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虽然云初玖和黄字班的人事出有因,但殴打学长事实确凿,而且还哗众取宠,实在是影响恶劣,其他人可以从轻发落,但是罪魁祸首云初玖必须开除!”尹副院长声色俱厉的说道。

  云初玖暗戳戳瞥了尹副院长一眼,这个尹浩宇是尹家的四长老,算起来应该是尹素莲他们的四爷爷,这是准备公报私仇,找我的不痛快?

  云初玖正准备反击的时候,就听见有人说道:“尹副院长此言差矣,云初玖身为黄字班的班长,如果同窗受辱她无动于衷,那才叫人不齿,虽然她的行为过激,但是情有可原。所谓教不严师之惰,这一切的责任在我,要处罚就处罚我吧!”

  “寄煞,你不用抢着领罚,你身为黄字班的负责导师,自然要惩罚你,另外,你别忘记了你自己是个什么情况,还想替别人抗罪,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尹副院长眼神里面带有一丝鄙夷。

  寄煞的拳头攥了又松,松了又攥,显然是心里已经怒极,云初玖见状,眼睛里就闪过一丝厉色,她这个人最是护短,虽然和寄煞导师接触不长时间,但觉得这个寄煞导师很投她的脾气,现在见寄煞导师为了给她求情受到这样的对待,自然很是愤怒。

  “尹副院长,你身为学院的副院长,措辞是否应该严谨一些?什么叫我是罪魁祸首?罪魁祸首是你身后站着的马胜等人,我们不过是被逼反抗的弱者而已!

  另外,什么叫看看自己的身份?我们寄煞导师身为学院的导师,怎么就没有身份了?还是说,你身为副院长,所以就高高在上,看不上我们这些学生和导师?

  天元学院难道还有什么身份之分?是不是因为你们尹家势大,我们所有人就都不够身份和你说话?

  再有,执法处是你的职责范围之内,无论是老生打劫新生,还是那个齐导师以权谋私都在你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你都视而不见,是不是你和他们都沆瀣一气,同流合污?”云初玖往前走了两步,双眼紧紧盯着尹副院长,丝毫没有惧意。

  尹副院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小小的新生竟然当众指责自己,她是疯了不成?!

  尹副院长阴鸷的看了云初玖一眼,威压就释放了出来,却没有想到云初玖一点事情都没有,依旧嘴角带着冷笑盯着他。

  尹副院长心里微惊,这个小丫头倒是有些邪门,竟然不怕我的威压,莫非身上有什么宝贝不成?或许是殿主夫人送给她的,不过一个故交之女,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了?!我今天非得把她赶出天元学院不可。

  “云初玖,你虽然伶牙俐齿,但是你围殴学长属实,不必多说,你被天元学院开除了!”尹副院长阴狠的说道。

  云初玖冷冷一笑:“尹副院长,这天元学院可不姓尹,你觉得你能代表天元学院吗?还是说你想把你前面那个副字去掉?”

  “你,你胡说八道!”尹副院长被云初玖说中了心事,顿时恼羞成怒。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