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吃瓜群众却不知道实情,听见黄字班的学生这么说,一个个都信以为真,不禁议论纷纷。

  “艾玛,这个马胜为了整人真是下了血本了!竟然连这种阴损的招数都用上了!”

  “好在有人证,要不然还真让他诬陷得逞了!”

  马胜气的大声喊道:“你们都他么的闭嘴!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一个个在这里胡说八道!小心你们也被院规处置。”

  那些人听见马胜这么说,议论声更大了,也更加相信了云初玖他们的说辞,这个马胜实在是太嚣张跋扈了!

  众人正议论纷纷的时候,执法处的一位执法导师走了出来。

  那位导师看到黄字班的惨状也是一愣,这个马胜不是说黄字班把他们群殴了吗?怎么黄字班的学生比他们还惨?到底是谁把谁揍了?

  云初玖背在后面的手比了个手势,顿时黄字班的学生就哭嚎起来,还是那套说辞,不但把马胜的“罪恶”行为说了一遍,还把马明华也牵扯了进来。

  那位齐导师平时和马明华私交不错,听到这里皱了皱眉:“肃静!你们黄字班人多势众,怎么会被马胜他们打伤?分明就是诬陷!按照院规,你们诬陷、殴打同窗,记大过一次,如果合并两次大过做开除处理!那个云初玖煽动蛊惑同学,直接开除!”

  黄字班的学生顿时就懵了,记大过?如果被记了大过那就等于有了污点,被记大过的学生很多学院的评比都没有资格,那可真就废了!

  不过相比较他们,云初玖的处罚就更重了,直接被开除了,入学第二天就被开除,这也太憋屈了!

  众人正懵的时候,就听见云初玖嗷的一声嚎了起来,这一嗓子把那个齐导师吓的差点坐在地上。

  “我的老天爷啊!真是没天理了!明明是被揍被诬陷的一方,竟然被强加罪名,真是没法活了!同学们,咱们受了这么大的冤屈难道就这么算了?!我们干脆吊死在这执法处的门口吧!”

  云初玖说完,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一根绳子,麻利的在执法处门口的几棵树上拴了一长排绳结。

  云初玖拿出一把椅子,站在上面,小脑袋往绳结里面一放,然后悲愤的说道:“同学们,为了天元学院的公平,为了人间的正义,今天我们就舍己为人,吊死在这执法处门口,以后我们的鬼魂会帮助大家伸张正义的!我们会时时刻刻盯着他们行事,如果他们徇私枉法,我们的鬼魂饶不了他们!”

  十个小组长看见云初玖的眼色,也都从储物戒指里面拿出板凳等物品,站在上面,把脑袋往绳结里面一放:“班长说的对,我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明明是我们受了欺负,竟然还要处罚我们,这公平在哪里?正义在哪里?我们都不活了!”

  黄字班其他的学生也纷纷嚷嚷道:“就是!我们也不活了!班长,这里就这几棵歪脖树,你们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