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遗迹周围已经云集了十余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这等规模甚至仅次于正魔大战,让下方负责破阵的玄武门武者都感觉到有压力。

  魏书涯微微皱了皱眉头。

  正魔大战之后,他还以为魔道终于可以抬头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其实抬头的,只有一个拜月教而已,只因为对方有夜韶南这么一个至强者在。

  而他们隐魔一脉虽然没受到损伤冲击,不过实力却依旧在这里摆着,不断前来的江湖强者中,属于他们魔道一脉的可是少之又少,大部分可都是正道中人。

  正魔两道之间的差距,依旧是很大很大的。

  就在这时,终于又来了一波魔道中人,不过隐魔一脉的人却并没有对他们抱有什么好脸色,甚至比对待那些正道宗门的人态度还差,因为他们是邪极宗的人。

  相比于敌人,叛徒当然更可恨。

  邪极宗只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叶天邪,还有一个便是邪极宗宗主,‘邪王’盛北轩。

  其实在江湖上,特别是在同为魔道的宗门眼中,邪极宗的名声其实并不怎么好。

  在他们看来,邪极宗乃是昔日昆仑魔教的叛徒,而且邪极宗远在极北之地,在大光明寺的佛光照耀下只能当孙子,并且还跪舔拜月教,简直没有丝毫的气节尊严。

  但这位‘邪王’盛北轩卖相却是相当的不错,跟邪极宗给人的印象正好相反。

  盛北轩的年龄虽然也不算小了,不过却仍旧保留着一副四十多岁中年人的模样,最重要的是,他很英俊,其年轻时,完全可以吕凤仙、赢白鹿等人比的那种英俊,就算现在年龄大了一些,但却更添一股成熟的魅力。

  “东皇大人,好久不见啊。”

  盛北轩轻笑着跟东皇太一打了一声招呼,但东皇太一的反应却是极其的冷淡,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东皇太一其实也是有些看不上邪极宗,对方太能偷奸耍滑了。

  上一次正魔大战邪极宗的确是出力了,派出了不少武者前来,甚至就连叶天邪这位邪极宗的继承人都被派来了西楚,但盛北轩却是没来。

  邪极宗这么做显然是不准备把宝都压在拜月教身上。

  当然这种事情也无可厚非,毕竟这个江湖上会什么都不顾便孤注一掷的人始终都是少数,邪极宗留一手也是情有可原,但总归不是让人那么舒服就对了。

  面对东皇太一的态度,盛北轩也没有在意,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显得极其有风度。

  不过这时赤练魔宗的秦朝先却是冷笑了一声道:“盛北轩,你倒是有胆气,在这种场合竟然也敢把自家未到武道宗师境界的继承人拿出来,你就不怕他陨落在里面?”

  盛北轩笑道:“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年轻小辈不经历磨练怎么成长?你我年轻时出生入死,哪个险境不比现在凶险?

  龙虎榜上的俊杰都已经踏入了武道宗师境,我邪极宗的弟子出来闯荡江湖的时间有些晚了,不费力追赶,这怎么能成?”

  站在盛北轩身旁的叶天邪轻哼了一声道:“宗主,你当初若不是压了我这么长时间,恐怕我早就已经到真丹境了。

  所谓的龙虎榜第一,我还当真看不上眼,方七少接连被数人超越,这个龙虎榜第一呆的有什么意思?

  下次上榜之时,我可不会出现在龙虎榜了,而是风云榜!”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叶天邪,这厮其实也是有点可爱的,傻的可爱。

  如今这年头,这般盲目自信的人可是找不出多少来了。

  记得当初叶天邪作为邪极宗秘密培养的底牌,刚刚亮相时的确是惊人的很,以人身修炼妖兽功法,更是炼化了血蛟内丹。

  只可惜这一代江湖当中,妖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叶天邪当初的目标可是张承祯,结果呢?张承祯早就已经一骑绝尘了,后来的楚休、宗玄等人也是接连踏入武道宗师境界,将其远远的甩在了身后。

  结果现在叶天邪竟然还有些看不起方七少,还想要一步直接踏入风云榜,这可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这一代龙虎榜之上,能够做到出龙虎榜便入风云榜的,就只有三个人,张承祯、楚休跟宗玄。

  就连赢白鹿都不曾做到这一步,叶天邪这个才刚刚在极北飘雪城吃瘪的家伙想要做到这一点,可是难之又难的。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传来:“龙虎榜第一没意思?我也觉得这玩意没意思,所以让给你了。”

  众人看向远处,只见剑王城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剑南王’独孤离带着方七少前来,而看此时方七少身上的气息,他赫然也是已经踏入了武道真丹境。

  对于方七少踏入真丹境,楚休可是一点都不奇怪。

  他的天资和潜力并不比吕凤仙和赢白鹿要弱,被他们接连超越,除了这厮有些懒之外,更多的是机缘巧合。

  若是没有越女宫那件事情刺激,估计吕凤仙和赢白鹿也没那么快突破,总要等到水到渠成才行。

  剑王城的神剑惊鲵被方七少随意的扛在肩上,他斜眼俾睨着叶天邪,冷笑道:“小砸,真以为龙虎榜的那几位都是吃素的吗?让赢白鹿他们先突破,那是我谦让,你要是不服气,咱们现在比划比划如何?”

  叶天邪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刚刚他还有些看不起方七少的意思,结果转瞬间方七少便已经踏入了武道宗师境界,这可是相当打脸的事情了。

  不过碍于面子,叶天邪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被盛北轩拦住,他轻笑着道:“方少侠不要介意,门下弟子年少气盛,不懂得规矩。”

  盛北轩都这么说了,方七少倒也没继续为难叶天邪,他只是凑到楚休身边,挤眉弄眼道:“我这辈子最看不顺眼的就是比我英俊的,还有这种一把年纪,还能这么英俊的。”

  吕凤仙凑过来道:“方兄这是在说我吗?”

  方七少一脸郁闷的将吕凤仙给推到了一边:“没你的事。”

  楚休没理方七少在这里耍宝,他只是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刚刚踏入真丹境都不用闭关一段时间的?剑王城就这么把你给放出来了?”

  方七少耸耸肩道:“水到渠成的事情,为什么要闭关?那帮老家伙估计也是怕我后面的人又超了过来,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把我拉出来溜溜。”

  刚刚说完,方七少便发现自己用词貌似有点毛病,什么叫溜溜?溜我自己?

  刚想改口,那边独孤离便阴沉着脸道:“回来!毛毛躁躁的,成何体统?”

  方七少无奈的耸了耸肩,只得乖乖的回到独孤离的身边站好。

  剑王城内,就属这位的年龄最大,脾气也是最大,其他人方七少敢惹,独孤离他是真的不敢惹。

  当然独孤离让方七少过来,不光是让他正经一些,他也不想看到方七少跟楚休走的太近。

  那楚休毕竟是魔道中人,正魔不两立,虽然剑王城的立场不如大光明寺或者是纯阳道门那般坚定,但却也不能让门下的弟子去跟魔道中人为伍。

  此时场中,该来的都已经来了,众人都在等待着玄武门的人将阵法彻底打开。

  濮阳奕抓紧在其中又忙活了数个时辰,最终那下方的阵法绽放出了一股刺目的光辉来,他长出了一口气道:“终于好了,诸位可以进入其中了。”

  就在这时,远处一股极其强大的气息却是急速的坠落,一名身穿虎皮大氅,脸上带着一丝邪气的中年武者从天而落,极其高调的站在了众人中央。

  环视一周,他嘿嘿笑了两声道:“还好还好,总算赶上了,别管吃肉还是喝汤,总要赶个热乎的才行。”

  在场的众人纷纷一皱眉,因为他们都感觉此人有些陌生,但他身上的气息却是强大无比,哪怕就算是东皇太一都不会小窥对方。

  但江湖上的顶尖强者就那么几个,这突然冒出来的,究竟是哪个?

  虚云沉声道:“敢问这位施主是?”

  那中年人嘿嘿笑道道:“好说,在下天门,况邪月!”

  一听到天门两个字,在场的众人顿时陷入了一片短暂的寂静当中。

  跟其他势力相比,天门可是棘手的很,随便一位天门出来的神将,那可都是强者中的强者。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遗迹出世,竟然将天门这么一个久不在江湖上走动的势力给惊动了。

  来了一位这么强的竞争对手,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这时那况邪月向着四周看了一圈,忽然瞄到了楚休,他大笑了一声,竟然毫无征兆的向着楚休一把抓来!

  “就是你这小子上次吓退了罗神君?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身上有什么邪门的东西,拿回去之后,我可要好好笑话笑话那家伙。”

  谁都没想到,在这种场合,况邪月竟然说出手就出手。

  楚休瞬间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给盯上了一般,他周身魔气爆发,血影纷飞,已经准备动用全力来抵挡。

  但这时魏书涯已经来到楚休面前,冷哼了一声,单手一挥,魔气巨手临空而落,挡下了况邪月这一抓。

  “天门神将又如何?你当我隐魔一脉,都是死人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