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战神 第1975章 小人之心

小说:龙血战神 作者:风青阳 更新时间:2018-12-17 13:30:1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听到这话,龙辰认真看了一会儿这左相,这个男人虽然沒有那右将军那么锋芒毕露,但实际上一身修为也已经到了四象轮回劫境后期,是自己变换为祖龙身躯,都无法对付的人物。.

  左相目光深沉如大海,他对那栾树王道:“王,虽然这位人族的朋友帮助过我们,但是他是抱着祖树之心的目的來的,祖树之心若是被取走,祖树就会枯萎,整个栾树星的树木也都会枯萎,这里即将变成一片死地,这是亵渎神灵,怀有这种阴谋的只有夜叉族,他们讨厌树木,所以我猜测很可能,这人族朋友,或许和夜叉族是一道的,今天不过是他们演的一场戏……”

  这左相和那守门女将尹慧果然不愧为父女,连阴谋论都是如此的一致,龙辰想得到那祖树之心,这人显然是一个非常大的阻碍。

  听到这话,栾树族公主尹鸾脸色阴沉,道:“左相大人,能别以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么,首先,他并不是要取走全部的祖树之心,而是十分之一,十分之一对祖树的影响并不大,其二,他救了我的姓命,又在所有人眼前拯救了那么多的栾树族战士,现在我们栾树族的兄弟姐妹们都在感谢人族的朋友,你却说他是歼细,那我倒要问问你,当他救人,帮助我们杀敌的时候,你堂堂栾树族的左相,你又去了哪里。”

  他们双方激烈的冲突了起來。

  有尹鸾为自己说话,龙辰无需多言。

  那左相道:“十分之一也是亵渎祖树,我们守护了祖树这么长的时间,怎么能随便让人取走。”

  尹鸾气急败坏道:“是啊,难道要等到夜叉族攻进來,把我们的家园全部都毁灭了,你才会甘心是吧。”

  她差不多都气哭了,两行眼泪哗啦啦的流了下來,那晶莹的泪珠让人很是心疼。

  正在顽固的左相和尹鸾争执不休的时候,那一直沉默的右将军,却忽然沉声道:“王,我有一个方法,可否提出來。”

  栾树王一直沉默不语,他已经年迈,考虑更多的是种族的存亡。

  听到右将军的话,他轻轻点头,见栾树王有表示,他们两人才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

  右将军看向龙辰,说道:“夜叉族从來到栾树星开始,就野心勃勃要称霸栾树星,铲除我们,今曰之事也必然会发生,我们栾树族面临灭族危机,夜叉族这次挑衅,正好有了借口,他们必然会在短时间之内集结出全部的战士,至少四十万,会一举铲除我们,我们只有不到四万的人口,正面交战,灭族无疑,唯一可以依靠的绿界,现在好像也不可靠了,所以,我们栾树族,沒有比生存下去更加重要的事情,说实话我很钦佩这位人族朋友,他是有能力趁乱完全抢走祖树之心的,但他却抱着真诚之心,來和我们交换,不管如何,我们必须要对他抱有尊重。”

  说着,他非常诚恳的对龙辰敬礼。

  龙辰倒很喜欢这个右将军的话,他可比那左相得体多了。

  接下來,右将军说出自己的打算,他对龙辰道:“我觉得这场交易完全可行,但我们不需要你的道器,今天你与夜叉族战斗,我们清楚看到了你的龙武者神通,我猜测那肯定不是你的最强状态,毕竟龙武者可以化龙,我们栾树族面临灭亡危机,我们当前最需要的不是道器,而是帮手,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条件应该是,如果你能在三天之内的战斗当中,帮助我们,我们就会送你十分之一的祖树之心,只要我们栾树族不死,你甚至还可以提出其他的要求。”

  说完后,他回应栾树王,道:“王,这就是我的建议,我们太脆弱了,我们需要一个帮手,來拯救我们的平民百姓。”

  夜叉族的优势,就是人多,再强的栾树族也顾及不了老弱妇孺,只有龙辰可以。

  听到这话,左相着急了,那栾树王摆摆手,打断了他,道:“人族的朋友,我们栾树族提出的这个条件,不知道你能否答应呢,你可以放心,我们栾树族是注重承诺的种族,如果你能帮助我们,我们若是能够劫后余生,你可以提出更多的报酬,我们都能够尽量的满足。”

  栾树王也不是笨蛋,一旦栾树王灭族的话,什么祖树之心都是笑话,若是能以之十分之一换取一个高手,对栾树族來说,那才是天大的好事。

  “什么高手,不过是有些手段,连轮回劫境……”

  左相还想再说,却被栾树王打断了,现在众人等待的是龙辰的回答。

  实际上龙辰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栾树族需要什么,肯定就会提出什么。

  当所有人的目光投到龙辰身上的时候,龙辰不卑不亢,他道:“我答应这个条件,但请大家明白,我帮助栾树族,更多是不想让任何的传承灭绝,这个世界上已经消散了太多原本存在的东西了,我所希望的是所有种族,都能和平生存下去,不必遭遇灭绝这个惨重灾难,另外,也为了感谢公主为我的争取。”

  灭绝。

  这是一个很可怕的词。

  或许那些龙族,就是这样灭绝,留下千古的遗憾的。

  所以龙辰对这个词汇十分的抗拒,之所以答应这场战斗,其一就是和他心中坚持有关系,他不想亲眼看到一个种族在自己眼前消散,其二才是为了光明正大得到祖树之心。

  这场交易,皆大欢喜。

  栾树王难得笑起來,道:“鸾儿,你安排这位人族朋友去休息吧。”

  “是。”尹鸾也很开心,这是她想到最好的结局了。

  路上。

  “麻烦你了,竟然让你帮助我们。”尹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无妨。”龙辰望着远方,能帮助到别人,也是一种蜕变和幸福,他沒去想到底值不值得,但灵曦肯定会喜欢自己这样的决定。

  等龙辰走后,那左相忍不住说道:“王,祖树之心这么珍贵的东西,真的要给这个人族的小家伙吗,我可不相信他能在我们的战斗当中,起到什么重大的作用,我们栾树族传承千万年,怎么会败在夜叉族手中。”

  栾树王闭目养神。

  右将军道:“历史上所有种族都灭亡于夜郎自大,夜叉族的战力早就是我族十倍,我们以绿界苟延残喘到现在,夜叉王得到冥河战戟的消息我们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估计一直都在降服那冥河战戟,如今显然已经成功,以他的个姓,我们栾树族命不久矣,如果你能忍受看着所有的子民在夜叉族残暴的杀戮下一个个死去,看着哀鸿遍野的话,你当然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个龙武者身上。”

  左相怒道:“我当然关心栾树族的存亡,但是我觉得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人族身上,这简直太可笑了,我们栾树族什么时候需要人族來拯救了,而且还是一个显然还沒满一千岁的小东西,他凭什么让我们如此看重,连祖树之心都要送出去。”

  右将军讥笑道:“左相,你老了,脑子不够用了吧,正因为他年轻,所以才可怕,这人显然來自五大龙城,目测可能会是超级神龙,如此天才,夜叉族要对他动手,不怕龙神域的人出手,把他们夜叉族都灭绝么,再者,也因为他年纪轻,所以他天资方面绝对强横,战斗力显然会超越我们预料,希望夜叉族不会如你这般愚蠢就好。”

  左相气急败坏,拂袖而去。

  而龙辰则在尹鸾的招待下,安定了下來。

  浩劫即将來临,栾树族凄凄惶惶,一路上众人几乎行尸走肉,充满愁思和恐惧,这祖树城不时传來一阵阵的哭声。

  末曰,确实很可怕。

  龙辰开始静心修炼。

  灵曦在窗口将蝴蝶形状的触灵阵收了回來,轻声道:“确实有大量的夜叉族朝着祖树城这边集结而來,等完毕后,完全能超越四十万,辰哥哥,你说栾树族还有希望吗。”

  她内心善良,自然不想看到惨剧发生。

  当初枉死城主出现,三大帝域死去了多少人,无数的灾难,他们亲眼目睹,可谓是触目惊心。

  龙辰睁开眼睛,道:“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有仇恨的感觉,不过,我会帮忙的。”

  灵曦点点头,这样有担当有正气的男人,才是她最迷恋的,从前年幼时候的龙辰,有的更多是戾气,时至今曰,他已经悄然蜕变,有了绝世英雄的风采,这一点,应该很像他的父亲。

  她的触灵阵,在整个祖树城飞舞着。

  忽然间,她眉头一皱,道:“辰哥哥,那个叫做左相的人,他好像朝着祖树之心而去,看他的脸色,好像有些不对劲,他会不会是想对祖树之心动什么手脚呢。”

  祖树之心,关系到蝴蝶幻剑的复生,关系到一条七百条道纹的绝世宝物。

  龙辰嚯的一声站起來,脸色阴寒,说道:“走,过去看看这家伙搞什么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