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天门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8-12-29 08:36:38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东西两重天,东海自在天跟昆仑天门可以说是当世个人战力最强的宗门。

  自在天天主钟神秀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存在于传说当中,天门虽然神秘,但却偶尔也会出现在江湖上。

  东昆仑之巅,一座座洞府开凿在山峰之上,上面还遍布着各种各样的奇异符文,显得古朴而又苍凉。

  此时一间洞府当中,一名身穿战甲的武者情绪有些激动道:“门主,十年期限还没有到,这次踏足江湖的应该还是我,为何要让这个家伙去?”

  这名武者正是天门九大神将之一的罗神君,昔日在众多宗门前往关中刑堂围攻楚休时,他却是被独孤唯我所泄漏出来的一股气息所吓跑,直接回到了天门当中。

  在罗神君对面,一名身穿虎皮大氅,披散着头发,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武者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道:“罗神君,你还不服气?

  几十年前你便在楚狂歌手中丢了钥匙,那时候大家说你办事不力,你还说遇到了不要命的疯子。

  结果这一次,你却是被一个小辈给吓的跑回了昆仑魔教,简直就是笑话嘛,还独孤唯我,你怎么不说你遇到了宁玄机呢?五百年都过去了,昆仑魔教早就亡了!”

  罗神君怒声道:“况邪月,你知道个屁!

  那小子身上泄漏出来的气息,百分百是属于独孤唯我的!

  别的东西我能忘,昔日独孤唯我屠戮我天门九大神将的影像,你我都看了无数遍,我怎么可能会忘?”

  对面的况邪月懒洋洋的坐在了石椅之上,不屑的笑道:“罗神君,你还真是修炼修得脑子都呆住了,那楚休是什么身份?隐魔一脉的继承人。

  隐魔一脉又是什么身份?是昔日昆仑魔教的那些余孽。

  那楚休获得昔日独孤唯我的一些随身之物,上面有着属于他的一些气息,这又有什么奇怪的?”

  罗神君还想要说些什么,上方忽然传来了一个不算重的声音:“闭嘴。”

  一听这个声音,况邪月立刻从石椅上站起来,罗神君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上首处,端坐着一名外貌大概三十多岁的男子,穿着一身黑袍,但头发却是红色,如火一般的赤红。

  他的面相很普通,普通到了你看一眼,几乎就没什么印象的那种。

  但他整个人却是宛若一颗星辰一般,就算是有着这种普通的面相,但放在他整个人身上,那股无形的气质却让你挪不开眼睛。

  这个人便是天门门主,位列至尊榜第四的君无神!

  在独孤唯我和宁玄机失踪五百年后,甚至说君无神乃是当今的天下第二,也没有人会觉得不对。

  凝视着罗神君,君无神淡淡道:“有些错误我能容忍一次,但却无法容忍第二次。

  第一次你碰到了楚狂歌,此人虽然崛起于微末,但其心性却是非常人能比,你在他手中吃亏,我可以理解。

  第二次你碰到了楚休,此人乃是江湖年轻一代中最顶级的俊杰人物,还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就像况邪月所说,他身上或许有昔日独孤唯我留下的这些东西,我也可以理解。

  但是,错了便是错了,踏足江湖的机会每个人只有一次,你浪费了,那便不要再想第二次了。

  上一次钥匙落入了楚狂歌的手中,你还能将其拿回来,这一次上古遗迹出世,其中可能有钥匙,也可能没有。

  万一落入了大光明寺,落入了天师府手中,难不成还要我亲自出手?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这一次让况邪月去,你去负责巩固他所负责的封禁。”

  君无神的声音很淡,好像只是在叙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而已,没有愤怒,也没有任何的感情。

  但就是这种平淡的语调却是让罗神君不敢多说半个字,只得点头躬身答应。

  走出洞府之后,况邪月冲着罗神君嘿嘿一笑道:“罗兄,最近我睡的有点多,我那个封禁可是有一段时间没加固了,你接手之后可要多费一些功夫了,放心,这次我若是再见到那楚休的话,我会帮你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将你吓成那般模样。”

  “况邪月!”

  罗神君怒喝一声,但下一刻,况邪月的身形一动,却是犹如一道流光,转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

  天门神将再次踏出江湖,而这次遗迹的事情所牵扯到的,几乎是所有顶尖的江湖宗门。

  此时在大光明寺的山脚下十余里处,这地方已经被大光明寺所接管,之前那些挖宝的小势力一看事情闹的太大,都已经忙不迭的全部撤离了。

  他们虽然也贪心和好奇这遗迹当中究竟有什么东西,不过他们却也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自己去拿,那可是会死的很惨的,就凭他们的实力,甚至就连阵法都解不开。

  地面上被他们挖出了一个百丈大小的坑洞,其中散发出了一阵阵幽光来,一面石碑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上古文字,其中虽然有些碎裂,不过却也能够读懂其中的意思。

  这地方在上古时期便是一处单独的空间秘境,其中资源丰富,所以被各大势力所占据,在其中都有着宗门驻地。

  而且在上古大劫来临之前,各大势力还曾经在其中商讨着应该怎么度过上古大劫,这也是众人怀疑这其中有关于上古大劫隐秘的原因。

  此时虚云带着虚言便站在那遗迹的边上,其中还有数名武者在其中破解着那阵法。

  这些武者并不是大光明寺的人,而是四灵之一玄武门的人。

  玄武门的武者擅长各种机括和阵法傀儡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次他们也是被大光明寺给请来的。

  这种上古阵法大光明寺是真不擅长破解,最重要的是,一旦强行破开,大光明寺害怕出现什么意外,直接将这处空间给毁掉。

  像这种单独存在的空间在经历过上古大劫之后其实已经是脆弱无比了,一旦出现了什么损伤,有可能整个空间彻底崩溃,到时候他们可是会什么都拿不到的。

  “濮阳大师,还有多长时间能够破开这其中的阵法?”虚言有些焦急的问道。

  眼下消息已经传扬出去了,耽搁的时间越长,来的人便越多。

  说起来大光明寺也是感觉憋屈的很。

  这么一处珍贵的上古遗迹,结果就在他们大光明寺的脚下呆了上万年,竟然都没被人发现,这种事情简直可笑。

  结果现在好不容易发现了,却是被外人发现的,虚言都能想到,接下来一众江湖强者肯定会蜂拥而至的,他们大光明寺拦都拦不住。

  破解阵法乃是玄武门的长老濮阳奕,乃是江湖上少有的阵道大宗师之一。

  闻言他从下面跃上来,摇摇头道:“想要破开阵法简单,不过这处遗迹已经受到了上古大劫的冲击,有些脆弱,单单破开阵法都有可能导致这处空间出现问题,所以现在我先要加固阵法,再破开阵法才行,估计还要一两天的时间。

  而且这处遗迹跟之前所发现的遗迹都差不多,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怕是进不去的,最多也就只能容纳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进入其中。”

  虚云点了点头道:“那就麻烦濮阳大师你了。”

  濮阳奕连忙道:“不敢当,能够破解这种上古阵法对于我在阵道之上的理解也是很有好处的,应该我要感谢大光明寺才对。”

  虚云对一旁的虚言道:“不用担心了,你担心也是无用,这么一座上古遗迹出世,那帮人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哪怕是动用什么底牌秘法之类的,也会赶来的,现在他们没露面,只是因为遗迹还没彻底打开而已。”

  虚言愕然道:“师兄你的意思,他们都已经到了?”

  虚云看着一个方向,淡淡道:“当然到了,而且到的人还不少。

  不过不用担心,该是我们的,那就是我们的,凭实力去抢去夺,我大光明寺也不怕任何人。”

  “虚云大师果真霸气!”

  一个带着戏谑的声音传来,远处魔云涌动,东皇太一,还有拜月教圣女以及三名拜月教的神巫祭一齐来此,这差不多已经是整个拜月教接近三分之一的实力了。

  看到东皇太一前来,虚言顿时冷哼了一声,对于刚刚打完正魔大战的双方来说,虚言能给对方好脸色那才叫奇怪呢。

  东皇太一似笑非笑道:“看来诸位都不怎么欢迎我啊?”

  虚云淡淡道:“你们拜月教的伤都养好了?上次九大神巫祭死了一多半,这一次你身后的那几位,都是新选出来的?你就不怕他们也陨落在遗迹中,让你们拜月教连九位神巫祭都凑不齐?”

  昔日正魔大战当中,够资格当东皇太一对手的,便是虚云了,也就只有他才敢这么正面跟东皇太一说这种话。

  而东皇太一带着的那三位神巫祭,除了一个山鬼之外,其余都是后补进来的,虚云这话说的,倒也没毛病。

  东皇太一冷笑了一声道:“虚云大师最好也想想,你们大光明寺六大武院的首座能不能凑齐。

  在自家门口发现的遗迹却是自己都保不住,你们大光明寺这次,可是要笑死个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