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探 第865章 谁是恶魔?

小说:狂探 作者:旷海忘湖 更新时间:2018-12-18 08:14:16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嗯……”赵玉看着纸上赫然显现的恶魔,忍不住有感而发,可发了一半,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便赶紧收声。

  不过,此时此刻,其他人全都被纸上的恶魔给镇住了,并没有留意到赵玉的话里有何不妥。

  “这……这个恶魔……”曾可指着打印纸说道,“和恶魔案里的恶魔一模一样,所以不应该是什么巧合吧?”

  看到无人说话,曾可又继续说道:“这张纸是张井茹的,也就是说,张井茹在前一页纸上画下了一个恶魔?那么……她为什么要画恶魔呢?难道……我们完全搞错了?真正跟恶魔案有关系的人,其实是张井茹!?而不是韩宽!?”

  “这……”

  曾可的话,登时让现场的气氛更加压抑。每个人都紧锁着眉头,如坠迷雾之中……

  “喂……你们这是搞什么呢?”冉涛纳闷,“怎么冷不丁的,又扯起恶魔案来了?韩宽的事还没搞清楚呢可是……”

  “不……不是……”赵玉紧锁眉头,对曾可说道,“我……我刚才……可不是这个意思来着,我只是觉得,张井茹可能知道些什么,所以才找她的文件,但是,按理说,她不应该和恶魔案有什么关系啊?”

  “不会吧?”苗英撅嘴,“赵玉,图案是你找出来的,你不知道?你刚才不还说你终于明白了吗?”

  赵玉所谓的明白,乃是他终于明白了系统的意思,副本奇遇指示着那两箱资料,为的就是要他找到这个恶魔图案。可是……至于这个恶魔图案到底代表着什么,他却哪里想得明白?

  “我……”赵玉只好说道,“我刚才还挺明白的,但现在却是糊涂了!喏……”他指着恶魔图案说道,“我透过阳光反射,看到这张纸上留有印痕,而上一页纸又不见了,所以就想到用铅笔涂抹一下,图案就出来了呗!但是……我没想到,会出现一个恶魔啊?

  “很明显,在前一页纸上画恶魔的人,就是张井茹,但是,至于她为什么要画这个图案,画完了之后,为什么又要撕掉,我就不知道了!”

  “组长……”吴秀敏在一番认真思索后说道,“就算恶魔图案是张井茹画的,也不见得就能说明,她跟恶魔案有关系!

  “你们忘了,我们不是一直在怀疑韩宽,想弄清楚他杀妻的理由吗?那么,真相会不会是这样的?张井茹从韩宽那里发现了跟恶魔案有关的东西,所以她开始怀疑韩宽,这才画下了这个图案?”

  “对对对!”赵玉忙不迭地说道,“我一开始就是这个意思,刚才被曾可那么一说,有点儿吓到了!其实,我让冉涛去搬张井茹的电脑,也是想要看一看,张井茹是不是在暗中调查着什么,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

  “哦……”苗英点头,“张井茹发现了韩宽的隐秘,她担心韩宽真的是恶魔案的凶手,所以才会在案发前表现得那么异常,看上去是有心事的样子!

  “她怀疑韩宽的事情,所以就开始暗中调查,可最后还是被韩宽发现了!韩宽担心张井茹揭发他,所以先下手为强,来了一个杀人灭口!这不就和我之前设想的一样了吗?”

  “对!”赵玉亦是松了口气,一面擦汗,一面指着曾可说道,“但是,曾可刚才那句话,实在是有点吓人了!如果张井茹也是恶魔案元凶的话,那么,我们的思路……嗯……那么……嗯……”

  谁知,当赵玉说到这里的时候,身上又难以抑制地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看到赵玉表情有异,苗英亦是浑身震颤了一下,顿时有种细思极恐的感觉,忍不住颤声说道:

  “难道……恶魔案不光是跟韩宽有关,还跟他们两口子,全都有关系!?不是韩宽杀人灭口,而是两名凶手出现了内讧火并?

  “这……这两口子,到底是什么人!!?”

  “我……我我……”这时,吴秀敏亦是有些神经紊乱,她支吾了半天之后,才艰难地说道,“我这就调取一下张井茹的资料!”

  “不会吧?”曾可却还在懵圈之中,“是不是……我又说错什么话了?”

  “喂,各位……”冉涛像木头人一般地摊开双手问道,“有没有人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画风突变啊,你们这是集体中邪了吗?恶魔案到底是个什么鬼?”

  “涛哥……还是我跟你说吧……”曾可赶紧把冉涛拉到一边,把案情的最新进展告诉给了他,结果,当冉涛知道真相之后,整个人顿时也不好了……

  “我的天!”谁知,不出一分钟,吴秀敏便蓦然大叫一声,指着自己的电脑屏幕,颤抖着说道,“张井茹竟然是在长丰邮政专校毕业的!她比韩宽小两岁,也就是说,她在长丰上学的那年,正好是恶魔案发生的时候!”

  “长丰就是属于北迁地区的!这么说,最有可能是恶魔案真凶的人——是她!!?”苗英亦是无比震惊地说道,“看来……我们的思路,得做出重大调整了!在这对夫妻的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不会吧?”赵玉亦是有些慌了手脚,他万万没有想到,案情会复杂到如此地步。恶魔案还未正式开始调查,便已然出现了满满的诡异!

  “等……等一下……”这时,曾可也忽然对着自己的电脑高声说道,“我找到了!我的天,吴秀敏的浏览记录上的确有东西!原来,她在案发前两个礼拜的时候,曾经搜索过‘恶魔’还有‘北迁恶魔案’等词条……浏览时间……哇!她一连查了好几天呢……”

  “哦?”苗英再吃一惊,“恶魔案的凶手,难道真是张井茹?”

  “不……不对吧?”赵玉皱眉思索道,“如果张井茹就是恶魔案的凶手,那么她在自己的电脑上查恶魔案的话,可就完全不合理了!”

  “但你不能否认……”苗英反驳赵玉道,“张井茹是在回味往事吧?作为恶魔案的凶手,她或许有某种成就感!所以要经常在网上回味一下?”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吴秀敏说道,“能够犯下恶魔案的凶手,必然存在重大心理问题,再加上警方那么多年都未破案,是有可能形成一种狂妄意识形态的!”

  “行了,行了!别再胡猜乱猜了!”赵玉摆手说道,“其实,要想证明张井茹是否跟恶魔案有关,有一个再直接不过的办法!”

  “什么办法?”苗英急问。

  “这还不简单?”赵玉说道,“死者啊?9个人呢!查一下这9个人和张井茹有无瓜葛,不就成了?”

  “对啊!这么简单的办法,我们怎么全都忘了?”曾可长叹一声,立刻开始着手调查起来。

  谁知,就在此时,办公室的大门忽然被人敲响,紧接着,两位黄金警局的局长拿着一份文件,怯怯地走了进来。

  “嗯……赵组长,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但是……”说着,他把手里的文件递给赵玉,说道,“上级还是同意了韩宽的保释申请,我们……必须得放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