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晨东伸出手抓过去,不是袭击她身下圆浑的地方,而是一条蛇咬在她这圆浑丰姿的屁*屁上面,紧紧咬着不放,让人看起来,这个大美女背后像长了一条长长的尾巴似的。

  林晨东不管这么多了,抓住这一条挂在这大美女屁#屁上面的毒蛇,用力一拉,向树林里抛去。

  “我怕,我怕怕……呜呜……”这个美女像抓到一棵救命草似的,双手紧紧抱住林晨东,双脚在跳跺。

  如果不是听到她的哭泣声,还让人以为她在向林晨东撤娇呢。

  她不害怕才怪呢,一条蛇咬在她屁股上面,还挂在面,吓得她面容失色,现在有一个男子在她面前,她顾不了这么多,像一只爱惊的小动物,扑在对方怀里去,寻找她心中那一丝安全感。

  奇遇,奇#艳?差不多是这样子了,让林晨东差点暴走。

  “美女,没事了,我把它扔掉了,没事了,别怕。”林晨东感到怀里的美女人,除了阵阵醉人的芳香之外,还感到胸前两团软意和暖意,让他脸上露出一副幸福的笑容。

  心里在想:“有事没事,出来旅游一下,就是好吧!”

  林晨东说完又说:“美女,那条可能是毒蛇,是十分罕见的莽山烙铁头蛇,全世界十大毒蛇之一,如果不把毒血吸出来的话,你会死的,不相信的话,你手指摸一下被的咬地方,是不是没有知觉。”

  莽山烙铁头是国际一级优先保护的濒危物种,蛇中熊猫,还有一个号称:小青龙,主要产地HN省。

  这个美女被吓得六神无主,她智商已降到最低了,像一个受惊的小女孩一样,现在一点主见都没有。

  听到林晨东说全世界十大毒蛇之一,又听到要死,她一只手轻轻摸到后面屁#屁上面去,摸在被蛇咬的地方。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她感到被蛇咬的地方,真的没有知觉。

  “还能怎么办,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把裙子脱下来,我给你吮蛇毒吧。”林晨东不是想占她便宜,而是真的想救这个美女说。

  林晨东可以不认识其蛇,但他即认识眼镜蛇和莽山铁头蛇,刚才那一条即是莽山铁头蛇,被外面炒到一百万元一条的毒蛇,不然怎么称蛇中熊猫呢。

  “脱裙子?”这个美女又是一阵呆滞了,让她有一点难为情。

  “不脱,我怎么给你吮蛇毒,你是不是以为我想占你便宜?”林晨东看着这个美女脸色红羞起来说:“别想太多了,我可不想一个妙龄美女,就这样死掉,再说,我总不能遇死不救吧?。”

  “可是……”她想到蛇咬的地方,如果脱下裙子让他吮毒的话,岂不是什么都被他看到了。

  “别犹如了,再过半小时,你会死的,来,到大石后面脱,这样没有人看到了,我给你吸出蛇毒,然后坐车到医院打抗蛇毒血清!”林晨东一把抓住这个大美女,把她拉到大石后面去。

  “真的没有其它办法?”这个脸色发白的美女,她真的不想脱下裙子。

  “没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林晨东近距离看着这个容色晶莹如玉,让男人魂牵梦萦般的极品美女,心里不禁扑扑地跳动,让他有一种冲动感。

  面对死亡,在没有选择之下,这个让人魂牵梦萦的美女,主动在林晨东面前脱下她的短裙子,玉手轻轻拉动裙头上面的拉链子,让这一件不长不短裙子,轻轻滑落到她脚下去 ……

  羞涩?这个肯定是有的,毕竟她第一次在异性面前脱衣服,还是脱得如此利落。

  站在她身后的林晨东,看得心扑扑地跳着,如此般美景,他还是第一次见过,喉咙一阵干燥,吞了吞口水。

  “能不能别呆着看,你不是说帮我吸蛇毒吗?”她看到林晨东像木头一样,双眼火辣辣地盯着她身上最神秘的地方,心里羞涩:“羞死人了,早知道,我就不到树林里解手了。”

  “这蛇毒素很强,你雪白皮肤开始黑了,蛇毒在扩散中,来,你双手趴在石头上,都别动,我给你吸出蛇毒。”林晨东看着她雪白肤色伤口上,毒素开始扩散开去说。

  “说好,别乱来,不然的话,我的未婚夫不会放过你。”这个美女双手趴在大石身,弓弯下身子,向林晨东发出警告。

  “……”

  林晨东能说什么,如果是别人,他才不管对方生死,只是看到这么一个极品美女,内心生出一丝怜香惜玉感,才决定救她。

  就这样子,林晨东把嘴吸住她蛇伤口地方去,用力给她吮蛇毒 。

  吸吧,吸吧,吮吧,吮吧,把她伤口里面的毒素用力吸出来,一口一口黑色,腥臭的毒血吐到旁边去。

  大家别想太多,主角现在是在救人,说不定,救了这个美女,这个美女以心相许了主角。

  不知过了多久。

  这个脸蛋红扑扑的美女,一副全身软若无力的样子,美女缓缓地回过头,双眼水汪汪问:“好了没有?”

  当她看到林晨东脸色时,她不禁吓得一跳,就差点尖叫起来。

  因为她看到林晨东嘴唇发黑,脸色有一点苍白,你说她能不害怕吗?

  “你怎么啦?你还好吧?”这个美女没有马上把裙子穿回去,谁知还要不要继续给他吸下去。

  “我已帮你清完毒了,你把裙子穿回去吧,免得一会儿被人看到,不太好。”林晨东摸了摸额头说:“我的头,有一点昏,你快打电话让医生送抗莽山铁头蛇毒血清过来。”

  “怎么会这样子?你没事吧?”这个容色晶莹如玉,清丽脱俗美女,看到林晨东脸色苍白,嘴唇黑的样子,心里一股愧疚问,然后匆匆穿回裙子去。

  “还能怎么样, 还好,我把你的毒血全都吸清了。”林晨东很坦白地对她说:“如果我真毒死了,以后我的父母只能靠你照顾了。”

  她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子,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笑的,嘴唇都黑紫起来了,舌头都黑紫。

  现在,按林晨东的话去做,打120电话,让医生把抗蛇毒血清送过来,希望能及时赶到。

  “美女,我感到自己快不行了,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林晨东看着她一边打电话一边,感到大脑越来越沉,双眼皮快要张不开说。

  “不会的,你不会有事的,护士车正赶过来!”

  “就算医生赶过来,也要半个多小时,我怕是支撑不了,求你了,帮我满足这个愿望吧。”

  “什么愿望?你说,你说……”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