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四十二章 冒充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1-05 08:47:22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周围那些文字和图画很散乱,就算是认得上古先民的文字,也无法将其汇聚成一个完整的内容。

  不过随着魏书涯的话,周围其他人转身细致的研究起来了那上面的东西,倒还当真找到了一些线索。

  这些文字和图案并不是一个人所写下来的,而是一群人,笔迹有些细微的差别。

  按照其中的笔记再将其排列组合,却是让众人读懂了一些其中的内容,也终于让他们知道了这地方怨气冲天的原因,同时读起来,也是让在场的众人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按照这上面所说,上古大劫将至,天下剑宗有了渡劫的办法,但渡劫的人数却只有很少一部分,可以说整个天下剑宗只有一成的人能够渡劫,其他人,都将被抛弃。

  至于这一成的人应该怎么选,按照公平来说,除了站在宗门最巅峰的宗主掌门,其他人应该是要靠着抽签来决定,这样才是最为公平的。

  但实际上,这世间能够真正做到公平的人又有几个?

  天下剑宗做不到,所以这一成的人当中,有一部分是宗门内的中流砥柱,还有一部分则是天赋好的年轻弟子,那是天下剑宗未来的种子。

  至于最后一部分,他们实力并不强,天赋也并不算好,但他们却是天下剑宗那些宗门长辈的徒子徒孙或者是他们的亲人。

  至于剩下的人很简单,他们将会被抛弃。

  但就算是抛弃,这件事情也很难做。

  因为剩余的弟子太多了,而他那一成的人还想要带走天下剑宗的一切,为了防止他们知道,当初那一代天下剑宗的执掌者便做出了一个相当恶毒的决定。

  眼下楚休等人所发现的地方名为幻虚六境,乃是上古之时被众人所发现的众多空间秘境之一,而且与之环境相同的秘境还有五个,所以连在一起也被称之为是幻虚六境。

  天下剑宗在这里的试炼之地下方,开凿出了一个巨大的空间,并且布下封印。

  把剩余的人以议事为借口喊来之后,将其骗入这地方,最后直接封禁阵法,要把他们全都困死在这里。

  这一招可以说是相当的恶毒,大劫没来之前,这些人没有死在大劫的手中,很可能就会死在自己的手中。

  至于最后一段信息则是有些不清不楚的。

  被困在这里的人发狂之后,他们所写下的文字也带着一丝癫狂。

  那其中有复仇、有血祭还有着种种恶毒的文字,也不知道他们是想要表达什么,还是想要单纯的诅咒着。

  看完这些东西之后,在场的众人顿时默然不语。

  说实话,这件事情冲击力的确是有些大,就算是换成他们,他们都不敢想象,自己把自己宗门内九成的弟子亲手埋葬是什么感觉。

  不过反过来一想,这件事情换成是他们,他们或许做的还不如昔日天下剑宗那位执掌者要好。

  在场这些武道宗师们也都是大派出身,各自就算不是家主掌门,也都是各派当中的中流砥柱,他们也知道真正大难临头之际,这些东西到底会有多么复杂。

  宗门的至强者肯定是要离开的,没了他们,宗门靠什么来支撑?

  还有那些潜力好的弟子和真正的中坚力量,也是必须要带走的。

  至于那些有关系的弟子也是如此,把他们留在这里,其他强者难道不会心生怨恨吗?

  所以牺牲的,只能是那些没有关系,自身实力也不够强的弟子。

  昔日那位天下剑宗的执掌者若是怀有妇人之仁,搞什么公平,那势必会导致天下剑宗在没有度过大劫之前便经历一次内乱的,甚至最后剩下的人数,可能还不如他所选出的那一成人。

  不过这位挥手之间便做出了牺牲九成弟子的决定,也是一个狠人,足够狠心的。

  但众人就算是读懂了这其中的东西,又有什么用?

  被困在这里的那些天下剑宗的弟子估计早就都已经死绝了,现在他们的怨气死气结合他们所书写下来的文字形成了阵法,根本就是无解。

  他们想要报仇,难不成自己等人还要找出昔日天下剑宗的那些人,来给他们杀吗?

  众人在那里窃窃私语的议论着,这时楚休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异色,他忽然对身边的吕凤仙道:“吕兄,这件事情你怎么看?你感觉昔日那天下剑宗的宗主,做的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吕凤仙一愣,他随后他便冷哼了一声道:“当然不对!

  牺牲九成的人换来一成人的性命,凭什么?凭什么那九成的人就该死?

  最可气的是,那一成的人中,还有些人根本就是废物,实力潜力都不如被牺牲的那九成,就因为他们有关系便可以活着,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一些。”

  就在这时,楚休的眼中却是忽然闪过了一丝冷芒来。

  他手捏佛印,无色定大手印施展而出,佛光大盛当中,掌中芥子须弥演化,径直向着吕凤仙当头砸落!

  吕凤仙手中的方天画戟猛然挥出,挡住那一式无色定大手印,但自身却也是被轰飞了数步。

  他怒吼道:“楚休!你疯了不成?你打我干什么?”

  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也是一阵目瞪口呆,搞不清是什么情况。

  楚休和吕凤仙之间的关系他们都知道,两个人乃是数年交情的好友了,甚至在楚休微末之时两人便已经结识。

  吕凤仙曾经在楚休被正道联盟围攻,眼看着十死无生的时候还敢出手帮他。

  而楚休更是为了吕凤仙独闯越女宫,差点覆灭整个越女宫,当然现在越女宫的处境也跟被灭没什么两样了。

  这两位可是生死之交的兄弟好友,现在怎么还翻脸了?

  楚休冷声道:“你到底是什么鬼物?说,吕兄到底在哪里?”

  吕凤仙一脸怒意道:“你到底再说什么?我就在这里,还能在哪?”

  楚休冷笑道:“装的不错啊,可惜再不错,你也只能伪装出一个躯壳来,有些东西是装不了的,你可知道你究竟露出了多少的破绽?”

  没等对面那吕凤仙说话,楚休便径直道:“你一直都跟在我的身旁,甚至我连吕兄究竟是什么时候被你掉包的都不知道。

  但是我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一直都跟在我身旁的吕兄,忽然之间便消失不见了。

  当然感觉这种东西是做不了真的,也算不得证据,所以我才问你刚才那个问题,到底是谁对谁错。

  你站在了被牺牲那九成的人那边,你以为吕兄为人和善,答案肯定也是这个,但却是错了。

  吕兄不会认为这件事情错的,但他却也不会站在那位心狠手辣的天下剑宗执掌者那边。

  因为在吕兄的心中,很多事情其实并没有对错,有的只是个人的选择,你选择对的,那便是对的。你选择错的,那就是错的。

  这才是吕兄能够跟我这个魔道凶徒为伍,同时也还有着江湖中无数好友的关键,他的立场只站在他自己这边,从来不会为其他人确定立场。

  当然这个问题只是一个引子,你就算是说错了,我也只是会多一些怀疑,但之后的事情,你却是越错越多。

  我跟吕兄的交情你想象不到,就算我突然对他出手,他也不会愤怒到直呼我的名字,应该会担心我是否出了问题。

  当然还有最后一点,那就是,你能够模仿出许多东西,甚至连吕兄的气息都模仿的丝毫不差,但你却模仿不出来他的神兵无双!

  之前吕兄在跟张承祯与宗玄激战时,便已经动用了神兵无双,此时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他又岂会把神兵无双给收起来?

  结果你现在手中握着的方天画戟却并非神兵无双,这么大的漏洞,你当我是眼瞎,看不到吗?”

  随着楚休一连串的话说出来,在场的众人面色顿时一变,纷纷远离了周围的人数步,警惕的看着对方。

  楚休跟吕凤仙的关系如此亲近,既然他说出来了这么多的疑点,那对方被人掉包,几乎是肯定的。

  吕凤仙虽然是年轻一辈的武者,不过他的实力在在场众多真丹境的武者中也属于上流的,结果他现在都被掉包了,在场的众人里面会不会也有人被人掉包的?

  这时对面那吕凤仙的面容忽然开始了变化,他整个人竟然仿若蜡人一般,开始融化了起来。

  外面的皮囊融化之后,内里竟然是一个黑雾般的东西悬浮在半空当中,只留下两只猩红色的狰狞眼睛,绽放着无尽的杀意与凶芒!

  “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鬼物,但却是一个等万年,想要复仇的厉鬼!

  我们等了太久太久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们管不了那么多!

  当年那些人欠我们的,我们早晚要拿回来!”

  随着那它的话音落下,周围的通道已经消失,浮现在众人眼前的,却是一片漆黑无比的空间。

  周围有着密密麻麻的,这种黑雾形状的厉鬼漂浮在他们的四周,同样是瞪着猩红色的目光,整个场面顿时让人汗毛竖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