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离在那里苦苦抵抗着步天南,楚休这边则是在帮着方七少争夺那斩赤龙。

  乱战当中,却正好是楚休最擅长的地方,血影大法被他施展到了极致,周围无数血影纷飞,甚至就连张承祯或者是宗玄都没有楚休的杀伤力来得大。

  方七少一边在人群中冲杀着,一边对张承祯吐槽道:“我说张道兄,怎么说你我也都是老相识了,好不容易出了把神剑,你就不能让我一次?

  你都有胜邪了,还跟我争这把剑干什么?给兄弟我一个面子如何?”

  张承祯的待遇可以说是年轻一代武者中,最好的一个。

  从出生开始,只要他不夭折,那他未来便是天师府的继承人。

  而且从那时候开始,天师府珍藏的神兵,位列名剑谱第十位神剑胜邪便被封存,准备未来给张承祯使用。

  跟张承祯这种待遇一比,无论是方七少还是楚休,基本上就跟后娘养的一样。

  但张承祯此时却没有回答方七少,而是随手一挥,无尽雷光洒落,也算是给了方七少一个回答了。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对方七少传音道:“别闹了,等下看我动作,一定要跟上。

  看在你家老祖帮我挡住步天南的份上,我送你一份大礼!”

  方七少一愣,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

  这么多人在争夺斩赤龙,楚休便这么有把握?

  不过还没等方七少多想,楚休这边就已经出手了。

  汹涌精纯的魔气在楚休身后凝聚着,魔气双臂在楚休身后幻化而出。

  而随着楚休双手结印当中,一股骇人的气息凝聚在楚休的手中,狰狞的魔气长弓幻化而出,一臂持弓,三臂搭弦,灭三连城箭轰然爆射而出!

  楚休这几乎是倾尽全力的一箭并没有射向张承祯,也没有射向宗玄或者是某一个人,而是径直向着那斩赤龙爆射而来!

  所过之处,万物寂灭,那强大的力量让人心中颤栗,忍不住避让开来。

  方七少在楚休射出那一箭时,便明白了楚休的意思。

  灭三连城箭爆射而出,所过之处直接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天地元气纷纷寂灭,就连所过之处的那些武者都是纷纷逼退。

  方七少的身形直接化作一道剑光,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跟在灭三连城箭后面,那箭矢仿佛在为他开路一般,一路上都是畅通无阻。

  就连斩赤龙所绽放出来的强大剑气在楚休那一箭之下开始崩溃,剑灵更是发出了一声悲鸣来,那悲鸣声中,更是带着一丝不敢置信的意味。

  到了斩赤龙这个级别的剑灵,其灵智已经是相当高了,甚至有着择主的权力。

  就好像是吕凤仙的神兵无双一样,在吕凤仙没有拿到吕温侯的元神碎片时,根本就靠近不了神兵无双。

  唯有他跟吕温侯的元神碎片融合,神兵无双才自愿让吕凤仙所掌握。

  现在的斩赤龙也是如此,现世之后,斩赤龙也想要选出一个配得上自己的主人。

  锻造它的存在乃是上古时期顶尖的铸剑大师,使用它的也是有着斩龙实力的当世英豪。

  现在若是有人想要拥有它这曾经沾染过赤龙之血的神剑,寻常之辈可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在斩赤龙看来,周围的那些武者就好像是养蛊一样,让他们先自相残杀,杀到了最后的那个人,才有资格去掌控它。

  结果谁承想现在却是冒出来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不去杀别人,反而来攻向自己,你就不怕一个不小心伤到本神剑?

  楚休没想到一个剑灵都有这么多的内心戏。

  当然他就算是知道那也无所谓。

  不管是剑还是其他什么兵刃,握在武者手中的,才是真正的兵刃。

  兵刃是拿来用的,不是用来祭拜的,他有不是藏剑山庄的人,才不会惯这种臭毛病。

  看到这一幕,张承祯手中的胜邪剑已经出鞘。

  刹那之间,剑光凛冽,雷光闪耀。

  剑光犹如九天雷动一般,接连七次斩击,几乎是切断了方七少所有的前路。

  昔日独孤唯我的灭三连城箭之强,可以说是闻名整个江湖。

  或许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其他宗门不记得,但老天师却是给张承祯讲过,昔日独孤唯我一箭贯穿铁皇堡的恐怖战绩。

  所以张承祯并没有去拦截那一箭,他拦截的只是方七少。

  但出乎预料的是,方七少脸上的表情却是少有的严肃,他手中的惊鲵剑之上绽放出了点点的星芒来,同样是七剑落下,七道剑光看似不起眼,但却仿佛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突兀的跟张承祯那七剑相撞。

  刹那间,雷光星星点点的湮灭于虚空当中,好似从来都不曾存在一般。

  张承祯那一直都显得平静无比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惊诧之色,片刻后,他才露出了一丝笑容,喃喃道:“小瞧你了。”

  张承祯失手了,他没在楚休手中失手,却在方七少手中失手了,他犯了大忌,低估了对方。

  其实就以方七少那种德行,是个人都会低估他的。

  甚至不熟识他的人都想象不到,这家伙便是江湖传闻中,年轻一代剑道第一人的剑首方七少?简直就是剑道之耻嘛。

  张承祯虽然不至于像其他人那般,认为一个人的性格就代表一个人的实力,但他下意识当中,也的确是有些小瞧方七少的。

  所以之前他在跟方七少交手时,甚至都没动用全力,直到楚休前来,他才全力出手。

  结果现在,张承祯才知道自己错了。

  方七少对因果剑道的领悟已经涉及到了时间跟空间,对方那七剑直接截杀了自己那七剑的本源。

  从源头,截断了自己的攻势!

  之前自己没出全力,方七少便动用全力了?

  张承祯仔细想来,这么多年中,有人见过他张承祯全力出手,也见过楚休与人搏命,但何时有人见过方七少动用全力的?

  扮猪吃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有人本来就是虎,却天生一副猪皮,不用扮就已经是最好的伪装。

  “轰!”

  灭三连城箭的轰在那斩赤龙之上,无数剑气消散,甚至就连斩赤龙之上的剑光都黯淡了几分。

  方七少紧随其后,一把握在了剑柄之上,长剑上顿时爆发出了一股极致的抗拒之力,但却被方七少直接灌注进入其中强大的剑气,彻底收入怀中。

  拿到了斩赤龙,方七少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对楚休报怨道:“喂,我说楚兄你能不能小心一点?这可是名剑谱当中位列第七的神剑,你就是这么对待神剑的?”

  楚休白了他一眼,淡淡道:“你就知足吧,能拿到剑就不错了,哪来那么多要求?”

  正在那边跟步天南激战,准确的说应该是被步天南单方面压制的独孤离顿时松了一口气。

  也不枉他为楚休抵挡步天南这么久,这斩赤龙最终还是落到了他剑王城的手中。

  不过这时候独孤离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他为什么要帮楚休抵挡独孤离?不管楚休,自己去夺那斩赤龙不是也一样?

  但还没等独孤离这边说什么,那山顶处却是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晃动声,微弱的阵道光辉绽放,但却立刻便寂灭。

  山巅之上大面积的裂开,却是露出了一条通道来,其中还隐约有着铭刻阵法的痕迹。

  方七少离那里最近,下一刻众人才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这座山赫然都已经被人给掏空了,这里面,竟然又是一座遗迹!

  只不过这座遗迹隐藏的太深了,深到在场的众人在这里呆了半晌,竟然谁都没发现这里面另有乾坤。

  刚才楚休以灭三连城箭攻向斩赤龙,跟斩赤龙之上的剑气对撞,那股强大的波动应该是彻底破坏了之前便有了破损的阵法,这才导致其中的通道漏了出来。

  方七少想了想,身形向后退了两步,并没有想着要抢占先机。

  他其实是一个很谨慎的人,遇到未知的东西,宁肯让其他人先走两步,自己抢不到最好的东西,也不做探路的事情。

  而就在这时,周围又是有着数股气息传来,十余名武者接连上山。

  之前斩赤龙出鞘时,那股剑光直冲天际,就算是在百里之外都能够看到,早就吸引来了一众武者。

  当然他们来的有些晚了,神剑已经有了归属。

  上山的人大部分都是武道宗师,真火炼神境有三人,其中一个便有魏书涯,楚休也是松了一口气,向着魏书涯那边走过去。

  剩下两人,其中一人是坐忘剑庐的沈抱尘,还有一人则是北燕东山军的大将军,‘狂屠’北宫百里。

  北宫百里此人乃是一名身穿白色儒衫的中年人,看样子气质温和,但谁也想不到,间接死在这位大将军手中的人,怕是有几十万了。

  而且楚休还注意到,来的人中竟然还有江东孙氏的孙启礼和孙启凡两兄弟。

  楚休的眼神不由得撇向了那二人那边,带着一丝阴翳之色。

  他之前可是注意到了,况邪月追杀他时,这几人可都在况邪月身边,显然都是带路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