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胜抱着马明华的大腿痛哭苦出声:“叔叔,我不想被开除,你快帮我求求情!帮我求求尹副院长,他一定可以让我留下来!”

  马明华气的脸红脖子粗的,要不是这个蠢货,事情何以闹到这个程度?!可是马家只有这一根独苗,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开除,于是马明华恳求的看向了尹副院长。

  尹副院长根本就没搭理马明华,他老脸一阵青一阵紫,他万万没有想到,皇甫院长竟然在这么多人面前狠狠打了他的脸,竟然一点情面都不留。

  不但全盘推翻了他的决定,还把他从执法处调离了,杂役处和执法处根本没有可比性,马明华和齐导师经过调查肯定要被解聘,他根本帮不上忙,不牵连到他就不错了。

  马胜见马明华没说完,他跪爬到尹副院长跟前:“尹副院长,求求你,帮帮我吧!我不想被开除……”

  尹副院长正一肚子怒火没地方发泄,一脚把马胜踹了个狗啃屎:“滚!”

  尹副院长警告性的看了马明华和齐导师一眼,然后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黄字班的学生顿时欢呼起来,打扫一个月教室和记大过相比根本就不算什么了!经过这件事情,云初玖在黄字班的威望更高了,寄煞导师关键时候能够出头,这些学生对这个邋里邋遢的导师观感也好了起来。

  这边欢呼雀跃,另一边院长书房里面,一个老者正在和皇甫院长说话。

  “院长,您这次可是直接打了尹浩宇的老脸了,他会不会恼羞成怒?”

  “尹浩宇这些年的行事越来越过分,本来看在当初他对天元学院有功的份上,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他越发的放肆,执法处被他弄得乌烟瘴气,这次事情闹的这么大,正好可以借机将他调离执法处。”皇甫院长眼睛里闪过一丝狡色,活像一只老狐狸。

  “院长,可是您这么处理,那个尹浩宇恐怕就会恨上那个小丫头,连带寄煞也会受牵连。”老者微微有些担心的说道。

  “那个小丫头一看就一肚子坏水,让她和尹浩宇斗斗也不错,你暗中关照一下,我看老肖和老蒋似乎对那个小丫头比较关注,放心,出不了事情的。”

  老者点了点头:“听说那个小丫头两轮测试都取得了第一名,第三轮测试还找到了阵眼,第四轮测试更过分,竟然弄来一百多枚玉牌,还在里面做上买卖了,真是个小奇葩。”

  “天雷灵根却没被天道抹杀,自然有她的独到之处,天元学院自从尊上和无极少主毕业之后就没有惊才绝艳的人物出现,这个云初玖没准就是下一个天骄。”

  “院长,那个小丫头虽然有些邪门,但是现在仅仅是灵宗一层,能达到尊上和无极少主的程度吗?”

  皇甫院长笑了笑:“别的方面不敢说,这个小丫头的坏水可比那两个强多了,你注意看那些绳结了吗?”

  “那些绳结有什么问题?不就是用来上吊的绳结吗?”老者摇了摇头,场面那么混乱,哪有心思关注那些绳结。

  “那些绳结都是活扣!”

  老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