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程庭山等人找到这个地方之后,他们还没有进入其中便开始对峙了起来,相信他们如果看到了这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他们估计就不会这般轻易的放手了。

  楚休在宫殿内来回翻找着,倒还真翻找出来了一些刻在玉符或者是兽皮纸之上的一些记录。

  前来参加讲道的人几乎都把各自所记录的东西带了回去,楚休所翻找出来的讲道记录,应该是那位讲道之人的徒子徒孙,他们用作备案的,直接把讲道之人的描述原封不动的撰写下来,虽然看上去晦涩难懂了一些,不过却也少了一些无所谓的理解,最接近讲道者本来的意思。

  这些东西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消化的,所以楚休这边只是轻微扫了一眼,便将其收了起来,准备日后在闭关时在细细参详。

  但这时,楚休却是从一个角落里面,发现了一部很奇怪的记录,并不是武道讲解的记录,而是一部上古时期的会议记录,记录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场议事,还夹杂着记录人自己的一些想法,内容可是有趣多了。

  “龙武历、癸亥年、九月一十七、辰时三刻。

  北域诸派议事,商议开天大计。

  天罗宝刹高僧曰:诸天万界,无不经历成、往、坏、空四劫,此乃天数劫难,逆天而行,一线生机也难以保全。

  不如留下秘匣传承,四劫过后,历经虚空混沌,新世界形成,自当重开天地。

  三清殿道尊曰:秃驴放屁!

  道家一脉历经亿万量劫方能永存,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遁其一。

  一线生机自己若不寻找,坐以待毙,活该死在量劫之下。

  注:我觉得三清殿道尊言之有理,我辈武者,修自身,悟天地,以孱弱之身换来通天伟力,在劫难面前若只知道束手就擒,那岂不是太过废物?”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看来无论是上古还是现在,这些所谓的至强者其实也都差不多,气急了也是会骂娘的。

  这位三清殿的道尊倒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在这种议事的时候,竟然还敢指着对方的鼻子开骂。

  “皇天阁阁主曰,大厦将倾,无论是坐以待毙,还是另寻出路,我辈总要一起行事。

  开天大计势在必行,我辈必须要早做准备,大劫已经隐现,迟则晚矣。”

  “天罗宝刹高僧曰:我辈武者历经劫难,诸天万界也要历经劫难。

  传闻当中,万界历劫之后,方成无上自在天,入其中者,不死不灭,方成神佛。

  诸位行开天之举,实则逆天而行,坏一界因果气运,没了再入自在天的资格,是在害人,也是在害己。

  注:自在天的传说已经存在了无数年,佛家经常叫他极乐天,道门称之为是长生天,当然还是管它叫自在天的多。

  传说那地方,界无成往坏空,人无生老病死。乃是仙佛居所,入之者皆为神佛,但真会有这种地方吗?

  别人信,我是不信的,要是大家都长生不死了,一个劲的生娃儿,那自在天岂不是都挤满了?还会自在?”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怎么又扯出一个自在天来,他可是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听说过自在天?”楚休忽然对陆江河问道。

  陆江河想了想道:“东海自在天天主?”

  听陆江河这么一说,楚休这才猛然想起来,东西两重天当中便有那位东海自在天的天主。

  莫非那位神秘至极的自在天天主,跟这上古传说中的自在天有什么关系?还是对方只是偶尔听说过这个名字,感觉好听,便拿来当作自己的宗门名字了?

  楚休有些搞不懂,所以他直接掠过疑惑,继续看下去。

  “凌霄宗宗主曰:自在长生,皆是虚妄!

  大劫当前,我辈不求长生,只争朝夕!

  开天计划尔等不来,我凌霄宗来做!

  北域宗门,凡是我凌霄宗属下,皆可以上报参加开天大计人选,但人数有限,每个宗门可能只有数人有资格参加,不想来的,正好给其他人腾地方!

  注:凌霄宗宗主果决霸气,当为吾辈楷模!”

  “三清殿道尊曰:我三清殿附议,凡道门之属,北域、东域、南域,皆可前来参加开天大计。

  大劫将至,你们这帮秃驴守着西域不思进取,我道门一脉却已经付出了无数性命!

  灵宝观观主赤霞真人为护北域豫南一郡之地,身化灵宝霞光镇压龙脉翻身,已经殒命!整个灵宝观只余下两人。

  再不想办法,我三千道门最后还能剩下几何?

  注:可悲!可叹!灵宝观乃当世宗门里,少有能为天下苍生考虑的宗门。

  据说灵宝观为了抵抗大劫,救助百姓,一门三十七人只余两人,就连伙房的道士都死在大劫当中。

  灵宝观甄选弟子首看心性,二看悟性,最后才是天资,所以收徒极难,这么多年的心血,却是毁于一旦。

  灵宝观观主赤霞真人更是如今以达天地通玄境的武者中,最有希望踏入武仙之境的存在,他若是踏出最后一步,道门也必将多添一位道尊,当真是可惜。

  不过听说道尊跟赤霞真人早年间曾有仇怨,如今赤霞道人身死,灵宝观接近覆灭,道尊这到底是真心悲痛,还是虚情假意?

  遥想数年前,我还跟赤霞真人的大弟子凌青子道兄有过一面之缘,为其风采折服,不知道凌青子道兄是否逃过一劫,唉。”

  “龙武历、癸亥年、九月一十七、申时一刻。

  众多宗门不欢而散,同意开天大计者占据六成,不同意者占据两成,余下两成,摇摆不定。”

  收起那记录,楚休长出了一口气。

  这东西若是传扬出去,定然会在外界引起轩然大波的。

  这部记录当中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上古大劫将至,那些宗门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是而想了许多办法来自救,这开天大计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这开天大计究竟是开的哪个天?那所谓的自在天又是怎么回事,恐怕就连上古这些宗门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

  而且还有关于那武仙境界的描述,估计也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楚休曾经在小凡天秘境中,找到了灵宝观小师弟的日记,那上面就已经说了,灵宝观的大师兄已经是真丹境的武道宗师,而他师父,则是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

  但看这日记上的备注,显然天地通玄境界之上,还有一个境界名为武仙,而上古时期,达到这个境界的人还不少,比如那三清殿的道尊,应该是一个称号,只有达到了武仙境界的道门真人,才有资格被称之为是道尊。

  而记录中出现的那些强者,天罗宝刹的高僧、皇天阁的阁主、凌霄宗的宗主,显然跟道尊都是一个级别的存在,他们肯定也都达到了武仙境界。

  “关于武仙境界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楚休对陆江河问道。

  陆江河道:“我当然知道了。”

  听陆江河这么说,楚休倒是一愣:“你知道?我怎么从来没听人说过?”

  陆江河不屑道:“那什么武仙境界本尊是不知道的,但天地通玄境界之上还有道路,白痴都知道好不好?

  你仔细想想,现在的天地通玄境界都是什么水平?当初这些所谓的天地通玄境强者,在教主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那一代的天门门主也是天地通玄境,结果如何?不照样被教主杀鸡一样就给宰了?

  教主从来都没有说过他已经超越了天地通玄境界,但在我看来,他却是早就已经跨过那一步了。

  还有宁玄机,他能够教主战成势均力敌,还号称仙人,他这种实力,当不当得武仙这个称呼?”

  楚休一拍脑袋,自己最近经历的事情有些多,受到的冲击大,倒是没有陆江河看得清了。

  没听说过不等于不存在,只不过这个境界的人太少了,因为上古典籍的缺失,并没有人将这个境界的称呼传承下来,所以哪怕是宁玄机跟独孤唯我真到了这个境界,可能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境界叫什么。

  对于这些事情,楚休也没有太深究,他又在这座宫殿里面仔细的搜寻了一阵,发现并没有什么好东西后,他便准备离开了。

  而就在这之前一段时间,况邪月却也是在四周晃荡着。

  跟其他人的紧迫不同,他们都在急匆匆的寻找着秘境中的机缘,生怕这其中出现什么问题,导致自己一无所获,而况邪月却是无比的悠闲,简直就跟在踏青一般,左看看,右看看,甚至还在欣赏着周围的景色,简直不要太悠闲。

  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前方有些动静,他走走过去一看,正是程庭山等五人,他们刚刚争吵完准备离去,此时还在纠结他们到底是独自探寻,还是继续联手。

  猛然间看到了况邪月,五人脸上的神情顿时一变。

  天门神将,哪怕是在真火炼神境强者中都算得上是顶尖的存在,他们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态度,是善还是恶。

  看到这五人,况邪月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道:“诸位,有没有发现什么好东西啊?说出来让我满意了,你们就离开,我若是不满意,那便杀了你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