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书友168730273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魏书涯来拜月教只带了一个人,那就是‘鬼龙洞主’巫马鲛。

  对方乃是西楚之人,平常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呆在西楚,跟拜月教打的交道也是最多的一个,所以魏书涯才带着他。

  以魏书涯的地位,他想要见拜月教的高层很容易。

  听闻魏书涯来访,不光是夜韶南、东皇太一和大祭司与圣女,其他几位在拜月教内部的神巫祭也都是亲自前来,这也算是给足了魏书涯面子。

  其实整个魔道一脉若是论及辈份的话,魏书涯还真算是最大的一个了。

  虽然双方立场不同,但在场的众人对于魏书涯还算是比较敬重的。

  当然有一个人则是有些不忿,那就是九大神巫祭中的山鬼。

  昔日浮玉山正魔大战时,这位有些飘飘然了,真以为拜月教便是魔道至尊,在跟隐魔一脉商议联盟时,被魏书涯一巴掌给扇飞教做人。

  当然在这种场合,就算是山鬼再不忿,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因为这里,压根就没有他说话的资格。

  东皇太一先开口问道:“不知道魏老来我拜月教所为何事?”

  魏书涯低声道:“楚休死了。”

  东皇太一叹息了一声道:“魏老还请节哀。”

  东皇太一是真的有些可惜的,因为他很欣赏楚休,甚至还动过要将楚休挖进拜月教的心思。

  当初那一战他并没有在,若是他在的话,虽然他不会为了楚休而跟其他人搏命,但大家毕竟同属于魔道一脉,力所能及的话,他还是会帮一帮的。

  一旁拜月教的圣女也是一脸奇异之色,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楚休竟然真的死了。

  整个魔道一脉中,年轻一辈最出色的自然是楚休,她的光芒完全被楚休所遮掩。

  但是,她却对楚休很好奇,同时对于一些虚名等东西,她看的也并不是那么重,反正历代拜月教的圣女,也都不是靠着苦修上位的。

  结果这样一个人却是死了,这让拜月教圣女怎么想都感觉有些违和。

  魏书涯沉声道:“老夫不需要节哀,我魔道一脉,相信的是血债血偿,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这次老夫来,是想要请夜教主出手的,神僧罗摩眼下我隐魔一脉对付不了。”

  东皇太一等人顿时一皱眉。

  拜月教刚刚的才打完一场正魔大战,此时并不想要再出手。

  不过还没等东皇太一等人拒绝,魏书涯便拿出了一本册子,沉声道:“这是昔日独孤教主为手下四大魔尊讲解武道的手记,只要夜教主答应,这便是你的。”

  隐魔一脉中别的不多,但关于昔日昆仑魔教留下的东西却是绝对不少。

  但这手记却并不是属于隐魔一脉的,而是属于魏书涯的。

  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他们有些人可是真正昆仑魔教的嫡传,手中好东西不少。

  五大天魔覆灭之后,他们在死前特意把东西都交给了魏书涯,所以魏书涯的家底,可不是一般的深厚。

  此时还没等东皇太一说什么,夜韶南便直接道:“我答应。”

  对于夜韶南来说,他甚至未必想要去学习独孤唯我的武道经验,他只是想要看看,自己跟独孤唯我之间,究竟差了多少!

  魏书涯大笑了一声,将手册扔给夜韶南,道:“夜教主痛快!

  罗摩便交给夜教主了,只要夜教主能够保证罗摩不出须菩提禅院一步,其他的,交给我隐魔一脉来做!”

  说完之后,魏书涯便直接离去,夜韶南也是拿着手册离开。

  这时拜月教的大祭司忽然对东皇太一问道:“楚休被杀那一战时,你没在那里?要是你在那里,你会出手帮那小子吗?”

  东皇太一想了想道:“多半是会的吧,那小子可是很合我的脾气,呆在隐魔一脉当中可惜了。

  魏老是个人物,这么大的年纪还敢玩的这么大,但其他人嘛,无胆鼠辈而已。”

  “你就不怕养虎为患?毕竟那小子可是隐魔一脉的人,虽然说我等都是魔道,但却并不同路啊。”

  东皇太一大笑道:“那小子或许是虎,但教主大人却是龙,人中之龙!

  只要有着教主大人在,管他是谁,教主大人都能将其压下去。

  算了,现在想这些事情也是无用,不管楚休死或者不死,对我拜月教都有好处。

  之前一场正魔大战,我拜月教是主角,现在,也该隐魔一脉这帮家伙闹腾了。”

  东皇太一想的不错,隐魔一脉闹腾起来,那股威势甚至远超江湖人的想象。

  半个月之后,隐魔一脉大大小小的强者几乎全都前往南蛮之地,开始袭杀在外须菩提禅院武者,以及一些亲近须菩提禅院的南蛮部落。

  须菩提禅院的和尚不事生产,他们也需要接受供奉。

  所以在南蛮之地,可是有不少部落愿意潜心修佛,供奉须菩提禅院。

  当然这只是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来说,这些南蛮部落就是需要须菩提禅院的武力庇护,同时他们则是给须菩提禅院提供各种资源等东西。

  而这次在隐魔一脉的袭击当中,这些人也成了目标之一。

  从那之后,不少南蛮部落闻风丧胆,立刻自家内的佛像给砸碎,只要来人上门,直接说自己跟须菩提禅院秃驴誓不两立,只求对方能够饶自己一命。

  隐魔一脉的做法简直就是在挖须菩提禅院的根基,毁须菩提禅院的名声,所以须菩提禅院也是立刻便准备开始反击。

  但这时拜月教主夜韶南却是南上须菩提禅院,再次跟罗摩激战一场,逼得罗摩出不来须菩提禅院,双方一度有着闹大的态势来。

  当然就算是如此,须菩提禅院身为南北二佛宗之一,哪怕是没有罗摩在,其他人也不是吃素的。

  须菩提禅院当即发布诏令,召回在外的所有苦行僧,宗门内一些强者也是纷纷出手,跟隐魔一脉开始激战,双方这个时候倒是互有胜负,但实际上,较为吃亏的还是须菩提禅院。

  因为战斗发生的地方可是整个南蛮之地,打坏的也都是须菩提禅院的基业,所以无论怎么打,吃亏的都是须菩提禅院。

  对于这件事情,大部分江湖人的观点都是一个,那就是观望。

  隐魔一脉死了一个未来的宗门的继承人,还是出色的无比的那种,愤怒是肯定的,反而隐魔一脉若是隐忍下来,要么就是对方有阴谋,要么就是对方已经外强中干了。

  所以现在对于隐魔一脉这种发泄一般的举动,没有人阻拦,他们只想看看隐魔一脉的实力究竟到了一个什么地步。

  若是事情不受控制,那他们再联手阻止,反之的话,他们凑上去干什么?省得被溅一身血。

  而最终这事情的结果也不出江湖人的预料,战况果然被控制在一个范围内,半个月之后,双方便已经休战了。

  须菩提禅院受到了不小的损失,隐魔一脉那边也有些伤亡,再打下去恐怕就是要不死不休了,所以双方只得撤走。

  当然最重要的是原因是,魏书涯给夜韶南的那部手册,只够让夜韶南坚持这么长时间。

  没了夜韶南的拦截,隐魔一脉可不敢在南蛮之地如此嚣张。

  如此过后数月,江湖上也算是彻底安宁了下来,风波过后,又是一片宁静祥和。

  至于楚休,除了那些跟他牵扯极深的人,谁又会记得他?这个江湖没了谁都会转的,死了灭了,那就只能成为一个过客。

  ………………

  东齐,长林郡,济州府,安平街。

  这条街乃是济州府内最大也是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来往济州府的武者也是最常出现在这里,贩卖或者是购买一些兵器丹药,或者是一些奇珍异宝等东西。

  之前因为安乐王姜文元尚在,有着安乐王府礼贤下士的名声,来往济州府的武者倒还真不少。

  但随着数年前安乐王府的崩塌,这济州府也不好混了,来往的武者直接少了一多半,不复之前的繁华。

  此时在安平街上一座名为珍宝阁的店铺中,一名身材矮胖的老掌柜正慢悠悠的在门口晒着太阳。

  他这珍宝阁是济州府大帮五元帮的产业,平日里来往顾客可是极多的,但现在正值晌午,却依旧没有多少人,他这个掌柜也只能坐在门口晒太阳。

  就在这时,一名身材干瘦,形容猥琐的中年人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来到那掌柜身边道:“孙掌柜,别睡了,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

  孙掌柜缓缓的张开眼睛,不屑道:“是你小子啊,李不三,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跑来逗老爷我?就你这幅德行,身上能有什么好东西?”

  李不三好似受了多大的冤屈似的大声道:“我说孙掌柜,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你怎么知道我李不三就没有发达的那一天?

  告诉你,当初我可是陪着江湖上那位大人物在济州府闯荡过,人家给了我一锭紫金,我现在都没舍得花,正留在家里供奉着呢。”

  孙掌柜不屑道:“别吹了,你说的那位大人物早在数个月之前就跟须菩提禅院的高僧一起死在秘境里了,以后你也不用供奉了,直接上香就好了。

  我告诉你小子,拿老爷我开涮,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李不三嘿嘿笑道:“瞧您说的,我涮谁,也不能涮您啊,看看,好东西在这里呢。”

  说着,李不三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包裹来,里面有几个秘匣,几瓶丹药,还有几块破铜烂铁之类的东西,其中还有一枚红色的圆珠,殷红如血,简直像是鲜血凝聚而成的一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