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玖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悲愤的表情:“院长大人,我们千辛万苦考进了天元学院,本以为这里是教书育人的地方,哪里想到还有这样的强盗行径?!马胜他们一不是我们的师长,二不是我们的长辈,我们为什么要交给他们孝敬钱?

  再说,我们跪天跪地跪父母,为什么让我们向他们下跪?

  至于第三点就更加的荒诞,这里又不是青楼妓馆,我们女学生更不是娼妓,凭什么让我们以色侍人?!”

  云初玖说的悲愤不已,那些黄字班的学生想起受到的屈辱,一个个也都是眼睛赤红,满脸的悲愤。

  围观的学生当中也有当初被老生打劫的,想起当初的事情,也都露出了同仇敌忾的表情,就是,凭什么我们要给他们孝敬钱?这样的陋习实在是让人气愤。

  云初玖偷瞄了一眼皇甫院长的表情,见他微微皱眉,放下心来,接着说道:“即便我们听完马胜等人的话以后非常气愤,但是我们本着以和为贵,苦苦哀求他们,没想到换来的是更恶劣的嘲讽和辱骂,甚至还威胁我们要是不交孝敬钱就让我们永远也回不了宿舍。

  我们实在是忍无可忍,就打算强行通过,没想到他们耍臭无赖,说如果我们敢动他们一下,就让我们被学院开除。我当时也是头脑一热,我觉得天元学院那是天元大陆最好的学府,怎么会纵容这样的无赖?!

  于是,我就想和马胜理论一番,没想到他,他竟然口出污言秽语,还要动手动脚。我们黄字班的同学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就也跟着他理论起来,然后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就混战在了一起。

  院长大人,我承认我错了,我不该动手反抗,我应该找执法处来解决此事,但是我并不后悔,难道我们遇到强权和不公正就要忍气吞声吗?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处罚,不过,黄字班其他的人都是为了帮我才卷入其中,他们并没有什么过错,这件事情的责任我云初玖愿意一个人扛着。”

  云初玖说完,小身板挺的溜直,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黄字班的学生见云初玖把责任都揽了过去,心里感动不已,纷纷喊道:“院长,您惩罚我们吧!班长是为了我们出头才得罪了那个马胜的,班长是无辜的!都是那个马胜飞扬跋扈,我们才迫不得已反抗的!”

  就连一些围观的学生也喊道:“云初玖是无辜的!那个马胜打劫新生实在是无耻至极!要开除也要开除他!”

  “对!那个马胜本来就不是东西,他这样的败类早就应该赶出天元学院了!”

  “还有那个齐导师,上来就维护马胜,一定有猫腻!”

  “还有那个马明华,也脱不了干系!要走的应该是他们!”

  ……

  皇甫院长深深看了一眼云初玖,只见她一副大义凛然模样的模样,心说,这个小丫头倒是心思颇深,现如今如果真的把她开除,难免引起公愤,可是如果不开除她,置院规于何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