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了云初玖的话都是一脸的茫然,有些小组负责的内容倒还可以理解,毕竟都是和学业相关的,但是这七、八、九、十小组,打探外界消息有什么用?

  云初玖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不是觉得打探外面的消息是多此一举?咱们在天元学院最多不过是五年的学习时间,毕业以后呢?你们现在不早做打算,难道是想毕业之后两眼一抹黑?

  还是说你们家族已经给你们安排了出路?即便真的给你们安排了出路,你们是愿意茫茫然的被牵着鼻子走,还是愿意心中自有沟壑?”

  众人心里一震,他们确实没有想的那么长远,不过是刚入学,哪里想到毕业以后的事情?!

  听云初玖这么一说,他们才惊觉自己的目光是多么的短浅,枉我们还自觉是天元大陆土生土长的有着优越感,实际上,我们比班长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不仅仅是头脑还有对未来的规划。

  “好了,既然没有异议,你们每个小组可以去组长那里商讨一下下一步的打算,本班长去各处转转,解散。”云初玖冲着众人挥了挥爪子,然后屁颠屁颠的朝着寄煞的方向追了过去。

  “寄导师,寄导师,我有班级的事情向您汇报!”

  寄煞正跟着众位导师往回走,听到云初玖的喊声只好停下脚步。不大一会儿,云初玖蹦跶了过来:“寄导师,您看咱们黄字班今天表现还不错吧?”

  寄煞点了点头,要不是被肖老头抓住了小辫子,他才懒得当什么负责导师,现在有这么一个小丫头帮忙,自然是求之不得。

  “寄导师,既然您对我的工作很是满意,那您答应我的烤鸡呢?”云初玖双眼放光的看向寄煞。

  寄煞有些心虚的干咳了一声:“我昨天有事情耽搁了,现在就去找老丁头帮你做。”

  “寄导师,我和你一起去吧!正好我也当面感谢一下老丁头,啊,丁前辈!”云初玖莫名的就想起了那个顺口溜,一个老丁头,欠我两个球,我说三天还,他说四天还……

  寄煞由于心虚,只好点头答应,两人来到了膳堂。

  天元学院学生加上导师将近六千人,所以天元学院的膳堂非常的大,云初玖跟着寄煞直接来到了后厨。

  寄煞一进后厨,就扯着脖子喊道:“老丁头!老丁头!”

  不大一会儿,一个满身酒气的老头儿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你不是前些日子刚拿走三十只烧鸡吗?又来找我做什么?!”

  云初玖打量了老者一番,这个老头虽然穿着还算干净,但是满身的酒气浓郁的就好比在酒缸里泡过一般,云初玖觉得这个寄煞和这个老丁头还真是臭味相投,一个邋里邋遢一个酒鬼,都是不求上进那伙的!

  “老丁头,我找你还能做什么?!自然是奔着你的烧鸡来的!你给我做一百只烧鸡,再做上几十只猪蹄肘子!”

  “一百只?还猪蹄肘子?你个王八犊子,我不就是被你抓了个小辫子吗?!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滚!老子没空!”老丁头一脸的不耐,就像挥苍蝇似的赶两人离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