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也对这次测试产生了怀疑,历年以来的测试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形,难道这里面真有什么猫腻?

  他们就想起了之前云初玖说的话,再看见云初玖四人该吃吃该喝喝,平时不是修炼就是打牌,滋润的不得了,莫非这个小丫头真有解决之道?

  “云初玖,你那天话没有说完,你看出来了什么?”有几个人厚着脸皮就凑到了云初玖身边问道。

  云初玖看了他们一眼:“有的人说我是废物,说我是土老帽还是狗尾巴草,既然我这么废物了,我还是别丢人现眼了,你们还是问他们吧!”

  那几个人干笑了两声:“这话并不是我们说的,我们相信你说的话,你说说你的想法吧。”

  云初玖见这几个人态度还算诚恳,也就不再拿乔:“我问你们,天元学院是什么时候开学?”

  “四月初五。”

  “我们参加第三轮测试的时候是什么日期?”

  “三月二十五。”

  云初玖问完这两个问题就不说话了,那几个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然后一拍大腿:“靠!我们在飞行灵器上已经度过了将近两个月时间,现在岂不都已经开学快两个月了?我们还参加什么狗屁测试!”

  “对啊!我们还劲儿劲儿的参加测试呢,我们都被耍了!即便我们能通过测试,黄花菜也都凉了!”

  “可是,天元学院这么做是为什么?我们所有人都在这艘飞行灵器上,难道他们今年就不招生了吗?还是说从淘汰的那些人当中重新选?”

  ……

  几个人的谈话顿时就蔓延到了整个大厅,所有的考生都怒了!

  弄了半天,我们被那个什么欧阳导师给耍了!难道那个欧阳导师根本就不是天元学院的?他是想把我们挟持到什么地方去?

  有的人就脑补了很多可怕的事情,什么夺舍,什么去矿山做苦力,一些女子更是吓的哭了起来,弄不好她们就会被卖给别人做侍妾,这可如何是好?!

  尹素莲高呼了一声:“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我们把那个欧阳老匹夫抓住,逼他说出实情!有没有敢和我一起去的?”

  众人现在已经被气红了眼,听见尹素莲这么说,顿时纷纷响应,朝着舱门冲了过去,可是当他们冲到驾驶舱的时候,发现驾驶舱里面空无一人,欧阳导师不知去向,就连原本驾驶飞行灵器的导师也不见踪影。

  众人想要让飞行灵器停下,却发现,根本无法操作这艘飞行灵器,更让他们惊恐的是,无论是前方还是所有的方位都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见。

  “完了,我们一定是被骗进圈套了!我们死定了!”

  “现在飞行灵器已经失灵了!如果前面是火山或者峭壁,我们撞上之后岂不就得粉身碎骨?!”

  “我们还是赶紧驭剑离开这艘飞行灵器吧!这样还能活路,待在这里就是等死!”

  有人马上就去推舱门,可是令他们绝望的是,舱门竟然被封死了。

  众人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