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四十一章 迷阵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1-04 20:34:36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PS:感谢书友老妖怪来了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魏书涯在看到楚休后,走过来问道:“你怎么又跟人拼到耗光力量了?在秘境当中,这般做可不是什么好事。”

  在这种有可能遇到各种敌人和危机的秘境中,自身的力量却又消耗一空,这可是很危险的事情,魏书涯这也算是经验之言。

  楚休苦笑了一声道:“我也不想,不过我先碰上了步天南,若是不想想办法,这疯子可是真敢动手杀我的。”

  魏书涯轻轻摇了摇头道:“你是不是还惹上了况邪月?”

  楚休道:“这次可真不是我惹了况邪月,而是况邪月在惹我,魏老,你见到况邪月了?”

  魏书涯道:“我没见到况邪月,不过之前秦朝先却是见到况邪月了,对方正疯了一般的在找你,你难不成把况邪月给重创了?”

  楚休摸了摸鼻子道:“重创不至于,只能说我把他给耍了。”

  之前楚休用一道血影来引走况邪月,估计等那血影的力量消耗殆尽之后,也会被况邪月所追上的,到时候况邪月自然知道自己被耍了。

  以况邪月这种性格,在知道自己被耍了之后,暴怒是肯定的,楚休并不奇怪。

  魏书涯此时也是有些无语了。

  楚休的实力,还当真是跟他惹事的能力成正比,这才进入其中多长时间,他便招惹了两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而且这两位还都不是好惹的那种。

  “这段时间你便跟在我身边,不要再乱跑了。

  隐魔一脉的招牌是不小,但却并不代表谁都要顾忌隐魔一脉的面子。

  楚休点了点头,其实魏书涯不这么说他也会这么做的。

  自己这段时间吸引仇恨貌似做的有些太大了,需要低调一下,虽然有些时候情况不允许楚休低调。

  山巅下面的通道暂时无人下去,在场的众人反而都凑到了一旁观察了起来。

  进入这次遗迹的武者水平都比较高,都是达到了真丹境的武道宗师,哪怕有些人实力弱了一些,但江湖经验还是很丰富的,不会像一些小辈武者那般,毛毛躁躁的,看到好处就一窝蜂的往上涌,也不管其中到底有没有危险,他们倒是沉稳的很。

  楚休一边回复着自身消耗的真气,一边也凑到那通道入口处观察了起来,不过只看了一眼,楚休便微微皱眉,其他人的表情也差不多是如此。

  那通道乃是一座深不见底,一直向下延伸的阶梯,通道当中用血色的纹路刻画着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有些像是画,有些则像是文字。

  最让人感觉到心悸的则是其中传来的气息。

  那是一股夹杂着怨毒、恨意、血腥、杀戮种种负面情绪合一的气息,甚至还能隐约挑动着众人心中的恶念,显得十分邪异。

  但问题是,这种气息出现在其他场合众人并不奇怪,真正奇怪的是出现在这里。

  这是什么地方?这座山峰应该就是天下剑宗在这处空间内的分部之一,用作训练弟子,或者是教导弟子用的,上面还留有专门为了让弟子闯关,获得行走江湖资格的剑傀。

  而这通道里的气息却是跟天下剑宗的定位十分的不符,出现在一个魔窟中,楚休倒是感觉会正常一些。

  在场的众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步入那通道之内。

  在场这些人或许谨慎,或许老成持重,但却也没有那种胆怯之辈,机缘就在眼前也不敢下手。

  望着周围的石壁,楚休忽然感觉这些文字有些眼熟,其中夹杂着一些上古先民的文字,就好像之前楚休在那宫殿中看到的一样,不过却有些似是而非,哪怕就算是精通这些文字的陆江河也有些看不懂,好像这些东西是有人在极致癫狂的状态之下所铭刻上去的一般,越看越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楚休低声疑惑道:“这写的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不是我们?

  不公!不公!不公!

  同样是劫,他们是渡劫,为何我们是应劫?

  报仇!报仇!报仇!”

  楚休这边的低声自语顿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魏书涯和独孤离都是略有些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

  上古先民的文字现在江湖上已经很少有武者懂了,也就只有一些阵道大师或者是卜算大师经常接触这些东西,所以才懂得一些。

  在场这些人中,有些人或许从古籍之上学到了一些这种文字,但真正算认识的,也就只有魏书涯跟独孤离这两位了。

  他们毕竟是老资格的江湖老人,时间经验要比在场的武者都多,在精通武道的同时,也是看了不少的杂学,这些上古先民的文字便是如此。

  但楚休这么一个年轻人竟然也懂,特别是楚休一直给人的印象都是那种只擅长杀戮暴力,没想到他竟然还挺博学的。

  越往下走,那股刺骨的深寒和怨毒便越浓烈,而且这座通道竟然好似不到尽头一般,众人逐渐都感觉到有些不对。

  这座山峰就算是被逃空了,众人此时也差不多都能走到地底了,但此时这通道却仿佛仍旧没有尽头一般。

  就在这时,魏书涯忽然道:“等等。”

  在场的众人都下意识的望向他,魏书涯沉声道:“我们怕是已经陷入了阵法当中了。”

  独孤离皱眉道:“阵法?唯一的阵法在上面都已经被破坏了,这里又哪里来的阵法?”

  魏书涯指着周围墙壁之上所刻画的文字道:“这些字体都是上古先民之文,本身就携带着吸取天地之力的力量,再加上此地那横生的怨气,历经万载,怕是已经形成了一个天然的阵法,其威能,甚至要比人为所布下的阵法更加的棘手!”

  说到这里,魏书涯的眉头紧紧皱起。

  若是人为所布下的阵法,其实还比较好解决。

  破阵无非就是两种手段,技术流和暴力流。

  那些阵法大师,比如之前玄武门的濮阳奕,通常是通过破解其中的阵纹来解开阵法,这样的话不伤阵法本身,也没有反噬。

  至于暴力流嘛,那就简单多了,直接以力量摧毁阵纹便可以了,不过要承受阵法的反噬。

  但现在这种天地之间自然形成的阵法要怎么破解?就算是阵道大宗师来了其实也是没有太好的办法。

  不是人为布阵,那就没有思路可言,暴力破解的话,这可是万年所积累下来的天然大阵,怎么破?

  独孤离冷笑道:“什么天地大阵,老夫还就不信了,这世间还有斩不开的阵法!”

  话音落下,独孤离一挥手,无边的剑气轰然爆发,那炙热如火一般的剑气直接将那无边的通道都给照的透亮,爆发出了一声声轰然巨响来,甚至就连那些真丹境的武者都躲的远远的。

  但剑气爆发过后,墙壁却仍旧是墙壁,甚至连丝毫的变化都没有。

  这时一直都没有开口的步天南忽然道:“独孤老鬼,不用白费力气了,我们怕是真如同魏老所说,陷入了阵法当中。

  而且这阵法已经割裂了空间,我们此时已经不在那山体当中,也不在地下,而是在一处单独的空间内。

  除非你的剑能够斩断空间,否则的话,你哪怕是斩出一万剑来,也是无用的。”

  独孤离冲着步天南怒目而视,但他也的确承认,步天南说的有道理。

  这人虽然是一个喜怒无常的疯子,但步天南不在不疯的时候,看事情倒是还蛮准的。

  这时楚休却是有些发现,貌似魏书涯在江湖上的名望真的还挺高的,其他人不管他是正道还是魔道,只要跟魏书涯没有生死大仇那种,都会尊称他一声魏老。

  这声魏老叫的不光是魏书涯的辈份,更是他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的那种壮举。

  虽然九天山五大天魔只存在不长时间便被正道武林联手剿灭,但就算是当初剿灭他们的那些正道武林中人也不得不承认,虽然立场不同,但这五人却都堪称是当世豪杰。

  魏书涯沉声道:“几位,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我们眼下都陷入了这么一个阵法空间内,虽然危机暂时没有,不过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便是我们最大的危机。

  多困在这里一日,我们便一无所获,只能看着外面的人在遗迹内探寻搜索,获得好处。

  别等到秘境崩塌,我们还在这里打转悠,那样可就成了笑话了。”

  在场的众人都点了点头,面色都有些难看。

  魏书涯说的有道理,被困在这里,便已经是最大的麻烦了。

  张承祯沉声道:“魏老,这里面你的年龄最大,经验也最为丰富,还是你来拿主意吧。”

  张承祯这番话基本上已经就代表者其他真丹境武者的态度了。

  放下正邪之见,大家连一起联手找到出路再说。

  这里面最能代表正道武林的可不是独孤离或者沈抱尘,而是出身天师府的张承祯。

  魏书涯点了点头,沉声道:“诸位,眼下这处空间深不见底,应该说,我们一直都在原地打转,再走下去也是无用。

  想要破开这阵法,还是要从源头解决。

  至于这源头是哪里,其实还是这周围壁画中所刻画的那些东西和是似是而非的文字。

  这里可是天下剑宗的试炼之地,为何会有这么一座怨气冲天的通道在,这可是很值得深究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