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华看向白墨宇:“白墨宇,这个小丫头说的可否属实?”

  白墨宇倒是想矢口否认,可是万一以后事情败露,萧长老没准会认为我品质有问题,于是只好郁闷的说道:“当日云初玖确实曾乘坐灵华宗的飞行灵器,并且孙长老说是她的师父。”

  白墨宇话音一落,众人顿时炸开了锅。

  什么?中峰孙长老居然收了这个黑丫头做徒弟?!

  这怎么可能?这个黑丫头根本就没有灵力,孙长老是眼睛瞎了不成?!

  齐华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如果孙长老真收了这个黑丫头做徒弟,那以后这个黑丫头必定会是内门弟子,我可得罪不起啊!

  凤鸣虽然还是持怀疑态度,但是一来见云初玖嘴甜会来事,二来看不惯西峰的行事,所以只是神色莫名的冷眼旁观,并不搭言。

  “这位师兄,如果你还是不相信,你干脆带着我去问孙长老好了,他老人家向来和蔼可亲,一定会很有耐心解答你的疑惑的。”云初玖在“和蔼可亲”和“耐心”上重重强调了一下。

  齐华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孙长老那是有名的刺头,连宗主都敢顶撞,我除非傻了才去问呢!

  “好吧!好吧!你们几个去取测试令牌吧,如果以后我要查出来你说的是假话,哼!”齐华说了几句场面话,硬撑着脸面圆了场。

  云初玖也不和他争辩,赶紧带着云初舞他们取了测试令牌,以免夜长梦多。

  云初舞等人此时一脸的懵逼,这样也行?!

  灵华宗的测试资格那是多少人几辈子的梦想啊!

  有多少家族花费巨资才能勉强获得一个名额,小九居然靠着一张嘴,忽忽悠悠就帮我们弄到了六个名额?那可是六个啊!

  这也太牛叉了有没有?!

  这件事以后,云初玖在云家众人心目中,顿时由可怜兮兮的小绵羊化身成了奸诈腹黑的小狐狸。

  白墨宇兄妹差点气吐血了!

  云初玖竟然拿我们作筏子让云初舞他们都得到了测试资格,真是可恶!

  “哥哥,你怎么帮那个贱人说话啊?”白墨柔恨死了云初玖,这个贱人长的那么丑还不要脸的勾三搭四,那个凤鸣师兄是不是眼睛不好使,居然看都不看我一眼。

  白墨宇皱了皱眉:“住嘴!你忘了祖父是怎么嘱咐的了吗?再说,云初玖那个废物肯定不能通过入门测试,到时候我们再找机会收拾她。”

  白墨柔不甘心的跺了跺脚,不说话了。

  云初玖此时正屁颠屁颠的和凤鸣套近乎:“凤鸣师兄,多谢您仗义执言,您声名在外,我早就仰慕您许久了,今日一见果然和传闻说的一模一样,甚至比传闻说的还要优秀!”

  凤鸣不自觉的挺了挺身板:“不必客气,不过是小事一桩。”

  “凤鸣师兄真是人如其名,凤鸣九天,英俊不凡,您对我的大恩,小九铭记在心,日后必当重报!”云初玖一脸的诚恳,明明是奉承的话,说出来却让人感觉真诚无比。

  凤鸣本来是看不惯西峰弟子,顺便帮了云初玖而已,现在被云初玖几句奉承话一捧,顿时觉得自己就是正义的化身,善良的使者了!

  “小丫头,你随我来,我和你说件事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