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天放此时可以说是凄惨至极。

  佛光入体,那股炙热的佛光好似岩浆一般,不断侵蚀破坏着他的经脉。

  佛门罡气对于魔道武者的克制一瞬间便被发挥到了最大。

  而且楚休那一刀更为邪异,在斩伤他的同时,伤口处却是有着一股力量在不断吞噬着他的气血,消弱着他的力量。

  袁天放怎么都想象不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被两个真丹境的武者给逼成这般模样。

  就算他昔日败在龙虎山那个老道士的手中,他都没有如此狼狈。

  而且昔日他败给龙虎山的那个老道士,那可也不是凡俗之辈。

  那老道士虽然在江湖上籍籍无名,但他却是老天师当初的贴身道童。

  也就是说,他几乎是伺候了老天师一辈子,年龄虽然要比老天师小,但也小不了多少的。

  被这样一位重创不丢脸,但现在他却是被楚休和虚渡这两个后辈联手逼到了这种程度,这一瞬间,袁天放的凶性便已经被激了起来。

  刹那之间,袁天放的脸上便出现了一道道血色魔纹,他周身那股魔气中也夹杂着一丝的血色,气息变得无比的凶厉。

  陆江河诧异道:“这老家伙竟然把血魔变天大法给学去了,到底是哪个家伙把这玩意也给泄漏出来的?”

  楚休问道:“这是你血神魔功的一部分?”

  陆江河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这是昔日本尊研究出来一门配合血神魔功的秘法,可以最大效果的催动体内的气血之力,融汇魔气,足有让天地变色之威,不过最后却被我封存放弃了。

  原因就是在研究这门秘法时,本尊走入了极端,血神魔功本来便回复能力惊人,仅次于教主的不灭魔丹。

  但这门秘法所消耗的却是本尊的气血本源,与其动用这门秘法来拼命,那本尊还不如直接燃烧精血逃离,等恢复之后再来报仇呢。

  看来昔日我血魔堂被洗劫的还当真是彻底,这种东西都被翻出来了。

  小子,你小心一些,玩意当初就连本尊都没有使用过,不过推演出来的效果可是极其惊人的。”

  楚休暗中撇了撇嘴。

  说白了,其实陆江河这厮就是怕死,不想去跟人拼命,所以才将这么一门拼命的秘法给封存的。

  不过这门秘法的效果可以说是相当显著的。

  袁天放这么一个真火炼神境界的老魔开始拼命,那股威势简直惊人。

  十只巨大的手臂开始发生变化。

  手臂后面竟然牵连出一个个巨大的魔影来,一瞬间,方圆几十里内,尽成一片魔域!

  那股强大的魔威直接压制的虚渡身形步步后撤,魔影呼啸而落,虚渡周身的佛光直接被消融了一层,眼看着便已经要挡不住了。

  楚休手捏佛印,换日大法施展而出,身后的大日如来虚影也是绽放出了无尽的佛光来,想要用佛光来抵挡这撼天的魔威。

  但在魔影碾压之下,大日如来之威竟然都敌不过,彻底被碾碎!

  陆江河在楚休的脑海中嘿嘿笑道:“本尊说什么来着?这可是昔日本尊创造出来的秘法,哪怕因为鸡肋而被封存,其威能可也是不容小窥的。

  还有之前本尊就说了,你偷袭就偷袭,用什么灭三连城箭啊,保留实力,最后当底牌好不好?”

  “闭嘴!”

  楚休喷了陆江河一句,这厮的嘴太碎了,楚休一边动手,他就一边在楚休的脑海中开始指挥着。

  不过这厮的打法有些太过猥琐,以前陆江河的那些对手多半都是被他给耗死的,而不像是楚休,以刚猛暴烈为主,上来便是硬攻强杀。

  这时候虚渡有些撑不住了,他终于开口道:“我说楚休,不是佛爷我临阵脱逃,而是着老东西太猛了,你可没说他还有这一手!”

  楚休敢肯定,虚渡此时定然还有着底牌在。

  不过看虚渡这幅模样,显然他是不准备拿出底牌跟袁天放拼命了。

  对于大光明寺来说,杀掉袁天放的确符合他们长远的利益。

  但眼下袁天放已经被重伤,甚至都开始动用了搏命秘法,那今后袁天放肯定是一个重伤的结局,没有力量继续在北燕之地胡搞乱来了,这也一样符合大光明寺的利益。

  所以眼下他就算是抽身后退,也不吃亏,犯不着去拼命。

  至于楚休嘛,那就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楚休的面容不变,说实话,他借大光明寺之手,只是想要找一个借口,多一重保障嘛。

  杀人,还是要靠自己的。

  在那魔威之下,楚休散去一身的佛光,周身忽然涌动起来一股极其邪异的力量。

  他手中结印,那复杂的印决陆江河连见都没有见过,同时楚休的嘴里面也是吐出了一个个的音节,那声音简直不似人声一般,诡异无比,听得陆江河心中寒意顿生,竟然忍不住抖了一下。

  半空中原本因为袁天放的气息牵动了巨大的阴云魔气,但此时却全都化作了一片漆黑之色。

  方圆数十里内,日月无光,尽成一片永夜!

  虚渡猛的一哆嗦,看向楚休,又看向半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那股凶厉之气已经超越了袁天放的魔气,好似什么上古的大凶之物被放出来了一般!

  就连此时的袁天放都不禁心中发寒,这股力量,竟然让现在已经进入搏命阶段的他都感觉到了恐惧!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无比的哭嚎之声降临,不似人声,但却带着一股邪异的威能,渗透人心,虚言当即便脸上一白,口诵经文抵挡。

  而且首当其冲的袁天放更是一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的好似死人一般。

  那哭嚎之声还在继续,漆黑色的世界中,血色的雨滴坠落,宛若天哭一般。

  袁天放周身的魔气在那血色的雨滴当中全部消融,他整个人都在挣扎,但在仿若咒语般的哭嚎之声中,那挣扎却是越来越弱,彻底没了生息,最后一丝雨滴坠落,袁天放的身形竟然犹如气化了一般,瞬息之间,化作无数尘埃飞散!

  血雨停止,永夜散去。

  虚渡用骇然的目光看着楚休,此时的楚休仍旧站在那里,但身上的气息却是漂浮不定,特别是他的眼睛,那是一股不带丝毫人类情感,只有着无尽凶厉的目光,堪称是邪异至极。

  直到片刻之后,楚休的双目这才回复正常,但同时一股极致的疲惫却也是席卷他的全身。

  看着眼前的场景,甚至就连楚休都没有想到,这式功法的威能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

  这便是七式大悲赋合一所带来的极致威能,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

  昔日楚休只是稍微试了一下这式功法的起手式便已经被反噬,如今真正使用出来,袁天放直接被绞杀的连灰都不剩,但这反噬之力却是骇人无比。

  就在刚才他施展的时候,魔恸天哭大悲咒的力量直入他心底,那是一股至阴至邪的力量,堪称是所有世间所有凶厉的集合体。

  可以说只要一个不小心,施术者便会堕入其中,彻底疯狂,变成一个没有丝毫感情的凶厉存在,只知道破坏一切,杀戮一切。

  而且最后楚休似乎有一种感觉,好像是上次独孤唯我留给他的那股力量发动了一下,这才将魔恸天哭大悲咒的反噬力量给挡住。

  总之这式功法在不到关键的时候,还是不用为好。

  陆江河好像才反应过来,他惊骇道:“艹艹艹!这是七式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合一?你竟然这部邪门的功法都凑齐了?”

  天地交征阴阳大悲赋就算是在五百年前的名气都大的很,有很多人想要将其彻底集齐,但却始终没人能办得到。

  没想到在楚休身上,这七式功法合一,所带来的威能竟然让陆江河都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

  虚渡看着楚休,脸上没有了笑容,有的只是深深的忌惮。

  他甚至要考虑着,此时他要不要对楚休出手。

  因为现在他才发现,跟楚休相比,那袁天放简直就是一个渣!

  若是让楚休修炼到真火炼神境,他简直想象不到,楚休究竟会有何等的威势,恐怕那时候真的是魔焰滔天了。

  不过虚渡却始终没有动手,因为他没有把握。

  方才就算是那魔恸天哭大悲咒的余波都让虚渡难以承受,必须要静养一段时间,而且不得不说,楚休将他给吓到了。

  虽然说这种级别的力量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控的,现在楚休肯定已经筋疲力尽了,但他却不敢去赌,万一楚休还有余力了,那怎么办?

  半晌之后,楚休笑了笑道:“恭喜虚渡大师斩杀袁天放,以真丹境杀真火炼神境,这种战绩足够虚渡大师你踏入风云榜前十。”

  虚渡皱眉道:“可人是你杀的。”

  楚休带着笑容道:“这不重要,袁天放都已经死的连渣都不剩了,现在这里就剩下你我两人,我说谁杀的,便是谁杀的。

  这份战绩我让给虚渡大师你了,回到隐魔一脉后,我这边也有一个交代。

  各取所需,这一战,我们合作的很愉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