寺为何很少插手吗?

  一个是你跟虚渡有了约定,还有就是,我大光明寺是真的不想在这种时候再搞事情了。

  第二个嘛,那就是我大光明寺想出手,现在也是有心无力的。

  方丈师兄在闭关,虚云师兄和虚静师兄也在闭关,没有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出手,我可不想让其他大光明寺的弟子白白送命。”

  楚休一伸手道:“这两点都很简单,虚言大师不要忘了,在隐魔一脉中,我的地位可并不比袁天放差,你们放心,只要杀了袁天放,隐魔一脉那边自然由我去周旋,我是不会让大光明寺跟隐魔一脉激战起来的。”

  虚言皱眉道:“但你若是故意办不到呢?”

  楚休单独道:“这点虚言大师你还请放心,我楚休这点信用还是有的。

  况且我也不想让现在的隐魔一脉就跟大光明寺对上,那样我在北燕所布置的这些家业,估计也剩不下多少了。

  至于最后一条,更简单,这次我来,哪怕是虚云大师没有闭关,我也是请不起的,大光明寺只要出一个人便足够了。”

  “谁?”

  楚休沉声道:“空执禅堂首座,虚渡大师!”

  大光明寺这些和尚当中,楚休跟达摩院的虚行交过手。

  对方的实力在同阶武者中只能算是中上流的水平,不算弱,但也绝对算不上是强的那种。

  但虚渡却不一样,反正楚休是看不出来他的实力深浅,是那种已经达到了真丹境的巅峰,绝对有资格跟真火炼神境叫板的程度。

  虚言还是有一些犹豫,他行事沉稳,向来不喜欢做太过冒险的事情。

  楚休这件事情在他看来,便有些冒险了。

  反正一个隐魔一脉的人,跑来大光明寺找他联手杀同为隐魔一脉的武者,这点虚言怎么想,怎么别扭。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却是忽然传来:“这事情我应下了,袁天放那老东西佛爷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前段时间他的那些徒弟竟然逼得卖灵酒的西仓刘家都忍不住要迁走了,简直岂有此理!

  我就没见过那比刘家还老实的武林世家了,一个家族内,竟然只靠贩卖灵酒为生,这种家族他都欺负,畜生!”

  虚渡挽着僧袍的袖子,腰间挂着酒葫芦,气势汹汹的走进来,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虚言无奈的一拍脑袋道:“虚渡师兄,这件事情你怎么知道的?刘家这么一个小家族出事你都知道,什么时候你这么关心江湖消息了?”

  虚渡随意的一摆手道:“先不要纠结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佛门以慈悲为怀,出了事情就应该去管。

  楚休,你负责将那老家伙给引出来,佛爷我半路干他一票,咱们两个联手,弄死这老家伙!”

  此时的虚渡一脸的匪气,那摸样好似跟袁天放有着杀父之仇一般,也不知道因为他嫉恶如仇,还是因为袁天放的徒子徒孙害得他没有酒喝。

  眼看着虚渡都已经答应了,虚言此时也是无可奈何的很,当着楚休的面,他还能落虚渡的面子不成?

  而且大光明寺除了方丈以外,本来就是以三大禅堂的首座为尊的。

  若不是因为虚渡本身不靠谱,否则以虚渡的实力,在方丈虚慈、虚云和虚静都闭关时,大光明寺应该是由虚渡来执掌的。

  楚休的嘴角带着笑容道:“那等到有确切动手的计划时,我会让人通知虚渡大师的。”

  说完之后,楚休便直接告辞离去。

  等到楚休走之后,虚言这才埋怨道:“虚渡师兄,你为何答应的那么快?楚休上赶着来跟我大光明寺联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

  况且对方还是隐魔一脉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怎么也要从长计议才行,你一句话便答应了下来,太草率了一些吧?”

  虚渡摇摇头道:“你呀,就是顾虑太多了,我就问你一句,隐魔一脉少了一位真火炼神境强者,对我大光明寺,甚至是对我正道武林来说,有没有好处?”

  虚言道:“当然有,别说少了一位真火炼神境强者,哪怕只是少了一名寻常的魔道武者对于正道武林都是有好处的。

  魔消一分,正便涨一分,魔不压正,古来便是如此。”

  虚渡一摊手道:“这不就得喽,想那么多有什么用?

  虚言师弟,不是我说你,有时候你是真应该果断一些了,袁天放那老东西把整个北燕搅太乱了。

  楚休那小子虽然也不是什么好鸟,但起码人家懂规矩,否则的话,你也不会跟他有三个月的约定期限了吧?

  而且袁天放那老东西简直就是又坏又蠢,他那帮白痴徒弟已经将北燕武林折腾的苦不堪言了。

  我大光明寺自诩正道武林领头人之一,北燕第一大宗门,难不成就真任由袁天放的那帮徒子徒孙胡闹去?这让其他势力怎么看我大光明寺?

  晚一天解决,那对于我大光明寺的名声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虚言诧异的看着虚渡,他竟然也能够把利益关系看的这么清楚?

  现在虚言都有些分不清,虚渡到底是为了大光明寺的利益要杀袁天放,还是纯粹因为自己喝不到酒了,这才想要杀袁天放的。

  而此时楚休回到镇武堂后,他则是要想一个办法将袁天放给引出镇武堂。

  对方总在燕京城内呆着,一个是楚休不想在这里动手,动静太大,还有就是楚休也怕北燕朝廷那边随意插手。

  对于项隆,楚休是不报什么希望了。

  他跟项隆之间的合作现在已经是名存实亡,双方就差彻底撕破脸皮了。

  引出袁天放其实很简单,楚休让水无相帮忙,让一个小家族配合一下,在其家族内刻下一座上古阵法,然后蒙骗袁天放的徒子徒孙,说这是从上古传承下来的至宝,但却无人能够打开。

  水无相所精通的上古阵法当然不是这些阿猫阿狗能够随意打开的,甚至他们求助段九鳌,就连段九鳌都打不开,只能让袁天放自己单独走一趟了。

  出了燕京城之后,袁天放便一只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但他却是找不到这种感觉的源头。

  武者的感知都极其的敏锐,特别是袁天放这样的。

  昔日袁天放正值巅峰壮年时,在江湖上肆意的杀戮纵横,那可不是说笑的,所以那个时候的袁天放感知是最为敏锐的时候。

  但现在随着年龄增大,袁天放的气血之力虽然没有衰败,但却已经不再增长了。

  至于感知方面,他其实已经开始退化了。

  所以袁天放一直都以为是那上古阵法中是不是埋藏着什么凶物或者是陷阱之类的东西,有些危险之类的事情,还在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去破阵。

  就在这时,袁天放的脚步忽然一顿,在道路的尽头,有一个不修边幅,腰间挎着酒葫芦的和尚正一脸气愤的看着他,好像是跟他有着杀父之仇一般。

  看对方的僧人袁天放便知道,对方应该是大光明寺的僧人,而且实力绝对不弱,甚至他都能隐隐感觉到对方体内那股骇人的力量。

  袁天放还以为对方是上次他杀了宗平一事而来的,所以他开口道:“这位大光明寺的……”

  不过虚渡根本就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怒喝一声便冲了上来:“袁老魔,受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