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导师见皇甫院长沉吟不语,顿时心里就急了:“院长,您别听这个小丫头信口胡说!她围殴马胜等人在先,而且还准备诬陷马胜等人,我这完全是秉公处理,毫无私情可言。”

  “秉公处理?毫无私情?齐导师这人说话要讲良心的,你说这话就不亏心?我可是听说了,你平时没少收马氏叔侄的好处,帮着冤枉了很多学生,有很多学生身上的警告和大过处分都是你凭空捏造的!

  众位学长,今天是咱们清算的好时机,你们有没有人愿意出来指证这个齐导师还有马氏叔侄?人活着就是要有血性,难道你们就这么吃了哑巴亏?!连这点强权都不敢反抗,你们还妄想长生大道吗?”云初玖小脸严肃,掷地有声的说道。

  “我愿意指证!前些天明明是那个马胜欺辱我,我气不过还了手,到了执法处,这个齐导师问都没问就给我记了大过,而那个马胜什么事情都没有!”一个身穿二年级天字班服饰的男学生说道。

  “我也愿意指证!”

  “还有我!”

  “我!”

  ……

  有人带头,其余的人胆子就大了起来,而且这次连皇甫院长都惊动了,确实是个好机会,说不定能一举扳倒马氏叔侄和这个齐导师。

  齐导师额头上的汗就淌了下来,他万万没有料到事情竟然闹到了这么不可收拾的场面。

  偏偏这个时候,那个马胜气急败坏的喊道:“住嘴!你们都他么的闭嘴!如果再胡说八道,我饶不了你们!”

  皇甫院长见马胜如此嚣张,皱了皱眉,相比较于云初玖的口齿伶俐、可怜兮兮的样子,这个马胜嚣张跋扈、趾高气扬实在让人不喜。

  马明华也在导师中间,他知道今天要坏事,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还没有来得及给云初玖添堵,云初玖就先发制人给他捅了一刀。

  此时,他见自己那个蠢货侄子竟然如此表现,恨不能上去一巴掌糊死他!都是这个蠢货,我今天非得受他连累不可!

  “尹副院长,执法处是你的管辖范围,希望你能彻查这些学生举证的事情,还他们一个公道。”皇甫院长看向旁边的一位老者。

  尹浩宇是天元学院的副院长之一,他点了点头:“院长,执法处如此混乱是我的失职,我一定彻查,绝不姑息。”

  皇甫院长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云初玖:“云初玖,其他的事情自有尹副院长安排人手彻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要说实话,否则决不轻饶。”

  云初玖见皇甫院长眼冒精光,而且当时事发的时候也有很多围观的人,只能说实话了,不过这说实话也要有技巧性的。

  “院长大人,您真是目光如炬,一下子就戳穿了我的小把戏,实在让我佩服之至!”云初玖先给皇甫院长带了顶高帽,然后才接着说道:“今天散会之后,我们黄字班的学生正打算回宿舍休息,没想到的是马胜带着几十个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给了我们两个选择,一个是每人上交一百块上品灵石的孝敬钱,一个是跪下朝他们磕头求饶,甚至还扬言让我们这些女学生陪他们做些龌蹉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