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二十六章 脱罪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29 08:36:3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梅轻怜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这件事情闹的有些太大了。

  隐魔一脉现在并没有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尊强者在,他们这些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便是扛大旗的人。

  结果现在扛旗的却是死了一个,据说还是死在了大光明寺的身上,这怎么能够不引起轰动?

  况且袁天放是否是死在虚渡手中可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就如同梅轻怜所说的,虽然袁天放已经死无全尸了,不过这件事情疑点太多,经不起推敲。

  楚休这边刚刚跟袁天放结怨翻脸,结果那边袁天放就被杀了,楚休还大张旗鼓的清算杀戮袁天放的徒子徒孙,若是说这件事情跟楚休一点关系都没有,谁相信?

  所以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隐魔一脉第一时间便急招楚休跟梅轻怜前往东齐会合。

  名义上是问一下事情的详细经过,但实际上,其实还是审问的意味较多。

  这次的地方安排在东齐都城大梁城周围的一处秘密据点内,楚休和梅轻怜连续赶路接近一个月,中间没有丝毫休息,这才来到了大梁城。

  楚休和梅轻怜这么着急只是因为他想要提前见一下魏书涯,不过事情貌似有了一些变化,隐魔一脉的其他人为了防止魏书涯跟楚休说些什么,所以特意让人守在大梁城周围,楚休和梅轻怜刚刚出现,便被人给请去了,根本就没有跟魏书涯见面的机会。

  秘密据点的地下大殿中,隐魔一脉数位大佬齐聚一堂,楚休看到了魏书涯,还有其他几人,来的倒是不如正魔大战时全面。

  不过这倒也很正常,袁天放的死的只是个人问题,而上次可是影响整个江湖格局的大事情,当然要慎重一些了。

  魏书涯看着楚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看不出喜怒来。

  他跟楚休之间的关系谁都知道,所以这种场合,除非是到了关键时刻,否则他也的确不太适合发表一些言论。

  这时有一位全身都笼罩在黑袍中的隐魔一脉大佬沉声道:“楚休,我们找你来的目的,相信你也知道了。

  袁天放死了,你可有什么好说的?”

  楚休淡淡道:“风满楼都已经将消息传扬出去了,我又有什么好说的?”

  “风满楼是风满楼的消息,不过我等为何感觉这其中有些不对?大光明寺应该知道袁天放乃是我隐魔一脉的执掌者之一,他们费尽心力杀了袁天放,图什么?”

  楚休忽然笑了两声道:“诸位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那隐魔一脉的大佬皱眉道:“当然是真话。”

  “真话可有些对袁前辈不敬,诸位确定要听。”

  “当然要听!”

  楚休轻哼了一声道:“既然如此,那诸位也就别怪我说话难听了,袁天放被杀,纯属他活该!

  我知道诸位怀疑我在其中做手脚,因为我跟袁天放有仇怨。

  但诸位看看袁天放在北燕之地干的那些事情就知道了,他这纯粹是在挑衅大光明寺的底线。

  我执掌镇武堂时,合纵连横,威逼利诱,外加杀戮威慑,这才掌控住了一部分北燕武林的局势,并且跟大光明寺的虚渡交手几招后,这才算是可以在北燕立足。

  大光明寺不去动我,只是因为现在大光明寺没时间去动我,而且我也守着大家默认的规矩,没有胡来。

  而袁天放一到北燕都干了些什么?他带着他那帮徒子徒孙搅得整个北燕武林都不得安宁,简直不给人留丝毫的活路。

  在他死之前,已经有不少北燕武林势力的家主掌门去大光明寺告状喊冤去了,作为北燕武林魁首的大光明寺,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不出手吗?

  我甚至还摒弃前嫌,想要救袁天放,毕竟对方是我隐魔一脉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死一个对于我隐魔一脉来说都是大损失。

  但可惜那虚渡的修为深不可测,对方突破真火炼神境只是时间的问题,甚至说他是第二个陈青帝都不为过,我全力出手射了对方一箭,但却也奈何不得对方,只能放任他杀人后离去,我若是强行拦截的话,恐怕到最后自己都会折在那里。”

  为了找借口,楚休可是把虚渡的实力拔高了数倍。

  楚休也不怕他们猜出来,因为虚渡的确是很低调,极少与人交手。

  隐魔一脉当中,跟虚渡交过手的只有一位褚无忌,不过他肯定不会拆穿就对了。

  等楚休说完之后,在场的众人也都不吭声了。

  的确,袁天放的行为如果细究起来,的确是有些作死,再加上大光明寺爱管闲事的性格,倒真有可能对他出手。

  这时忽然又有人问道:“大光明寺杀袁天放倒是有理有据,不过据我们所致,袁天放死后,你却是大肆杀戮他的弟子,这又是为何?你还敢说你不是因为私怨吗?”

  楚休淡淡道:“实话实说,这其中的确是有一些私怨的元素,不过这却并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我杀他们,乃是为了大局考虑!”

  有人气极反笑道:“你残杀同门,还算是大局?”

  楚休冷哼了一声道:“你们不在北燕,怕是不知道袁天放究竟干了一些什么。

  大部分的胡闹事情都是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们闹出来的,可以说是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我杀了他们,算是给了北燕武林一个交代,给了大光明寺一个交代,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我若是不这么做,被大光明寺抓到了把柄,再借口进攻我镇武堂,甚至整个隐魔一脉,那时候我隐魔一脉到底是战,还是不战?”

  楚休叹息了一声道:“眼下正魔大战刚刚结束,明魔一脉跟正道一脉两败俱伤,可以说正是我隐魔一脉休养生息的大好时机。

  结果有些人作为隐魔一脉的领头人之一,却是全无大局观,放肆胡来,差一点就挑起了正道武林跟隐魔一脉的激战。

  诸位,你们若是说,隐魔一脉不惧大光明寺,不惧跟正道武林一战,那好,这便算我杀错了,我愿意戴罪立功,作为先锋跟大光明寺死战。

  但反之诸位若是不想跟大光明寺一战,那就证明我做的没错。

  杀了几个只知道捣乱胡来的白痴,换得大光明寺息事宁人,保全大局,我认为值得!”

  楚休这一番话说的是掷地有声,脸上的表情更是堂堂正正,好像是自己受了大委屈,但却依旧为了隐魔一脉着想一般。

  在场的众人对视一眼,均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虽然这件事情疑点多的很,但楚休却是都做出了解释,眼下死无对证,他们还能怎样?

  最重要的是,楚休有一点正好戳在了他们的痛处上。

  那就是现在整个隐魔一脉,没有人想要跟大光明寺开战。

  就如同现在大光明寺不想跟隐魔一脉来一场激战一样,现在四分五裂,没有一个主心骨的隐魔一脉更不想跟大光明寺激战,因为没有利益。

  上次正魔大战关乎到正魔两道之间的格局,哪怕对于他们个人来说真的没有丝毫的利益,他们也不得不出手,但现在嘛,他们有选择的余地,却是没人愿意出手了。

  楚休便利用这一点,在大光明寺那边拿着隐魔一脉当威慑,现在到了隐魔一脉这边,他却是又拿着大光明寺当威慑,效果相当的好。

  有人咳嗽了一声道:“既然是这样,那楚小友便先下去吧,这次倒也难为楚小友你了。

  虽然是后辈,但却能有如此的大局观,不容易,不容易。”

  一众人此时反而赞扬起楚休来了,看得一旁的梅轻怜一阵目瞪口呆。

  她可是看到了楚休所做的一切,以下犯上,残杀同门,结果弄到最后,反而是他楚休有大局观了,这简直让人无语。

  楚休一脸坦荡之色的走下去,魏书涯也跟了出来,沉声道:“先跟我回去一趟。“

  在这处秘密据点内,隐门一脉的大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单独的房间,带着楚休和梅轻怜进去后,魏书涯盯着楚休,沉声道:“说说吧,人到底是不是你杀的?我可不信你小子能有这种大局观,你要是真有大局观,昔日在拜月教正魔大战时,你便不会杀刑司徒了。”

  楚休看了一眼四周,魏书涯轻哼了一声道:“房间内都布有隔音阵法,其他人听不见的。”

  楚休笑了笑道:“什么事情都瞒不过魏老你,人,的确是我杀的,是我联手虚渡一起杀的。”

  魏书涯闻言顿时深吸了一口气,就算他之前已经隐隐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但他仍旧无法接受袁天放竟然死在了楚休的手中。

  虽然以前楚休便有斩杀方金吾的经历,不过这次跟那次根本不同。

  方金吾虽然是真火炼神境强者,不过却是一个老迈过时的家伙,不值一提。

  而袁天放此时虽然不在巅峰,但却绝对算不上是老。

  最重要的是,袁天放可是隐魔一脉的大佬之一,不管他们之间的关系如何,双方也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结果现在却是被楚休给杀了,这种事情怎么都有点别扭。

  甚至就连魏书涯都没想到,楚休的实力竟然已经增长到了这般地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