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祖昌犹豫半天都没对楚休动手,净禅智藏却突然对楚休下杀手,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

  楚休在江湖上所得罪的人并不少,准确点说,应该是楚休没得罪过的势力都没几个了。

  所以在场的众人当中,孙祖昌对楚休出手可以,步天南也可以,况邪月自然也行,但谁都没想到,出手的竟然会是须菩提禅院的净禅智藏。

  据他们所知,楚休貌似跟像须菩提禅院的高僧并没有什么仇怨,而且菩提禅院也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来过中原武林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别说他们不知道什么情况,就连楚休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之前在没有进入这秘境时,他就感知到了净禅智藏对他有杀意,那时候楚休便在纳闷。

  没想到现在,净禅智藏竟然真的对他下了杀手,而且楚休能清楚的感知到,对方就是奔着要自己性命去的!

  楚休周身血气爆发而出,血影大法飞散,无数血影帮着楚休挡住那些卍字佛印,但那佛印当中的诛邪降魔之威实在是太大,而且其中的热度仿若岩浆一般,直接将血影蒸发。

  趁此时机,楚休手中天魔舞之上饿鬼哀嚎之声大声,楚休周身的魔气被他提升到了极致,一刀斩出,迎向净禅智藏的手中的禅杖。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魔气消散,楚休直接被这一击轰飞,差点便撞到了身后阵法壁垒之上。

  那上面光刃闪动,只要撞上,感觉肯定不会好受的。

  楚休神色阴沉的看着净禅智藏。

  这位须菩提禅院出身的真火炼神境强者,其实力简直深不可测,远非是方金吾和袁天放之流能比的。

  虽然须菩提禅院的和尚低调至极,甚至等闲时候他们连南蛮之地都不出,都在寺内苦修,但只要是能从须菩提禅院走出来的和尚,那便没有一个庸碌之辈。

  此时周围的人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净禅智藏这可真是要下杀手的,他手中拿着的,赫然就是须菩提禅院的神兵之一,七宝琉璃杖。

  对付一个实力不如自己的小辈,还动用如此强大的极品神兵,这简直就是在要把楚休置于死地。

  就在这时,魏书涯怒吼道:“净禅智藏!你若是敢杀我隐魔一脉的人,老夫敢保证,从此以后,你须菩提禅院只要有人踏出南蛮一步,我就杀一个,杀得你们不敢踏出须菩提禅院为止!”

  楚休是他们隐魔一脉现在公认的继承人,甚至魏书涯比谁都清楚楚休的潜力。

  损失了一个楚休,并非是损失了一个天赋不错的小辈,而是损失了整个隐魔一脉的未来!

  但此时净禅智藏却是面无表情,眼中只有深刻的杀机,手中七宝琉璃仗之上绽放出了一丝七色光华,向着楚休砸落的同时,他口诵佛经,那些经文灌注到楚休的脑海中,每一个字都仿若大锤一般,敲击在了楚休的心头,让他头昏脑胀,仿佛要吐血一般。

  面对魏书涯的威胁,净禅空度没有放在心上,应该说,今天谁都拦不了他杀楚休!

  其实净禅空度跟楚休并没有仇怨,双方之前连见都没见过,净禅空度也只是隐约听说过他的名字,在年轻一代名声极大,甚至隐约还压了天师府的‘小天师’张承祯一头。

  真正让净禅空度决定杀楚休的,是须菩提禅院的卜算大宗师,修炼成了佛宗六神通之一天眼通的‘十罪尊者’萧摩诃。

  当世江湖,能够在卜算之道称之为是大师的虽然少,但也有几个,比如楚休手下那个袁吉大师。

  但是能够称得上是大宗师的却是屈指可数,大光明寺因果禅堂首座虚静是一个,萧摩诃也是一个,而且跟虚静相比,萧摩诃的经历更加传奇。

  据说昔日萧摩诃出身一个南蛮之地的一个小部落,乃是当地部落首领的儿子,虽然虽然不能跟中原的世家子弟相比,不过却是生活富足美满,二十岁之前,萧摩诃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忧愁。

  但在他二十岁之后,他所在的小部落被外族覆灭,原因竟然是他母亲昔日的爱人找上门来,要夺回自己昔日的爱人,而且他母亲作为内应,这才导致部落覆灭。

  全族被屠戮,而且凶手之一还是自己的母亲,这对于萧摩诃来说简直就是毁灭一般的打击。

  逃离之后萧摩诃修炼了一身武功回去报仇,在他母亲的阻拦下虽然把仇人杀死,但他母亲却是为此自杀殉情,所以也相当于他间接逼死了他自己的母亲。

  在这等人伦惨剧之下,萧摩诃彻底发疯,成为为祸南蛮之地的凶徒魔头,杀人无算,但却因为爱上了一个女人,甘愿放下武功,放下了自己的一切,想要重头来过。

  但后来他才发现,他的爱人竟然是他仇人跟他母亲所生的女儿,在他报仇时身在中原,所以躲过一劫,她其实就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

  而且他的爱人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崩溃之下想要杀了萧摩诃,但却不忍下手,最后自尽。

  心灰意冷之下,萧摩诃自碎心脉,投入南蛮之地的大河恒罗江中,但却因为一息尚存,被须菩提禅院的‘神僧’罗摩所救之后进行点化,进入须菩提禅院修行,斩断过去,恕去罪孽。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自己曾经的过往有关,萧摩诃在因果之道上的造诣几乎是一日千里,他半路出家,而且还死过一次,伤及到了元气,但就算是如,十年之内,他便成了须菩提禅院内,对卜算之道造诣最深的武者,就连神僧罗摩都无法跟他比肩。

  当初在夜韶南登上须菩提禅院时,罗摩败于夜韶南之手,直接转身闭关,让须菩提禅院的众多僧人十分担心。

  须菩提禅院偏安南蛮一隅之地,本身弟子便不算太多,也没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方丈闭关数年甚至是十多年都很正常。

  但眼下魔道一脉隐约有着崛起的态势,却是让须菩提禅院的众多僧人焦急不已。

  净禅智藏乃是菩提禅院最老一辈的僧人,视宗门安危甚至高于自身,所以他便求到萧摩诃身上,请求他了宗门前程卜算一番。

  为报昔日渡化之恩,萧摩诃消耗百年寿元,卜算须菩提禅院的未来,看看夜韶南到底不会是他们须菩提禅院的大敌。

  但他看到的结果却是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并没有看到夜韶南,他看到的竟然是须菩提禅院毁在楚休手中的画面!

  那时候的萧摩诃甚至还不认识楚休,他只是把自己卜算中楚休的相貌画了出来,交给风满楼在南蛮之地的负责人一看,立刻便确认出来,此人是楚休,顺便把楚休的消息都说了出来。

  隐魔一脉的继承人,在江湖上凶威赫赫,虽然年轻,但却已经有了魔道巨枭般的姿态。

  这样的人一旦让其成长起来,说不定会是一个比之夜韶南更加恐怖的存在,须菩提禅院日后若是跟其有什么冲突,或者是方丈遭遇不测,须菩提禅院实力大跌,那毁在对方手中,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净禅智藏并没有怀疑萧摩诃卜算出来的真实性,毕竟那可是能跟因果禅堂首座虚静比肩的卜算大宗师,耗费百年寿元才卜算出来的一丝天机。

  武者就算是到了真火炼神境,也只不过是有四百年的寿元而已,萧摩诃因为自身损伤过元气,寿元已经腰斩,只有二百年。

  他今年虽然还不到百岁,但一下子减少了百年寿元,相当于自身的寿元又少了一多半,付出这种代价所得出来的结果,怎么可能会有错?

  所以净禅智藏在纠结了一段时间后,他便做出了一个决定来,提前斩杀楚休,为须菩提禅院,永绝后患!

  他知道楚休背后的势力,也知道杀了楚休的麻烦。

  但他已经老了,能为宗门禅院所做的事情也只有这么多了。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杀了楚休之后,便将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隐魔一脉想要交代,自己这条命,便是交代!

  拿了自己一条命,便足够熄灭隐魔一脉的怒火了。

  起码现在隐魔一脉四分五裂,是不会为了一个死人而去跟须菩提禅院不死不休的。

  顶天一个魏书涯还会计较,但只有一个魏书涯的话,以须菩提禅院的实力,却是根本不惧。

  在动手之前,净禅智藏便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牺牲自己,为须菩提禅院铲除一个未来的敌人,也算是为了江湖除害了。

  这么多年来,须菩提禅院能够流传万载而不衰败,靠的便是他这种不惧牺牲之人!

  想到此处,净禅智藏手中那七宝琉璃仗上的佛光越加的强盛了起来。

  楚休此时可不知道净禅智藏竟然是因为这么一个莫须有的理由便要杀他,他只是感觉自己这次前来这处秘境貌似是一个错误,因为他遇上的,都是疯子!

  况邪月是疯子,步天南是疯子,这个搞不清楚什么状况,上来便下杀手的老和尚,也是疯子!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