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当中阵道光辉忽然运转,这让在场的众人都吓了一大跳,生怕他们又引动了什么杀阵。

  虽然在自家的大殿当中还布下杀阵的可能性很低,但谁知道这些上古的大宗门是怎么想的?

  那正中间的巨像之上忽然绽放出了一道光辉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响起:“已经多少年过去了?没想到,外界竟然还真有人挺过了上古大劫,来到了我凌霄宗。”

  中间的巨像之内,在阵道光辉当中,一个人影浮现,但却看不清面容,甚至气息也是飘渺至极。

  看着下方的众人,那人影低声笑了一声道:“不管多少年了,能前来幻虚六境,是你们的本事,能破开我凌霄宗的阵法,也是你们的本事。

  宗主大人慈悲,不想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所以给你们留下了一些好东西在,也算是造福后人了。”

  在场的众人没有丝毫表情,对于昔日凌霄宗所留下的布置,他们毫不奇怪。

  其实细数历年来发现的众多遗迹,类型只有三个部分。

  一个是正道宗门所留下的遗迹,不得不说,这些正道宗门还算是比较厚道的。

  就算他们离开,也会把一部分的东西留在宗门内,也并没有布置太多的手段,就相当于是造福后人或者是给自己留下一个传承了。

  就像之前楚休在小凡天内,遇到的三清殿的分殿一样,那位可是大气的很,直接留下了珍贵无比的道蕴。

  当然跟正道宗门一比,魔道宗门就显得有些恶毒跟不厚道了。

  凡是魔道遗迹,其中必定满是机关阵法,或者是一些其他阴毒邪异的手段东西。

  对于魔道中人来说,自己的东西就算是拿不走,又凭什么留给后人?自己还能指望他们念着自己的好不成?

  当然还有第三种,那就是主人匆忙离开,所以什么都没布置的那种。

  这种就完全要看运气了,运气好能够得到许多东西,还没有麻烦。

  运气不好的话,谁知道上古那些大宗门究竟留下了什么穷凶极恶之物?

  现在看来,这凌霄宗身为上古大派,应该是第一种做派,这倒是让在场的众人轻松许多。

  若是东西足够的话,他们甚至都可以避免一场争夺,平分都可以。

  但谁知道这时,那身影却是忽然话锋一转道:“只不过,我凌霄宗的东西却不是那么好拿的!

  弱者废物,别说拿我凌霄宗的东西,就连踏入我凌霄宗的大殿都不配!

  想要宝物可以,前面的大殿内有宗主亲手留下的东西,甚至还有一枚可以通天的钥匙。

  只有强者,才有资格得到这些,你们这里面的人,可会死不少的,记住了,没有足够的鲜血浸染,我凌霄宗的大门,可不会再次开启的!”

  随着人影的话音落下,凌霄宗的大门轰然一声,彻底禁锁,阵道光辉将整个大殿都给笼罩,这让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

  之前他们光顾着破解外面的阵法,谁承想这凌霄宗之内,竟然还布有大量的阵法,并且因为有着外面的阵法保护,这凌霄宗内部的阵法,可是在上古大劫之时,没有受到丝毫的损毁。

  独孤离一剑向着那人影扫去,冷声道:“装神弄鬼!你只不过是一个寄存在阵法中的小小分神而已,一万年过去了,你的本体都已经化成灰了,还在这里嚣张什么?”

  在场的众人面色也是有些难看。

  原本以为这凌霄宗会白给他们机缘,没想到这凌霄宗竟然打的是养蛊的主意。

  这种事情若是要让其他武者碰上也就罢了,但眼下他们其中可大部分都是一家或者一宗门的执掌者,还不会这么短视,就因为一个残存的分神一番胡言乱语,他们便先自乱阵脚,内斗起来。

  那人影笑了一声道:“是啊,我的确只是一个分神,但可惜在场的诸位接下来能剩多少人,那可就不一定了。

  世间杀戮无数,人跟凶兽其实一样,都是弱肉强食!”

  最后一句话说出,那人影的语气忽然变得阴沉无比:“我凌霄宗的弟子没有废物,拿到我凌霄宗传承的人也不应该是废物,东西就在里面,不流足够的血,你们不光拿不到东西,还要永远被困在这里。

  你们可以尝试一下破阵,但我凌霄宗的大阵,可是由四象神宗宗主亲手所布下的。

  唯有强者才有资格踏脚这大地,弱者,不配存于世!”

  随着那人影的话音落下,他整个人也是随之消散,但整间大殿之内的阵法却已经开始运转了起来。

  在场的众人此时连骂娘的心都有了,这什么凌霄宗,简直就是神经病一样,比魔道还要邪乎,实力弱还不让活着了?

  楚休倒是没感觉有什么奇怪的,能够成为上古时期的巅峰宗门,自身肯定会有某些坚持,虽然这些坚持在其他人看来,就跟神经病一样,偏执无比,但在这偏执之下所培养出的弟子,简直堪称恐怖。

  这帮凌霄宗的人就连留下一些宝物传承,都要弄这种套路,可想而知昔日凌霄宗在上古之时,其宗门内的竞争有多么残酷,能够脱颖而出的,必定是手段心志都极其坚韧狠辣之人。

  这样的宗门虽然血腥残酷,但却不用担心会衰落。

  就像那人影所说的,这个江湖上虽然还有道义,还有种种良善之人,但实际上,抛却这一切,无非也就是弱肉强食这四个字而已。

  凌霄宗将这四个字理解到了极致,便演变成了这种偏执的做派。

  当然对于楚休他们这些后来人来说,他们却是倒了血霉了。

  四象神宗的名字他们当然听说过,应该说步天南会很熟悉。

  那可是上古时期的顶尖大派,不知道为何,没有扛过上古大劫。

  但就算是后来得到四象神宗传承的人都能够形成如今江湖上四个顶尖大派,可想而知昔日四象神宗的实力究竟有多强。

  玄武门最擅长的便是各种傀儡机括和阵法,现在他们要面对的可是上古时期四象神宗的宗主所布下的阵法,其威能到底如何,现在可还不敢想象呢。

  就在这时,周围的一切在阵法的运转下,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们脚下的地面在下落着,竟然要坠入地下。

  独孤离等人纷纷全力出手,但就像是那人影所说,这种级别的阵法根本就不是他们能以力量破开的,换成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来还差不多。

  等到地面下坠之后,四周出现的却是一个个巨大的洞窟空间。

  周围每一座洞窟内都有着阵道光辉闪耀,同时也是照耀出了其中的东西。

  那其中有着兵器,上面还绽放着冷冽的锋芒,在阵法的加持下灵性闪耀,现在历经万载,其中的器灵也并没有消散。

  程庭山更是呆呆的看着那那些兵器中的两柄长剑,喃喃道:“那是名剑谱第三十五位的惊鸿!还有名剑谱第二十八位的玄天!”

  藏剑山庄的武者对于天下名剑,不管是现世的,还是传说中的都是了然于胸,这两柄赫然都是位列名剑谱中的神剑。

  而且那洞窟中还有着其他兵刃,看其模样,赫然也是神兵。

  不光有神兵,那洞窟中还有着一瓶瓶的丹药,上面都有名称注解,最弱也是八转级别,因为有着阵法守护,也不用担心其腐败损坏。

  除了兵器丹药,剩下的像什么珍惜的炼器材料、功法典籍、异宝之类的几乎是应有尽有。

  这些东西任何一样放到外界都是会引起一众人争夺的宝物,但现在却是集中起来被放在了这里,这种大场面足以让在场的大部分人眼红了。

  而且这些宝物当中,最为显眼的则是一枚石头一样的东西,上面还刻画着极其繁复的花纹。

  这东西就是凌霄宗那人所说的,什么可以通天的钥匙?

  在看到那钥匙的一瞬间,况邪月的眼睛顿时一亮,钥匙,果然在这遗迹当中。

  同时况邪月也是在心中暗骂着,这凌霄宗也当真是神经病,既然都已经走了,还留下这些麻烦的东西干什么?害得他又要跑一趟,并且还连丢了两次脸。

  想到这里,况邪月的目光隐隐看向了楚休跟陈青帝,带着一丝阴翳之色。

  此时在场的其他武者却是神色各异,场中陷入了一片尴尬的境界。

  他们都是明白人,自然不会像那凌霄宗的分神说的那般,上来便开始自相残杀。

  弱肉强食是对的,但他们又不是凶兽,而是有理智的人。

  但问题是眼下这些东西实在是太诱人了,凌霄宗也是足够大气,竟然留下了这么多的宝物。

  眼下宝物在前,又有几人能够保持真正的理智?特别是他们还知道,眼下他们出不去,不流足够的血,他们甚至要一辈子都困在这里。

  在这种条件下,特别他们还是个怀心思的前提下,众人想要先齐心协力破开阵法,是相当困难的。

  这时候虚云率先站出来开口道:“诸位……”

  不过还没等他的话说完,阵道光辉忽然绽放,阵法之内,光刃如刀,向着众人狂斩而来。

  与此同时,那洞窟前竟然也有机括启动,一个个身披战甲的人形傀儡浮现,向着众人杀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