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魔教教主 第八百四十五章 破局

小说:重生之魔教教主 作者:封七月 更新时间:2019-01-06 08:33:50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孙氏兄弟被逼到了绝路,对着楚休咒骂不止。

  但眼下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咒骂了,在场这么多人,眼看这有两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都站在楚休那边,他们就更加不敢插手了。

  不过就在楚休准备把这两个人彻底给解决时,一道雷光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却是张承祯出手拦截。

  楚休拎着刀,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想要保他们?据我所知,你并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

  张承祯淡淡道:“我的确不喜欢管闲事,不过这却不是一件闲事。

  那鬼物挑拨我等杀吕凤仙吕兄,其心恶毒阴险,哪怕真的可以用他一命换来我等出去,我也是不会赞同的。

  但现在你为了搅乱视线,却是要强杀他二人保住吕凤仙,用两个人的性命换来一个人的性命,你跟那鬼物,又有什么区别?”

  “区别?区别就是只要让我杀了他们,我们就真的有机会出去。

  恩怨私仇,张承祯你确定要管这些?”

  张承祯也是一步踏出,沉声道:“不是我要管,而是这件事情我不得不管。

  正道武林有正道武林的规矩,天师府也有天师府的规矩。”

  正道武林一脉,有资格代表整个正道的势力,其实屈指可数。

  大光明寺是一个,须菩提禅院也是一个。

  但天师府的所作所为却是跟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都不同,道家清净无为,同样天师府也知道,这世间之恶是铲不绝的,所以天师府所做的一切,与其说是除恶,不如说是制恶。

  只要魔道中人做的不是太过分,比如在他们眼皮子低下做那些破家灭门的事情,他们一般是懒得管的。

  同样一些武林势力之间的自相残杀,只要把冲突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之内,天师府也不会管。

  正因为天师府这种行为,才让整个西楚武林发展的甚至要比北燕都繁荣。

  无论是正还是魔,都将自身的破坏力给控制在一定的程度之内,减少了不少的内耗。

  现在张承祯插手也是因为如此,楚休若真是因为双方私怨而杀人,他或许还不会管。

  但现在看来,楚休分明就是想要借着杀孙氏兄弟机会,扰乱视听,间接去救吕凤仙。

  救一人而杀两人,这种事情张承祯绝对无法容忍。

  楚休略微有些诧异的看着张承祯,或许他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位小天师了。

  他一直都以为张承祯是那种心性极其淡漠之人,事实上来说也的确是如此,名动江湖的小天师张承祯,其实并不是那种心怀整正气的侠士。

  但他心中却有一杆秤,一个规矩。

  这杆秤是老天师给他的,虽然他现在并不知道什么是侠义,也不知道什么是大义,不过只要只要他能够守住自己心中这杆秤不失,天师府的名声和地位便会永存。

  果然,他这句话说出之后,孙氏兄弟看向张承祯的目光都带着浓浓的感激之色。

  当他们陷入绝望之时,只有张承祯出面救下他们,哪怕是孙氏兄弟为人功利,此时也是不禁对张承祯心生感激。

  “天师府有天师府的规矩,但我楚休却也有我楚休的规矩。”

  张承祯道:“哦?什么规矩?”

  楚休向前一步踏出,冷声道:“那就是,我要杀的人,没人能拦得住!”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无边的血气从他周身散发而出,一缕缕的血线在延伸着,十分的诡异恐怖。

  楚休懒得去跟张承祯解释之前孙氏兄弟当带路党,引来况邪月追杀他的事情。

  凡是他楚休想杀之人,无论时间多久,可还从来都没人能够拦得住他!

  张承祯一皱眉,手中的胜邪剑上雷光涌动,剑出鞘,便已经化作雷纹斩下,那些血线纷纷被剑气雷光所撕裂。

  但这时楚休却也是手持天魔舞迎向张承祯,与其缠斗了起来。

  想要击败张承祯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但张承祯想要阻拦楚休杀人,却也是一样艰难。

  之前张承祯已经楚休所延伸出去的那些血线纷纷斩碎,但那些血线却并没有真正的消散,而是化作血雾弥漫在这片空间当中,特别是孙氏兄弟,他们已经彻底被包裹在了这片血雾中。

  就在这时,血雾中却是忽然传来了一个震动之声,好像心脏跳动一般,孙氏兄弟的心也是猛然被震了一下。

  随后,那股震动频率却是越来越快,孙氏兄弟的心脏也是跟着疯狂的跳动了起来,根本就不受他们自己的控制!

  此时张承祯也是发现了不对,他想要阻止,但却发现面对这种奇诡的手段,除了他能够杀了楚休,否则根本就无法阻拦!

  那跳动的频率越来越快,让面色已经苍白的孙氏兄弟变得面色如血一般的赤红。

  最后轰然一声,两个人的胸腔直接炸裂,鲜血顿时洒满当场。

  在场的众人都是心中一寒,看向楚休的目光充满了忌惮之色。

  虽然说孙氏兄弟是因为之前动用了全力抵挡楚休,伤及到了元气,这才导致如此轻易就被楚休击杀。

  但是这种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奇诡手段,还是让他们心中发寒。

  陆江河此时却是在楚休脑海中得意的笑道:“本尊的血神魔功对于气血的操控已经细致入微,些许的小手段而已,就把他们惊成这幅模样,简直土鳖。”

  楚休轻哼了一声道:“别得瑟了,把你昔日血魔堂的阵法拿出来吧。”

  陆江河诧异道:“你要我以前血魔堂的阵法干什么?”

  楚休淡淡道:“别装傻充愣了,我不相信以你的眼力都看不出来这怨灵鬼物的破绽。

  帮我这一次,将来有好处,我是不会忘了你了的。”

  陆江河撇撇嘴道:“你要是真有良心,就应该放本尊出去,好生用精血供养着,让本尊重塑身躯。”

  虽然陆江河话是这么说,不过他也知道,他现在跟楚休乃是荣辱一体的,所以只是废话了几句,便将血魔堂的一座杀阵给了楚休。

  陆江河怎么说昔日也是血魔堂的堂主,那可是整个昆仑魔教内,最强的堂口之一。

  昔日昆仑魔教当中,真火炼神境的散修武者不少,不过他们都是直属于独孤唯我麾下的。

  像是陆江河这样以一人之力独掌一个堂口的存在,可并不是简单之辈,眼力能力和见识都是相当出众的。

  这里的东西沈抱尘没看出来,魏书涯也没看出来,在楚休说出来之后,他却是也懂了。

  此时外界,随着孙氏兄弟身死,张承祯也没有在继续进攻,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但张承祯的面色却是有些不好看。

  自己最终还是没能阻止楚休杀人,他又在楚休手中吃了一次亏。

  但这时楚休却是一挥手,血神魔功操控着孙氏兄弟尸体上的鲜血漂浮在半空中,因为血量不够,孙氏兄弟的尸体竟然都被抽成了干尸一样。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皱眉。

  杀人不过头点地,楚休这般做有些过分了。

  不论他是为了救吕凤仙还是为了之前的仇怨报私仇,这点其他人都理解,反正不关自己的事情,他们也都没有插手。

  但现在楚休把人杀了不算,竟然还开始侮辱尸体了,这就有些过分了。

  沈抱尘此时已经跟独孤离停下交手,他皱眉道:“楚休,人死了你却连尸体都不放过,你过分了。”

  楚休淡淡道:“我这可是在救你们,我说了,他们两个可都被那鬼物给附体了,杀了他们两个,我自然有办法带大家出去。”

  随着楚休一挥手,那些鲜血竟然汇聚成了阵法,猩红色的阵纹在地上隐现着。

  看到这一幕,那无数怨灵所汇聚成的鬼物却是嘶吼了一声,疯狂的向着楚休的方向冲来。

  看到这鬼物如此紧张,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愣,这楚休还真有办法?

  独孤离剑指一弹,一道带着焚天之力炙热剑气便已经爆发而出,将那鬼物轰碎。

  虽然那鬼物立刻便可以在这方空间内恢复,但却始终无法越过独孤离去对付楚休。

  等到楚休的阵法彻底功成的一瞬间,一股炙热的血色光辉轰然绽放,狰狞邪异的气息爆发而出,却是让那鬼物瞬间发出了一声嘶吼之声。

  之间那原本由黑雾所组成的身体中,竟然浮现出了无数的模糊头颅,好像它就是由这些东西所组成的一般。

  而且最为奇异的是,众人有眼尖的竟然还能够看到孙氏兄弟的头颅在其中。

  但就在这时,孙氏兄弟的那头颅却是在那黑雾当中不断的游走着,好像是在融合,又好像是在排斥。

  等到了最后,那些头颅竟然开始互相撕咬了起来,场面邪异无比,但众人却发现,他们周围的黑色空间竟然开始融化,露出了周围坑洞的模样。

  最后那鬼物竟然哀嚎了一声,黑雾消散,只余下精纯的精神力,灌注到下方一直都昏迷的吕凤仙体内。

  吕凤仙猛然间被如此巨大的精神力灌注到脑海当中,忽然清醒了过来,迷茫的看着四周。

  楚休此时也不禁感叹,吕兄这运气就是好,睡一觉便换来了如此强大的精神力,简直相当于他苦修十余年的元神秘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