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战神 第1978章 冥河战戟

小说:龙血战神 作者:风青阳 更新时间:2018-12-20 12:48:10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栾树王自然知道,自己已经活不长时间了。.

  就算今曰不战死,不到十年,他的千年时限就要降临,他至今仍然沒有到达五行轮回劫境后期,所以几乎必死无疑。

  但就如他所说的,对今曰一战他无怨无悔,只求给夜叉族一个惨重的教训。

  夜叉王提前邀战,他奋不顾身,只身出列,视死如归,那苍老的身影挺得笔直,傲立在栾树族之前,傲立在无数的凶戾夜叉族之前。

  迟暮的老人,也如战神一样,英勇无畏。

  这个画面让龙辰有种说不出口的激动,虽然别人的种族,和自己的关系并不大,但栾树王的精神仍然感染着他,感染着所有的栾树族,这是生存的斗争,冥冥之中,龙辰仿佛自己化成了栾树王,面对那些凶残无人形的入侵者,就算是绵羊,也会为了生存而战斗。

  热血狂飙。

  栾树族众人心中火热,看着那苍老却坚强的身影,他们在心中默默的为栾树王打气。

  战斗。

  唯有战斗,才能让种族生存。

  在夜叉族看來,四十万的军队,绝对可以碾压栾树族这群在懦弱的废物,他们无疑是轻松的,夜叉王也对这个种族充满了藐视,但让他今曰很是意外的是,他们竟然还有斗志。

  “看來,都是你这个老家伙在搞鬼呢。”

  夜叉族伸出猩红而尖锐的舌头,舔了舔鼻尖,流露出阴狠的笑容,她虽然是女姓,但夜叉族长相普遍很狰狞,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夜叉族天生擅长战斗,而栾树族天生不擅长战斗,夜叉王举起一只手,她那血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栾树往,就在夜叉族叫嚣得最厉害的时候,她掀起血色的巨浪,轰然朝着栾树王冲杀而來,一时间天空上恍如变成了血海,无数沸腾的血气在滚动着,看到这场面,无数夜叉族热血沸腾,他们骨子里的凶戾被勾起來,一个个握着兵器,这完全由涅槃劫境组成的战队,其气息组成起來,光是吼叫就能将大片的土地掀飞出去,若不是夜叉王还沒有下达命令,他们早就对着脆弱的栾树族冲杀而來了。

  “王,无敌的王。”

  “从今曰开始,我们夜叉族要崛起了。”

  他们咆哮着,兴奋大笑,恍如雷霆炸响,产生了巨大的轰鸣。

  这场面让灵曦峨眉微蹙,她望着那茫茫的血色海洋,道:“弱肉强食,这是世界的规则,只是……也太残酷了一些,为什么他们不能安静下來,和平相处呢。”

  龙辰也不明白这个问題,他只能道:“所有生灵,都在为生存而战斗,但有些种族的.总会更加强大,比如这夜叉族,所以这样的场面是不可避免的,我想,假如有一个绝对的镇压者,也就是神灵的存在,这样的神灵拥有善和公正,但也有绝对的权威,有这样的镇压者制约,一个世界才会安定下來吧。”

  灵曦好奇的看着他,问道:“辰哥哥,你想当这样的镇压者吗。”

  夜叉王和栾树王的战斗已经非常惨烈了,所有人都在紧盯着他们的战况,龙辰也不例外,他深深呼吸一次,道:“我当然希望,但天道是残酷的,弱小者不管如何,最终都会被淘汰,强者更强,生命才会进化,否则将來遇到入侵者,一旦镇压者无法抵抗的话,整个世界都会灭亡。”

  说到这里,夜叉王和栾树王的厮杀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栾树王化作一棵参天古树,以无数钢鞭一样的枝叶,还有树族神通,都是他强悍的武器,但夜叉族更加的灵活和狂暴。

  两者之间的战斗,可以说简直牵动了数十万人的心,龙辰可以听到无数快速的心跳声音,似乎对于栾树族的來说,栾树王的胜败,关于到他们种族的存亡。

  龙辰同样咬紧了牙关,他同情弱者,自然希望栾树王能够胜利,栾树族是善良的种族,他同样不想看到他们哀鸿遍野,死伤惨重。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今曰不管是不是为了祖树之心,他都要努力一次,龙辰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如此的蜕变,实际上连他自己都很疑惑,也许是他不甘心被侵略吧,这是一种融合到血脉当中的愤怒,被一点点的激发了出來,那一个个叫嚣着的夜叉族,在他眼中变得无比的丑恶。

  “看不出來,你这老家伙还有些能耐嘛。”夜叉王在无数长鞭当中穿梭。

  五行轮回劫境的栾树王,能够调动五行本源力量,改变物质结构,做到言出法随,五行当中,木属姓更是一种强横的力量,栾树王的再生能力相当强大,甚至能够赶上龙辰的梦回起源。

  一层绿色的光芒,将栾树王完全包围,璀璨的绿光如同太阳一样闪亮,栾树王的身上闪烁起无数的古树符文,数以十万的古树符文在他那巨大的树身上汇聚,形成超强的防御,夜叉王铁叉不但刺不进去,在栾树王拼命的攻击下,更是节节败退。

  “狼心狗肺的夜叉族,你们这群畜生,当初你们近乎灭绝,是我栾树族送给你们一条生路,今曰你们恩将仇报,势必会遭受天谴,我栾树一族,今曰就算牺牲,也要让你们不得好死。”

  “丑恶的种族,永远都沒有称霸的权力,你们夜叉族注定只是一群小丑,你们沒有未來,这早就不是你们的时代。”

  栾树王无限的透支自己的力量,他本不能施展出如此狂暴的攻击的,但他拥有信念,他背负着种族的存亡,他背负着无数战士,无数老弱妇孺的希望,他背后是一个个真挚的眼神,如此稚嫩,他们的人生刚刚开始,为了守护他们,绝对不能败。

  栾树王不惜燃烧自己生命的力量,也要将夜叉王杀死,他那巨大的体形发挥出超强的优势,不但夜叉王节节败退,连那些聚集在一次的夜叉族,在栾树王一次抽击之下,足足有上万的夜叉族被抽成的肉酱。

  如果可以,实际上栾树王都能干掉这四十万的夜叉族,只要这些夜叉族聚在一起乖乖受死。

  但这种情况显然不会发生,一次事故后,夜叉族纷纷逃窜散开,让栾树王扑了一个空,这个场面让栾树王热血沸腾,栾树王占据上风,让他们意识到今曰的胜利是有可能的。

  此时的他们,已经做到了战斗的准备。

  只有少数人,才知道栾树王快要不行了。

  “他生命衰竭,透支了太多力量,而那夜叉王精力旺盛……”

  龙辰刚刚说出这句话,就如他预料的一样,发生了变故。

  那夜叉王双眼通红,愤怒至极,她浑身笼罩在血光当中,调动着血海降临在栾树王的上空,她也拥有五行轮回之力,也同样不弱于栾树王。

  本源力量调动。

  本源力量是构成世界的根本,也是最可怕的力量,五行本源以特定的比例混合到一起,成为夜叉王的血色力量。

  她满脸凶戾,眼球暴起,低声嘶吼道:“老鬼,游戏可要结束了,这是我称霸的第一战,我本想玩得愉快一些,可是你也太不给面子了。”

  此刻,她的身下,血色旋风无比汹涌,她站在那血色旋风之上,威风凛凛。

  她伸出一只手,握在虚空。

  忽然之间,一股恐怖力量降临,无数人不得不低下头,脸色惨然,天地之间无数灰色的力量朝着夜叉王那手掌汇聚而來,狂风汹涌,最终在夜叉王的手中,汇聚成为一把长达两米的恐怖战戟。

  那是一把灰色的战戟,其上遍布道纹,无数骷髅图案缠绕其上,闪亮着灰色的光芒,随着渣战戟的出现,夜叉王的战斗力发生了恐怖程度的飙升,灰色侵染了她的身体,她的手臂和半边的身体,由之前的血色变成了灰色,并且干裂开來,裂痕处有浓浓血水在流动着。

  那战戟微微挥动,顿时间天地颤动,仿佛都要跪倒在这战戟下。

  “冥河战戟。”

  无数人惊恐的喊出了它的名字。

  这是一把煞气还要超过斩神剑的武器,当然,那是因为这冥河战戟的道纹远超过斩神剑,除了斩神剑可以吞噬道器这个神通冥河战戟沒有之外,其他属姓,应该和斩神剑相似。

  “好像把这家伙给吃了啊。”

  小骷髅从斩神剑当中探出脑袋,绿色的眼睛眼巴巴看着那冥河战戟。

  龙辰可沒空搭理它,他内心是有些惶然的,显然这冥河战戟一出,强弩之末的栾树王要完蛋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

  夜叉王刚刚拿出冥河战戟,便展开了强势进攻,那冥河战戟从天而降,狠狠的劈向栾树王,栾树王以绿色光芒环绕的树枝抵抗,但就在此刻,那绿色的古树符文瞬间崩溃,爆破开來,夜叉王发出冷冷大笑,五行轮回之力席卷,所到之处,栾树王的树枝纷纷断裂。

  最终,全部绿色光芒被震破。

  栾树王仍然浴血奋战,但是在对方强攻之下,仍然战败,轰然倒在地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