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春雨找来了一根绳子,哆哆嗦嗦的交给了云初玖,春雨心里下定决心,如果小姐要上吊,说什么我也要阻拦她。

  云初玖接过绳子,又从院子里面的树上折下一根细树枝,用绳子绑在了后背上。

  “小姐,您,您这是要做什么?”春雨担忧不已,自家小姐不会是受了什么刺激,疯了吧?!

  “好好看着院子,我去见祖父。”云初玖说完,就蹦跶着赶往云啸天的书房。

  云府的下人们看见云初玖奇葩的造型,一个个都懵逼了!

  “九小姐不是一直只穿黑色的衣服吗?怎么今天穿白色的弟子服了?”

  “不会是脑子坏了吧?背着一根树枝做什么?”

  “今天是长卿少爷的忌日,九小姐莫不是受刺激了?”

  “拉倒吧!说句不敬的话,这位成天就顾着追白墨宇,估计今天是什么日子都忘了吧?!”

  “我记得去年的今天,这位草草祭奠完长卿少爷,连眼泪都没掉一滴,就跑出去和白墨宇去酒楼了。真是头白眼狼!”

  “嘘,小声点!让她听见又要闹到家主面前,到时候少不了一顿责罚。”

  “哼!就因为她,那些旁支对家主好大的意见,也就咱们家主仁厚,这样的货就应该逐出云家。”

  ……

  云初玖的耳力惊人,听了众人的小声议论,脚下一趔趄,奶奶的,我怎么穿到了这么个奇葩身上?!

  结合下人们的议论和之前云初舞的行为,看来云啸天把聚灵丹被盗的事情压了下来,云初玖对这尚未蒙面的便宜祖父有了几分好感,对于原身这样的白眼狼都能善待,可见云啸天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或者说,云啸天是把对小儿子的疼爱和愧疚都移情到了云初玖身上,可惜原身这个蠢货根本就不领情。

  云初玖正低头沉思的时候,路被人拦住了。

  “这可真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云初玖,你今天居然没出去跟着白墨宇鬼混?啧啧,怎么不穿你那套乌鸦服了?这后面背着根树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白墨宇喜欢这调调?哈哈哈!”

  说话的是二房的云初尔,家族排行第二,今年十七岁,平时没少欺负云初玖。

  云初玖心里翻了个白眼,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云初尔平时没少欺负原身,原身之所以钻牛角尖,与这个云初尔的欺负也不无关系。

  “二哥,祖父着急找我有事,还请你让开。”云初玖淡淡的说道。

  云初尔一愣,这个云初玖平时都是一副委屈阴郁的模样,今天怎么这么平静?

  “让我让开也不是不可以,最近手头有点紧,一百两银子!”云初尔阴笑着说道,这个云初玖虽然是个小孤女,但是云啸天那个老家伙平时可没少填补她。

  “一百两?你怎么不去抢?滚开!”云初玖生平就两大爱好,一个是吃,一个是钱,一听云初尔要银子,顿时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炸毛了!

  云初尔被云初玖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以前没少从云初玖这里弄银子,怎么这次反应这么大?!

  云初尔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云初玖,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如果你不交出银子,我让你好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