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战神 第133章 初始

小说:龙血战神 作者:风青阳 更新时间:2019-06-21 11:13:13 源网站:顶点小说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那个无数次在睡梦当出现的人,无数次浮现在龙辰眼前的男,此刻再度清晰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那一种感觉,只要出现就不会是错觉,他太熟悉龙青澜了,那温和的眼神,深邃、自然,和周围数万个凶戾的他是完全不同的。

  就这样无征兆的出现……

  龙辰一时间脑一片空白。

  他仿佛能看穿龙辰内心的一切,更知道发生的所有事情,每一次出现他都洞彻一切,而这一次,他脸上浮现出温和的微笑,伸出一只手抚摸着龙辰的脑袋,轻笑道:“你长大了。”

  他的笑容充满了沧桑和岁月的痕迹。

  无论龙辰在别人的面前是如何的冷漠或者是冷血,可在他眼前,他仿佛回到了当初白杨镇埋葬他的那一天,安静的聆听这个男人对自己说的一切。

  那一次,无比平静。

  这一次,天翻地覆,几乎苍生紧灭,危机仍然无处不在。

  黑阎兽似乎在和龙青澜抗争,无心去动弹永恒龙城的人。

  “父亲……”

  龙辰充满着激动,他当然知道他的出现只会是很小的瞬间,他的这副身体已经死绝了,如今真正支持的还是黑阎兽。

  “杀了我。”

  龙青澜打断了他的话,轻声说道。

  “用囚龙弓、囚龙箭,和我留下的力量。”

  显然,他残留在身体当的最后血脉和痕迹是根本都不过这黑阎兽的,甚至和龙辰说上几句话,都是奇迹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他伸手一推,那股浩瀚力量将龙辰推下去,从无数的太虚宙龙身体当穿越而过,直到回到了永恒龙城的地面上,回到了所有武者包围当……

  当他再抬头的时候,肉球滚动,其上人形变换,全部都是凶戾的人形,真正的他已经不见了。

  也许这一切是龙辰的一个错觉。

  也许他从來都沒有出现。

  “爹。”

  龙辰茫然看着天空,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黑阎兽也停止了痛苦的尖啸,再度完全掌控了它如今的身体。

  龙辰知道他和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杀了他,囚龙弓……”

  那是他的渴望和抗争,就如自己一样,当听到自己的呼喊,他那尸体当最后一丝血脉觉醒,那是他的骄傲和努力。

  他和自己一样,也一直在抗争着。

  只是因为,他早已死去,真正能做到的反抗很少,所以他只能需要龙辰來帮助他,杀了他,让一切烟消云散。

  龙青澜消失了。

  但黑阎兽重新恢复了原來的样,藐视天地,它伸出无数的太虚宙龙,再度朝着永恒龙城而來,这一次沒有任何的犹豫,速度非常快,显然是要尽快让整个永恒龙城灰飞烟灭,然后再去屠杀其他苍生。

  所有人再度被死亡笼罩。

  他们早就吓怕了,而如今也麻木了,呆呆看着死亡的降临。

  让所有人都震撼的是,这一刻的龙辰竟然再度冲上天空,义无反顾的朝着那黑阎兽冲杀而去。

  他不是代表自己,而是带着龙青澜最后的信念和力量,最后的愤怒和咆哮,他傲立在天空之上,尽管和黑阎兽比起來他无比的渺小,但却沒有被吓退一步,他就像是个奇迹,一次次的不畏死亡。

  甚至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他。

  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做无谓的抗争呢。

  他们是永远都理解不了龙辰的,因为,抗争,那就是他的生命啊。

  人可以死,但不能沒有尊严,沒有骄傲,沒有信念。

  龙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龙青澜推自己一下的时候,有那么一股很难察觉的可怕力量,进入了他的身体,此刻他不只是自己,也是一部分的龙青澜,是他们父在共同战斗。

  “父亲……”

  仿佛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在用那温和的深邃的眼睛,看着自己。

  龙辰深呼吸了一次,他擦去了眼角的愤怒眼泪,这并不是的怯懦,而是他的怒火。

  “囚龙弓。”

  七百条道纹的道器,金色囚龙盘绕,出现在他的左手。

  囚龙箭,一次出世。

  那是另外一头囚龙。

  两头囚龙汇聚,互相交融。

  在黑阎兽降临的时候,龙辰将囚龙箭搭在囚龙弓上,让它们彻底的融为一体,他忍不住将浑身的力量都灌输了进去,直到自己气喘吁吁,即将累死为止,但仍然无法拉动那囚龙弓,两样道器对他的要求实在是太高了,如今的他还做不到。

  “他在做什么。”

  “他先凭借这两样七百条的道纹的道器,就和这怪物战斗,连龙帝都无法打败,他又能做到什么。”

  众人忍不住哭了。

  在他们眼,龙辰就像是个可笑的蝼蚁,他竟然妄图用自己的瘦弱到几乎看不到的手臂,去抵抗大象的巨腿。

  如此抗争,脆弱而无力,只是一场笑话,闹出这样的笑话,还不如站着等死算了。

  反正天下人都得死了,自己也一起死,那也沒什么所谓。

  龙辰不需要他们的理解。

  他的生命,是在抗争当走向辉煌,走向荣耀的,不懂的人永远不懂。

  “啊。”

  他的手臂几乎崩裂,他那捏着弓弦的手指几乎断裂,鲜血不停的流了出來。

  他浑身都满是暴起的青筋,他咬紧了牙关,几乎要将牙齿都咬碎了。

  炼神之火已经燃烧到了极限,他连神国的十四祭的力量都全部灌输到了手臂上,在他拼死的拉扯下,囚龙弓终于被拉动,越來越圆。

  他竟然真正操纵了这加起來有一千四百条道纹的两样道器。

  两头囚龙几乎融合为了一体,化为一头完整的金色囚龙。

  当然,光是靠这样是不可能杀死黑阎兽的,甚至一丁点伤害都不可能造成。

  就在所有人都在等死,就在黑阎兽已经降临到众人头顶上的时候,那一股神秘的力量,化为一条透明的游龙,悄悄的从龙辰的手臂,最终到了囚龙箭之上。

  沒有人看见。

  只有龙辰自己知道,这两样道器已经不一样了,他们在龙青澜的力量下发生了可怕的蜕变,那已经不再是道器,而是龙青澜自己。

  在拼死拉开囚龙弓的这一刻,龙辰仿佛感觉到身后那个男人已经靠近了自己,他代替了自己,握住了囚龙弓和囚龙箭,龙辰就像是个旁观者,在看着这个男人十分冷静的握住自己的武器,双眼安静的看着那黑阎兽降临。

  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安宁,仿佛那箭尖指向的地方,不是他留下的尸体。

  重新握住了这囚龙弓和囚龙箭,龙辰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样,骄傲、强大、博学多才、天下无敌,他是龙神域诞生的一个奇迹,如果沒有他,连龙辰也都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辰儿,战斗,才刚刚开始了,你以为我真的输了吗。”

  忽然间,他回过头,对着龙辰流露出了一丝骄傲的笑容,就如他年轻时候一样,睥睨、自信,冠绝天下。

  刚刚开始。

  龙辰以为结束了,他却说刚刚开始。

  他已经输得连命都沒有了,但他却说,你以为我真的输了吗。

  他骄傲、神秘,永远如谜团,但他从來都是在呕心沥血的造就自己。

  风云卷动,苍生动荡。

  数十万的武者跪倒在地上,低下头等待死亡审判。

  唯独龙辰浑身颤抖,看着龙青澜重新看向天空,他的嘴角始终是微笑的幅度,直到他释放囚龙箭的那一刻。

  叮。

  一声脆响,囚龙箭消失在天际。

  那一刻,龙辰浑身剧痛,他这才发现,他仍然握住囚龙弓,当把囚龙箭射出去的那一刻,他浑身染血,身体几乎被那巨大的力量撕扯到崩溃,连脸颊都几乎裂开,满脸鲜血模糊,之前捏着弓弦的手指已经全部炸成了血雾。

  “是我射出去的……”

  龙辰呆呆的看着手的囚龙弓。

  他骇然抬头,看向天空上的阴影,囚龙箭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龙青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时间更像是静止了一样,连天空上那无比巨大的黑阎兽,都一动不动了……

  三息过后,众人才惊骇的抬头,看到这样的场景,看到了手握囚龙弓浑身鲜血淋漓的龙辰,看到了一动不动的黑阎兽。

  “怎么还不杀了我们。”

  他们忍不住的想到,这种等待死亡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这样的话,他们还宁愿死得更加快一些。

  可是再过去了十息的时间,仍然沒有动静。

  “怎么回事。”

  他们站了起來。

  就在这个时间,他们竟然看到那数百头太虚宙龙竟然砰的一声消散,化为碎片,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他们看到,那黑色的肉球上,竟然燃烧起了无形的火焰,那是无法想象的大火,在这场燃烧当,那数万个人形的龙青澜发出惊天动地的燃烧,然后消失在火焰当,一切的一切灾难,在非常短的时间之内,都焚烧干净。

  无形的火焰,席卷了整片天空,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安静的。

  直到最后,那火焰开始收缩,最终竟然在天空上凝聚为一个男。

  那个男和之前肉球上的数万个人形,一模一样,但又不一样。

  那一刻,众人脑一片空白,呆呆的看着他。RI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